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就让我卑微的活着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240字

    我心里一紧,匆匆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竹枝,竹枝正也看过来,却不惊不诧的,只轻蔑地笑了一下便转过头去。我心里越发笃定了。

    世民未觉我与竹枝之间的暗涌,仍旧继续说着:“有了身份才好将来收你做姨娘。嗯,我这就找母亲说去,省得再耽搁了。”

    我赶忙拽住要往外走的世民,大喊了一声不行。

    “怎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我急急地说,“我不稀罕什么姨娘!”

    手里紧紧抓着世民的袖子,被我手汗湿了的缎子滑滑腻腻的难受。世民这晌要是去了窦氏那里,恐怕晚上我就得被人轰出去了。

    世民楞了一下,看了我半晌才浅浅一笑:“也对。只是我怕拖得久了你受委屈。”

    我晓得他误会了我的意思,哭笑不得。我瞄了一眼地上的竹枝,心里发急,跺脚道:“二少爷可别提这事儿就是了。”说完扭身便往外走去,世民却不依的追上来,拉着我问:“为何不提?我喜欢……”

    “说不许提就是不许提!”我提高了声音,把他没说完的话顶了回去。再不敢等他开口,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我满园子漫无目的的走,春天未至,风还是凉的,顺领口灌进我的袄里倒让我身上那热辣辣的疼缓和了几分。

    仰头看了看灰沉沉的天,心情也败坏不堪。

    窦氏终于是想起我来了,大抵是因为世民与她提了给我找个身份的事,她才上了心。如果是她自己想起来的倒也罢了,可是这事儿却是世民提的,不知道她会想出怎样恶劣的臆测来。

    但我也一直有疑惑,这诺大的太守府,杂杂千人,安置我这么一个女孩该是不难的,怎么会放任我这么没名字没身份的活着。

    当真是给忘了?

    我无处询问。若是个普通的孩子,不知道自己进府的缘由,应该也会想要给自己谋个身份。可我不敢,怕多争一点就会连现有的也失去了。

    世民是为我好,所以这事全然怪不着他;竹枝大约得了窦氏的口风,自然有恃无恐,所以这事儿也不能怪她;窦氏当初是为世民活命,如今大概是怕李家蒙羞,所以我觉得也不怪她……

    我这一腔的火气和委屈,思来想去的却不知道该冲谁去发,连暗地咬牙咒骂的对象都寻不着一个,真是憋的慌。

    吸气,吐气……,有点腥潮的土味冲入肺腑。我仰头看天,把那点委屈的眼泪抑了回去。

    谁都靠不住。

    原想着这样呆在世民的身边,等他长大,等他有权,我总有盼出头的一天,不是求富贵,只想图个安稳罢了。可是,我突然发现我忘记了一件事,我总想着要依靠世民活下去,却忘了究竟要怎么依靠他。

    是在他的庇佑下也长成一棵树,还是做菟丝草绕着他抵御风寒?

    与他太近了,近得我竟把他给忘记了。忘记了他是他,我是我。

    那句未说完的“我喜欢”旋在我的脑海,只把我搅的更乱。我不确定该用什么态度去回应他。若是拒绝了,那么我在这府中是否便再无一丝立足的可能?可我若是应了他……

    应了他?

    我没想过这件事,完完全全的,没想过。

    这一路心乱如麻的乱逛,却不知道自己逛到了什么地方。直到隐约听见前面有些动静,像是李渊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四下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这陌生的景象告诉我,这是我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涉足的前院正厅。前院除了家中正经主子和前院伺候的下人,其他人进来可是要倒大霉的。

    可眼下我不光进来了,而且好死不死的还撞见了李渊和突厥贵宾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