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夜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354字

    队伍很快就走出了荥阳城,城外稀稀落落的一些农户,再走下去,便是连农户也没有了。

    官道并不宽,雨雪浸后再经太阳晒干就变得坑坑洼洼。我原本还有些兴致看看窗外的景色,可一上官道就什么心思都没有了,那恐怖的颠簸,让我有种脊椎随时都会骨折的感觉。

    不知道到大兴城的路途有多远,我是否坚持的到。

    傍晚时到了驿馆,驿丞远接高迎地把可汗请进了驿馆。驿馆看上去新的发俗,一看就是刚刚刷了浆扫了房的。

    我拎着大包袱往里走,走在前面的咄必忽然退了一步站到我旁边,看着那包袱,“什么时侯多了个包袱?”

    “出门的时侯。”我睨他,“就是些衣服而已。我不想你们穿突厥的衣服,不习惯。”

    “当然,你也穿不出我突厥女子的美来。”他轻轻哼了一声,“等你长出胸和屁股了再穿不迟。”

    我鄙夷道:“殿下所关注的美,果然也只有这两块地方了。”说完,越过他继续往前走头。听见身后的咄必好像是笑了一下,不由得牙根有些痒痒,暗骂了他一声贱人。

    晚上吃罢了饭,向驿馆讨了几桶热水洗澡,终于是把颠簸了一天的疼痛都给泡了出来。挣扎着上床,趴在床上哼了两声就睡了过去。

    半夜睡着睡着就觉鼻子痒,伸手挠了几次不管用,终于恼火的睁开了眼。床边一个穿着鸦青色短衣的人正冲我笑,我差点冲口而出的尖叫在看清了那张脸之后,被咽了回去。

    “建成?”我睡意全消,心中很有几分激动。说完又赶忙看了看睡在旁边的朵沐儿。建成笑道:“没事,抖了点迷烟给她,一时醒不过来的。”说完又晃了晃手里的鸡毛,“叫醒你真不容易。”

    “你怎么会来的?就你一个人吗?”我往他身后瞟了瞟。

    “别看了,就我一个人。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会突然被三殿下给要走了,不好去问父亲母亲,又不知道还能问谁,索性快马追过来问你本人了。”

    “问我本人?”我哼了一声,“说起来我还没找大少爷你算账。我在你房里画的那张画,你怎么就让那小子给看见了,还纵容他拿走了。”

    建成一脸的茫然,“画?你不就写了两个奇丑的字么?”

    “说两个字就行了,不用加上‘奇丑’”。我不满意地纠正了一下,“那天你把我拉到你那之前,我刚跟他起了争执,心中不忿,后来就在那‘混帐’两字旁边画了他的画像,那画像被他拿走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我若看见了当然会帮你毁了去的。你刚入里屋他就进来了,我没来得及看你到底写了些什么。”建成有些抱歉的看着我,又道:“不过,那三殿下也算是心胸宽广的。”

    “无妨了,反正也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小子拿了那画去告状,老爷提审之后要轰我出府,他就把我要了过来。就这样。”

    “就这样?”

    “大致就这样。”我看看他,又转开头轻描淡写地道:“夫人不想让我走。”

    他这才点头,“那天你从我那离开就被送去了绣房,从绣房被护院拿了去,然后就被可汗他们带走,倒让我有些目不暇接了。小孩,你不想回太守府去,是不是?”

    我嘿嘿一笑,“这你都知道了?”

    “张贵。”他言简意赅地告诉我,然后等着我继续往下说。

    我坐直了一些,盯着建成看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事我似乎也只能告诉你了。建成,我不想离开太守府的,可是夫人的态度让我不安。”我把那天从他院里出来之后的事原原本本地对他说了一遍,听得他直摇头。

    说完之后良久,他才啧了一声,“还是三清道长。”

    “嗯……”我伸手拉着他的袖口,“所以,建成,帮我个忙可以不可以?”

    我看得出他有一点犹豫,眉尖轻蹙既开,又是那温暖清雅的笑容,“你说。”

    “帮我找三清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