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启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184字

    我不能留在这太守府了。纵使我有多么不愿意,也得走。

    虽然不知道离开太守府的李静训是否能活过九岁,但留在这里的一定不行。我需要个变数,不然就是那‘反正没几年’的结果。

    月光下嘲笑我牙齿的咄必不会知道这些。

    他说:“怎么一个绣房的小绣娘值得这太守府如此紧张。原本只是想给你吃些教训,现在倒好奇起来了。”

    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还小。”

    他端详了我一会儿,嘴角含了一丝不可琢磨的笑容,“就像我穿着白色的中衣却想隐藏在夜色中一样。李静训,你想把自己隐藏在一个六岁的外表下,也是徒然。”

    我没说话,眯起眼睛看着天上。

    风吹云尽去,月圆人不圆。

    离别来的很突然,从世民的小院到绣房,再从绣房到东苑,然后又要从东苑到皇宫。每一天,我都会离世民更远一些。那日从世民那逃开后魂不守舍的一番纠结,此时再想起来已经十分可笑了。

    离开朝夕相依的世民,就如同扯掉了我一半的心。我不舍得,这世界上的不舍得能浓重到什么程度,我的不舍得就有什么程度。

    在绣房的那一晚,我曾想,如果有一天我与世民再相见,我一定要把这么多年欠他的好加倍的还给他。只要他说喜欢,我便也喜欢,无论是做一棵相依的树,还是做一株攀附的藤。

    启程那天的天气很好,风也暖,让人觉得似乎春天已经来了。突厥启民可汗这次出行带的人不多,比起中原皇帝的排场显得太过寒酸。除了他和咄必各有一个近身的侍卫之外,就是车夫奴仆共十二人,女婢六人而已。不过以朵沐儿的身手来看,我估计把这十六个人都看作是侍卫也是可以的。

    咄必问我有没有打算半路溜掉,我很不理解的说:“殿下当我傻啊!”连年纪最小的朵沐儿身手都那么好,我有什么资格谈逃跑。更何况,去大兴宫,那是我的宿命。

    我跟在朵沐儿的后面往门外走,一路走一路张望。直到快近门口了,才远远的看见世民站在李渊的后面,正看着我。我觉得喉咙一阵发紧,忍了很多天的眼泪意图夺眶而出,又赶忙被我擦了回去。

    越往前走离世民就越近,近到我能看见他紧紧攥起的拳头,看到他微咬着的下颌。我只来得及对他笑了笑,便又远了。

    刚出了门口,世民院里的玉秀从一侧小心地靠了过来,把一个大包袱挂在了我手臂上,然后低声的说:“二少爷说他知道了。”玉秀说完就又溜开了。

    我回头去找世民的身影,却看到了李渊那深锁的眉头和阴沉的脸,只得又转了回来。摸了摸手里的大包袱,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草原的上来的人就是彪悍一些,一水儿的马匹,除了车夫和随车的女婢,剩下的都是骑马。我被安排在了一辆装货的马车里,与几只箱子相伴而座。

    李渊与可汗告别了好一会儿,我还听见了建成的声音。当马车缓缓动起来时,世民尚显稚嫩的嗓子忽然大声道:“保重,一定还会再见的。”

    咄必道:“哦,二少爷,一定一定。”

    我噗的笑出声来,赶忙把脸埋到了那个大包袱上,不敢抬头,怕人看见我这张又哭又笑的脸。马蹄踏踏,车轮滚滚,这是我六年来第一次走出太守府,唯有世民的那句保重,让我能收在心里,熨贴我茫然的漫漫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