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 阿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2204字

    我重重地摔在地上,眼前一阵的发黑险些昏过去,仿佛胸口刚碎过大石,每根肋骨都被碾过了一遍似的,扼着我的咽喉挤着我的胸腔。杨广粗粗的喘着气,见我要撑着坐起来,便大步的奔来,一边走一边吼道:“混帐!妖孽!朕的天下!这是朕的天下!”

    那很短的时间里,我看着暴怒的杨广倒不觉得害怕,也许是顾不上,也许是终于知道了李静训为什么而死,反倒有些释然。咽下口中铁锈味的腥气,看着那疯了似的皇帝一步步的走近,心中不禁苦笑。原来努力的了这么久也是白费,命就是命,这样的状况还指望谁来救我,谁又能护的住我。

    好吧,就此别过吧,也算尽人事安天命了。只是不知道死后我的魂魄会去哪里?

    眼看杨广要拔配剑,公主突然喊道:“阿麽!不行!”她的声音很大,认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听她这样大声的说过话。

    杨广浑身一颤顿住了身形,原本愤怒狰狞的表情变做了讶异。我看着他楞了半晌慢慢地转过头去,像看个陌生人似的打量着公主,半晌才试探地开口道:“姐姐唤我什么?”

    公主轻轻皱了下眉头,又恢复了那轻柔的嗓音,缓声道:“阿麽,不要杀她。”杨广松开握着剑柄的手瞟了我一眼,有些怪异地笑着,“姐姐不是不认我这个弟弟了吗?今天是怎么了?”

    “阿麽,姐姐始终是姐姐。”

    “这次是为她?”杨广指了我一下又收回手指,负手往公主面前走了几步,“朕的皇姐……,你不是到死都不会原谅我,都不会再认我的吗?”

    “你可以今天就让我死。”公主别过头去不看他。杨广快步转到她的面前,脸涨的通红,下颌鼓胀着,一副气极恨极的的样子吼道:“死!死!你真以为我舍不得,你真以为我不敢!”

    “你敢,你不是一直都想我死的吗?”公主依然扭着头,阖着眼帘,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的情绪,她的声音平缓,冷静的一丝情绪也听不出,“阿麽,你为什么给我那些药?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这么多年,我很想你告诉我为什么。”

    杨广紧紧地抿了抿嘴唇,冷笑道:“我知道姐姐没吃那药,我也不想让姐姐你死。想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你恨我,你恨,我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恨,你越恨我就越痛快!”他挥袖扫掉满案的纸笔,“我怕什么?!我不需要你们!天下是我的!皇位也是我的!你恨又能如何?嗯?你恨,你痛苦,那是你自找的!”笔砚哗啦啦地滚落一地,浓黑的墨汁泼在洁白的纸上,就从一个人身体里像放出的毒血。

    “姐姐,可是为什么?从小你最疼我,怎么到后来你帮着谁都不帮我!”杨广转过身来把我从地上拎起来,“如今也是,她是谁,是谁?!你喊我阿麽就是不想我杀她对不对!如今你还是要帮着别人,护着别人!姐姐,我是阿麽!你为什么从来不帮我!”

    我被他抓的透不过气来,不住的咳嗽。他厌恶地把我掷在地上,嚓啷一声拔出佩剑指着我的咽喉,怒道:“混帐!姐姐为什么这么护着你?她凭什么护着你!我才是她的弟弟!大胆的妖孽,竟敢诅咒圣上蛊惑宫闱!”

    “够了!”公主喝道:“你不再是阿麽,从你要争皇位的那天起你早就不再是阿麽!”

    “我为什么不能争皇位!”他调转剑锋指着公主,“我不够优秀吗?我打了那么多的胜仗,姐姐不是也夸过我吗?我敬师尊贤孝敬父母,也做的错了吗?杨勇哪里比我强?就是因为他是长子,所以这皇位就必须是他的吗!”他瞪着乐平公主,像个因为被家长曲解而生气的孩子,“如今我是皇上!我做的不好吗,我有一刻不努力吗?我做了那么多的事你都看不到吗?”

    “你那是觊觎,是不择手段!”

    “杨勇不是我杀的!是父皇!你为什么不去恨父皇?要不是姐姐你说我觊觎太子之位,我又何必要施计除掉他!我原本可以光明正大的让父皇把太子的位置给我!你活该,活该!”杨广狠狠地挥着手,涨红了脸满腔的不平,“你最爱的哥哥,是你害死的!要不是你在父皇临终前还在说我的坏话,我又怎么会……”

    “住口!”公主颤抖着身子,僵直地站在那里。她眼中的痛苦让人心惊,像是被生生剖出了心肝,“颠倒黑白枉顾人伦!是你,你杀了我的哥哥,你杀了我的父亲,你害死我的弟弟,你远嫁我的妹妹!杨广……”她扬起头,泪水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还有你,你杀死了我最疼爱的弟弟,用皇位,用权力……”

    杨广晃了晃身子,持剑的手也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良久,那剑终于被放了下去。他和公主面对面的站着,两张相似的脸,两双浸满了悲伤的眼,空气凝滞着,弥漫出一种让人绝望的气息,

    杨广拖着剑缓缓地向外走去,口中喃喃地说:“朕是皇上!朕要让她碎尸万段!朕要让所有看看忤逆朕的下场!谁敢作乱?谁敢征伐?朕看看谁敢……”

    剑锋划过金砖,划出刺耳的声响,荡在这空寂的殿中。杨广迈出宫门的那一刻,公主再也支撑不住,直直地昏倒在了宜秋宫冰凉的地上。

    我不愿意回忆起宜秋宫里的这一幕,每每回忆起来,我似乎还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的痛苦。公主的痛苦,杨广的痛苦。

    温情撕碎之后的鸿沟,横亘与杨广与公主之间,永难逾越。公主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正是她最伤痛的地方,那里贮满了旧日温暖的回忆,却也贮满了亲人的鲜血。我原以为在公主喊出那声‘阿麽’之后,她多少会放下自己的恨。可是没有,她依旧选择不原谅。只是那次之后,我却不清楚公主这么多年来究竟恨的是谁了,也许没有恨,她便再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

    小茶推了推我,问我在想什么。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是如何传出了宜秋宫,如何传出大兴宫,又如何弄得这朝野内外暗流涌动,我全然不知道。小茶说是公主传出来的,我想否认,可思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

    眼下去猜测到底是谁传出了这句话,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已经传了出来。群雄征伐天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这句话蠢蠢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