• 2. 大宅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1本章字数:1984字

    陈嫂停了马车,从她的包袱里翻出个印苜蓿花的薄夹被把我裹了进去,然后下车小心翼翼敲了敲一扇小角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个缝,有人探出头来看了看陈嫂,“找周婶子?”

    “可不,劳烦您给知会一声。”

    那人说了声稍等又缩回头去。约摸过了半刻钟角门再开,里面出来个中年的妇女,看衣着要比陈嫂好的多,透着些讲究。

    陈嫂扯开大大的笑容迎过去,抱着我屈身福了福,“周婶子,您这气色总是这么好!到底是金贵人。”

    那周婶子似乎很受用,却摆摆手道:“别胡说,下人哪有什么金贵的,主子给点脸罢了。”陈嫂低了头撇了撇嘴,复又笑起来,掂了掂我道:“劳您看看这孩子?最近没干别的,就忙着给您府上找这孩子了。”

    周婶子没动窝只探头看了一眼,笑道:“还用得着干别的?不过今次这件事儿还得等我家梅子定。”说话间,就听见门里脆生生的一声:“娘,我听人报说陈嫂到了?”

    周婶子回头,从门里让出个姑娘,衣着虽素净却比那周婶子更上了层讲究,挽了个简单的髻子,眉眼间一团的和气。

    陈嫂赶忙迎上去,“哟!这是您闺女梅姑娘?真是美人……”

    梅姑娘呵呵一笑,拦住了陈嫂的话头,眼睛只盯在我身上。陈嫂一见赶紧道:“您可瞧瞧,这丫头多惹人疼啊!那天周婶子跟我说完,我一点没耽搁,寻了十几个村子才寻着,您可不知道费了多少脚程工夫。”

    那梅姑娘嗯了一声,伸手把我从陈嫂怀里接了过去,打开夹被前前后后的看了看,手心脚底也没放过,又问:“生辰八字可都对着?”

    “对着对着,这哪敢含糊。虽然我们这是个不入流的行当,但也绝不做那坑骗的勾当。”陈嫂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个纸条递了过去,梅姑娘接过去看了看,这才点头笑道:“陈嫂,我知道这差事不好办,要是好办也用不着找您了。要我说,怎么赏您都是不多的。可您也知道,我们也是做下人的,账房的门不冲我们开,我再有心赏您也支不出钱来,我们还是得听主子的。”

    “我懂,我懂……”陈嫂搓了搓手。

    梅姑娘摆了摆手,从腕子上摘了个镯子下来,“这么着吧,陈嫂,您看这镯子,前儿个夫人刚赏下来给我的,归您了!”说罢,把镯子套在陈嫂的腕子上,拉着看了看,“好看!这白玉的镯子您带着比我气派。”

    “府上这次要求高,也就是我,不是我夸嘴,凭谁也没我这本事从那穷山沟里把这孩子找着。”陈嫂摩挲着白玉镯子,似是觉得不够。

    梅姑娘她不再理陈嫂的话茬,只回头对着周婶子点了点头,周婶子上前递给陈嫂一个袋子,说:“三十两银子一分不少你的。”说完便跟着梅姑娘一同进了角门。

    三十两?我这到是真有点惊讶了,如果按我娘说的,那十来岁的丫头才四、五两,那我简直可以说是天价了!不知道这户人家花这大价钱寻个女婴来做什么,难道是配阴婚?炼丹药?我想着想着就觉得脚底有些冒凉气。

    不过有这疑问的并不止我一个,我正胡思乱想的工夫,就听周婶子压低了声音问道:“这夫人没事要个女孩做什么?”

    “做闺女呗。”梅姑娘闲闲的回了周婶子一句,说完又小声道:“您可别到处乱说去,这事可犯着忌讳的。老爷本是不许的。”

    “真是做闺女?”周婶子奇道,声音也不由得拔高了起来。那梅姑娘眉头一皱,跺脚道:“跟您说了!小声着点!”

    周婶子一缩脖子,赶紧放低了声音,“夫人买个穷丫头作闺女?她自己又不是不能生。”

    梅姑娘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然后轻声的对周婶子说:“小少爷身子不是一直不好么,前一阵夫人去了寺里祈福,回来的路上遇见个道士,说少爷贵气太盛,刚阳易折,得找个贫贱的丫头一起养着,压着点,少爷的身子骨才能好,福泽才能长久。”

    “真的?”

    “可不是,我就在边上,听得真真的。夫人又喜又忧,喜的是道士说小少爷是个大贵之人,忧的是盛极则衰,怕真应了道士那句“易折”。这不,回来的第二天就让咱们去寻个穷人家的女孩来么。”梅姑娘回道。

    “噢,这么个意思。那这小丫头还真是有福,做丫鬟心惊胆战十几年,熬过来了也无非就是指给个下人,造化好的能让主子爷收了房。她这倒好,直接做起小姐来了!简直就是又投了胎嘛。”周婶子的语气有点不忿,几乎恨自己早生了四十年。

    “哪是什么人都成的,那道士可是说了,哪个时辰、哪个方位生的女孩,还得身上有胎记的,夫人又嘱咐着要找个周正的……,你当陈嫂那三十两那么好赚的?必也是费了番工夫才寻到的。这太守府里能有多少人能这么好命?”梅姑娘说的口气也有点酸。

    “还得周正?这岂不是连将来的路都定好了?”周婶子呵呵的笑道,梅姑娘听完也乐了,说从小一起长大,那还不是青梅竹马,将来收个房总是没问题的。绕过园子池塘远远地看见了一片的灰砖建筑,大概是内宅到了,于是俩人便闭了口不再闲聊。

    我抒了口气放下心来,听她们的意思我倒是性命无碍了,不单性命无碍,貌似这命数还变得不错。只是刚刚听到“太守府”,却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哪个太守,唯今只希望这家什么太守别太倒霉,若是将来弄个满门抄斩的大罪,我还不如受穷一辈子呢。

    我在梅姑娘的臂弯里晃晃当当,晃的又困了起来,正要闭眼睡过去,就听见打帘的动静,有人小声的说:“夫人,锦梅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