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又见窦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436字

    出了门才发觉外面飘起了小雪,立春已过,雪落下便没了踪影,空气水润清凉很是舒服。春雪,大概会被认为是新朝吉兆,尤其对半月之后的二月初二来说,那天将是新帝的改元大典,瑞雪丰年,大业功成。

    大业,很好的年号,却在这中原土地上却不过短短十四年的存在。

    我绕着荷塘慢慢的往回走,塘中的水还未完全解冻,天地有些混沌,倒是这冰面成了唯一的亮色,水中倔强的立着一些去年的残败荷叶,盖了薄薄的一层雪,好一幅萧索的水墨。

    不远处的凉亭挂了纱帐,我有点纳闷,不知道是哪房的姨娘抽风,这大冷的天跑出来赏景。正嘀咕着,就见那纱帐挑开,竹枝从里面迈了出来,远远地一指我:“小孩,过来。”

    我从那挑开的缝中窥见了一角衣袂,心腾地便跳了起来。

    “快点。”竹枝催促着,语气虽不张狂,眼神却泄露了她原本想显露的嚣张。我自知也无处可躲,只好咬咬牙走了过去。

    凉亭挂下的纱帐虽不厚,却很好的拢住了亭内炭炉的温度,月牙凳上垫了厚厚的羊毛垫子,桌子上也铺了质地温和的盖布,夫人窦氏正稳稳的坐着。她看上去与几年前相比变化并不大,只是那种清淡的气质褪去了一些,被更多厚重的端庄沉稳所取代。

    “去哪了?”窦氏手里拿着书,头也不抬地问道。

    这里离建成的院子不远,恐怕窦氏已经看到了我,便据实道:“去大少爷的院子找小松哥哥讨了点糖果吃。”

    她这才放了书,抬头端详了我几眼,似是有点感慨地说:“这么大了。”

    这太守府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我寄居在世民的院子里,就像朵长在墙角夹缝里的蘑菇,唯有世民常常怜惜着。像窦氏夫人这样高高在上的主子,她看不见我,我也很少能仰望到她。

    今日冷不丁的突然见面,我相信不会有好事等着我,因为竹枝在。进这凉亭的时侯我想了很多的可能,比如严厉地斥责我一顿,或者干脆打一顿轰出府,让我再见不到她的儿子;更甚者,可能索性把我沉到池塘里,永绝后患。

    我嘛,有的无非是卑贱的一条命,那是上位者们最不在乎的东西。

    一边站着的周婶子接口道:“是不小了,二少爷也不小了。”说完对我使了个眼色,我会意,抹着裙子跪了下去。

    她轻摆了一下手,“今儿起就到绣房去吧。”

    我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结果明显不在我的设想范围内。

    “还不谢谢夫人?”旁边的周婶子见我不回话,便追了一句,“去了绣房就能领工钱了,好不好?”

    好不好?一时间我哪里想的明白,却清楚这事没有我说好或不好的余地,只能高高兴兴的应了一声好。心里有点劫后余生的庆幸,但也纳闷自己怎么就能劫后余生了。她就用这种方式把我从世民身边踢开?真是仁慈。

    “奴婢这就回房收拾东西去。”

    “不用了,你能有什么东西,绣房那边会安排好的。”周婶子便唤了竹枝进来道:“你带她去绣房。”

    竹枝似乎对这个安排不甚满意,低头偷偷的翻了个白眼,对我道:“走吧。”

    “这就去?”

    窦式抬眼看我,那眼神有些不耐烦,我赶忙转了调子,可怜巴巴地说:“年前留的糖葱还没舍得吃呢,能带过去吗?”

    “你这孩子还真是爱吃,几根糖葱还心疼着,以后有工钱要吃多少都有的。”

    “锦梅姐姐专门给我留的,舍不得。”我局促地拽拽衣角。

    “锦梅啊……”周婶子听是自己女儿留给我的,稍有些心软,偷偷瞟了一眼窦氏后对竹枝道:“去的路上你进去给她拿出来就是了。”

    我道了谢,跟着竹枝出了凉亭,往外走着就听见窦氏对周婶子道:“找人看着点。”

    周婶子应了,却又说:“夫人,倒不如索性打发了出去干净。”

    我放慢脚步想听窦氏会说什么,竹枝却不依地往前拽我。我在拉扯中使劲地支着耳朵,眼看越走越远,终于听见那沉默半晌的窦氏开了口,声音已经不太真切了,却好像是一句:“反正没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