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 宜秋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1621字

    第二天一早,小茶早早地起来把我拽出被窝。我睡眼惺忪的由着她摆布,她给我换上了新的衣裙,又把我按在铜镜前给我梳头,一边梳一边嘱咐道:“小姐,你可打起精神来,见乐平公主的时候千万谨慎,可别做错了什么。宫里规矩多的可怕,犯了错命就没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镜中的小茶,“你怎么知道的?”

    小茶头也不抬地回道:“以前我家后街上有家医馆,是个得罪了宫里主子被贬职的太医,总是喝的醉醺醺的,然后就给我们这些孩子讲宫里的事。”

    “哦,那一定很好玩。”我抿嘴一笑,接着道:“你放心,我是殿下带进来的画师,天塌下来有他顶着呢。再说我这么小的孩子,能犯什么错。”

    “也对。”她点点头,放下梳子把我拉起来,一边正着衣裳一边道:“殿下对你不错,会护着你的。”

    我一撇嘴,心说:“对我不错?那都是面儿上的,私下里他怎么吓唬我你是没看见。”

    小茶把我扭到铜镜前,颇为满意地指着镜子里的我,“看,小姐,这样打扮起来很是可爱,公主肯定会喜欢你的。”

    我向镜子里看了看,小茶的手艺确实不错,粉嫩的高腰襦裙,胸前打了个茜色的花结,压着牙黄的半肩小袄,头发梳了个俏皮的双环髻,除了那支白玉萱草的簪子外再没有其它的装饰。我点点头,觉得很像一团草莓加香草的冰淇淋上插了柄小勺,甜美清新。

    我不担心自己因犯错被罚,被罚也不怕,我的死期还没到。而乐平公主是否会喜欢我这事儿也没有什么悬念,毕竟今后几年我会在宫中与她生活。不过我还是提醒自己要存着小心,毕竟,历史会不会起变化,尤其是对我这种非著名的历史人物来说,仍是未知。

    辰时刚过咄必就过来了,我正披了个棉披风站在门口等他,他远远地看见我就笑了,走近后道:“打扮起来还勉强能看。”他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的小茶,“我才发现你个子倒是挺高的。”

    我屈膝规矩地施了一礼,恭敬道:“见过殿下,奴婢惶恐,不敢比殿下高。”

    他爽朗地一笑,迈步便走,小茶忙推了我一把让我跟上,后面的东宫宫人便也捧着各式盒子从我们住的别院鱼贯而出。

    乐平公主住在东宫内的宜秋宫,是东宫里最大的宫苑,在东宫花园中极是幽静,西边与大内只隔了条内街,往北一点就是玄德门。这地方既幽静又出入方便,看来皇上还是很敬重他这位姐姐的,安排了一个既临近又独立的地方给她。

    咄必由东宫的管事太监引着往前走,我则跟在他后面不断地评估着这里,想着大业四年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机会能逃出去。

    快近宜秋宫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便飘在了空气中,越接近味道便越浓。到宜秋宫门口时,管事太监刚一通报,便听得里面一声请。

    我搓了搓鼻尖,觉得这宫里的味道有点怪,说是檀香又不太像,浓郁的略微有些呛鼻。心里便不禁有些担忧,喜欢这样浓烈香味的女人,多半不好惹。

    可让我意外的是,站在宜秋宫正宫门前等着咄必的那个女人,却是素净柔弱的,眼中水雾迷蒙,在这春寒料峭的季节里,只看一眼就觉得心疼,怕一阵风给吹了去。

    咄必是汗国王子,不必行大礼,只是俯身对着乐平公主朗声问好,身后的一群人却呼啦一下子跪了下去。我不懂这规矩,一瞬间就发现院中只剩我和咄必还站着了,而咄必好歹还弯着腰,就我一个直挺挺的。我心说不好,赶紧扑通一声跪下。

    我刚跪下,乐平公主一声免礼,院里马上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还跪着。我起身轻轻地拍拍裙子,十分挫败,担心自己跟这宫殿八字不合。

    乐平公主伸出手来,迈步欲下台阶,咄必赶忙一个箭步迎上去扶住了她,笑得无限欣喜,大声地喊了一句:“姨母!”

    乐平公主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用尽力气似的拉着咄必的手,频频点头,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她旁边的宫女忙道:“公主,殿下,外边冷,快近殿说话吧。”

    他们转身便往殿中去了,院子里的走出另外一批宫娥接过了那些大小的盒子,跟着我们过来的人任务完成,便退了出去,接了盒子的人也四下散去。院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手足无措地站着。

    我恨的牙根直痒痒,心中暗骂咄必这个不靠谱的,是想把我晾在这冻死不成?正想着,刚刚说话的宫女又走了出来,笑吟吟地对我屈膝一礼,道:“李静训姑娘?”

    我点点头,她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殿下让您也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