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 大兴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1650字

    小茶家原是商藉,父亲做些往来的买卖,前年年冬天在外染了伤害死了。好好的活人出门,再回来时只有尸骨衣物,小茶的娘受不住刺激便病倒了。家中没了入项,又因着拿药求医的,那些家底便散了个精光。今年没出正月时,她娘撒手西去,小茶无所依靠,只得卖了自己给娘入了葬。

    我倒是挺佩服咄必的眼光,人伢子那一堆的姑娘,偏把这小茶挑了回来。相处了几天之后我就觉得留下她是在是件双赢的事。

    小茶识字,念过两年的书,所以对我虽恭敬却并没有那种唯唯诺诺的拘谨。这姑娘手脚麻利不说,最要紧的是会梳头,各种复杂的发型手到擒来。我猜咄必大概看中的是她这点吧,心中便稍稍念了他点好。

    我把那白玉萱草簪子稳妥的簪在新梳好的髻子上,让小茶瞧,“好看吗?”

    “好看,这玉色泽好,最好的便是顶儿上那点红,不然白玉的东西小姐这年纪戴起来会有些老气了,有了这两点儿的红,就像粉白小脸上的胭脂。”

    好话自然人人爱听,我心里美滋滋的摸摸那簪子,道:“你还真会形容。”

    “三殿下送的吗?这样好的东西,不好寻的。”

    我心里泛出些感伤来,抿着嘴叹了叹,“不是。是一个对我最重要的人送的。”

    小茶怔了一下,没再细问,只说:“那人很是用心的。”

    我自然是知道他用心。我走的匆忙,他这簪子肯定是老早就存着的了,知道我不想惹人注意才没有拿出来过,难为他的心细如发。我的心思他都明白,何止用心。

    再见到咄必时我草草地向他道了谢。咄必鼻子里哼出重重的不屑,说:“繁冗!哪里比得上我突厥女子的飒爽。”他指了指几个已经跃上马的女婢,“有机会找人教你骑马,看你脑袋上这几个包子是否还顶的住。”说罢拽过马,也不踩马镫,只手扶着马鞍轻轻一跃便安坐马上,手中鞭子一扬绝尘而去。

    我有些讶然地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人莫不是精神分裂,平时狡猾的像只狐狸,怎么幼稚起来会幼稚到这么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进大兴城那日,皇上派了人清道迎接,还派了不少的仪仗为可汗这少的有些可怜的队伍撑场面,由礼部的人从明德门引入朱雀大街,再向北走承天门大街入皇城,大约算是高规格的接待了。

    东宫原本是太子居住的地方,眼下新皇登基并未册立太子,所以便把我们这一众队伍安排在了东宫。

    据说我在册的身份并不是女婢,而是画师。东宫宫人引我到住的地方前反复确认了好几次,确定没带错人,才一脸茫然的把我带到这个小宫室。

    宫人走了之后,小茶才睁大眼睛问我:“画师?你是画师?年纪这么小就可以随可汗入宫做画师?”

    一连几个问题问得我哭笑不得,只得道:“还不是殿下的安排。我原是荥阳太守府的,被殿下看见了我的画,才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什么叫‘落得今天这个地步’?这明明是天大得荣耀。”她笑得很是开心,仿佛与有荣焉,哼着小调便开始收拾屋子。我坐在桌前看她忙忙碌碌的,又听她唱得起劲,便问她:“你唱的是什么?”

    “我娘以前唱的曲儿。”说完她又继续唱道:“郎在天涯,奴家这般想他,对着清风说话,恨那里绿杨系马,淡了蛾眉懒画,瘦了容颜羞戴花,困坐窗下,望着那花儿。”这曲词平实但调子婉转旖旎,小开小合,小茶那清淡淡的嗓子唱出来格外有味道。听她唱完我便赞了声好听,“你娘真是念着你爹啊。”

    “是呢。”小茶一脸神往的说:“我将来也要嫁个如意郎君,就像我爹和我娘那样。不过我不叫他出门。”

    “如果我将来有能力,一定帮你寻个如意郎君。”我笑道。

    过了晌午,我正靠在床边有些昏昏欲睡,咄必便破门而入了。我惊起,看清来者便又靠了回去,懒懒地道:“殿下能不能有点礼貌,好歹这里住着俩姑娘。”

    “忽然想起一事。”他大咧咧地坐下,伸手把我头上的簪子抽了出去。我欲抢,被他躲了开,“这簪子看你带了几天,觉得有些碍眼,想起之前没见你带过,哪来的?”

    我有点恼,没好气地说:“反正不是偷的,我自己的东西何须劳殿下过问。”

    “好奇。”他端详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说:“绣房的小绣娘,哪里来的这样好的簪子。”

    我不说话,盯紧了那个簪子,生怕他抢了去或者脱手摔了。

    他也靠在床栏上,手里把玩着那簪子眼睛却看着我,笑得颇为玩味:“不说?小丫头你还真不一般。看来除了李家老爷和夫人之外,还有别人不想你离开太守府,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