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 回荥阳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4本章字数:2129字

    跑出房间,我三蹦两跳地到了世民身边,仰着头对他笑,“冷不冷?”

    “不冷。昨天怎么没见你戴这簪子。”他看着我的发髻,微微地眯着眼睛。

    “昨天去定慧寺怕人太多挤丢了。”我回道。

    他笑了笑,拉起我的手便往外走,说道:“丢了再给你寻一个,你不再丢就好。”我抖了抖肩,掩着嘴笑起来。

    “冷?”

    “不冷,只是刚刚你的话好肉麻。”我揶揄道。

    他怔了一下,随即浅笑道:“你不喜欢吗?”我赶忙摇头。哪有人不喜欢肉麻话的?尤其是出自真心的肉麻话。“那就好。”说罢他拉着我的手出了门。

    拐出巷子之后人便多了起来,如今已是快近腊月中的日子了,不少人开始置办年货,也有不少小姐或者媳妇趁出来裁制新衣的时侯散散心。世民走在涿郡这干枯灰白的街道上,得了不少的秋波。我往世民身边靠了靠,那意思是:这位公子是我的!世民仿佛也看穿了我的小心思,把我的手扣得更紧了一点。

    我的个子在同龄里算是很高的,世民却仍高出我大半个头,我的头只要稍稍一侧就能倚在他的肩膀上。这是我喜欢的高度。小心地试了几下,那滑溜冰凉的缎面蹭过脸颊,醉人的痒。我又偷偷地笑起来,藏不住眼角眉梢喜滋滋的神采。偷偷地看他,越看就越开心。世民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转过来哭笑不得地对我道:“小孩,你盯得我快要不会走路了?”

    “你不喜欢吗?”我侧头看着他,脸上是促狭的表情。他嘴角微动,突然手上加了些力气把我抱进怀里,轻声说:“其实很喜欢。”

    我一阵的眩晕。心湖里似乎被扔进了一块很大的方糖,激起阵阵涟漪不说,还搅的满心都是甜蜜。我推开他快走了几步,不想他看见我熟虾般的红脸。他追上来拉住我,像之前一样的与我继续并肩往前走。我竟然有些害羞了,想找点话出来打破这令我手足无措的氛围,便问道:“今天没看见建成,他人呢?”

    “去一盏茶了。”

    我心里一紧,旋即想到对建成是不用担心的,便又松快下来,小心探道:“你怎么不去?”

    “大哥让我陪你。”

    “喔。”我摸摸鼻子,心说世民这话可真少。又走了一会儿,我道:“昨天倒忘了问他嫂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跟嫂子如何,恩爱吗?”

    “郑氏贤淑端庄倒是个不错的人。承宗很可爱。”

    ”承宗?是建成的儿子吧?长得……”,话问到一半,却想起李承宗是建成那个少年早夭的长子,后面的话一下子生生哽住,说不出来了。

    世民觉察出我的不对,关切道:“怎么了?”

    “没有,就是想问问,承宗长得可爱不可爱。”我勉强地笑了一下,“你刚才明明说了承宗很可爱的,我真笨。”轻叹了一声不再说话,心底突然恨起自己知道未来的事了。

    走了约摸一刻钟路上的人眼瞧着多了起来,集市上打眼净是彩纸扎的小灯笼,混着糕饼的热腾腾的香气,年味儿扑面而来。

    我早起还没来及吃东西,闻着这香气难免食指大动,拉着世民挨摊儿地看过去,手里吃着几样,又买了几包零嘴让世民拿着。他跟着我身后转,越转手里的东西越多,待我回过味儿来再看他,他怀里抱着几个纸包,胳膊上挂着四只灯笼。我赶忙接了些到自己手里,“不买了,再买下去恐怕就要有人问你买货了。”

    日头高起来的时候我跟他找了个饭庄进去,要了几个菜,额外付了些银钱给掌柜的,让他连菜带我们买的零碎货物一起先送回家去,掌柜当然乐意,喊了个小二去了。我俩两手空下来后倍觉轻松,都长舒了一口气,寻了个暖和的地方坐下吃饭。

    我给他添了茶,自己也倒了一杯,放下茶壶便感慨道:“真好,这样跟你逛逛集市,逛累了就面对面的坐下一起吃饭,不用顾及身份。”

    “等天暖和了就接你回荥阳。”

    “回荥阳?”我刚把茶碗送到嘴边,一听这话便愣了楞,茶也没喝进嘴就把茶碗放了下来,“回荥阳做什么?”

    他也有几分诧异,“不回荥阳?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咬了咬指甲,心底想好了一番措辞后才道:“我……,我不想回太守府去。”

    “自然不是太守府。这次回去我会在荥阳给你找个住处。”

    我刚开了茶楼,与刘文静那边还有约定,怎么能回荥阳去?不过这话我当然不能跟他说。况且荥阳还有李渊和窦氏,以前还有个三清道长牵制着,如今我九岁大限已过,假如再去招惹她儿子,恐怕事情就没那么便宜了。

    世民看着我一副纠结的样子,微微蹙了蹙眉,“你没想过要跟我回去?”

    “不是没想过要跟你回去,而是没想过要回荥阳去。”

    “有什么区别?”

    我越过桌子握了握他的手,“老爷是一方太守,荥阳那地方又不大……”我抬眼看了看他,他没有插话只等着我往下说,我继续道:“我回去了荥阳,你肯定少不了要去看我的……,日子久了我怕老爷和夫人还是会察觉的。”

    “那又如何?”

    “竹枝一事后你还不明白夫人的心思么?当年那么小的年纪她都要想办法把咱俩拆开,如今又岂会坐视不管?”

    “我说过,以前我护不住你,以后不会了。”

    “那又何必。你要怎么护住我,难道还要因为我与家中闹翻不成?”

    “又有何不可。”他的声音略高了些,反手紧紧地握住我,是用了些力气的。

    我原本还想要再多说一些,可世民这话却像那银针似的扎到了我的心上,扎得我心尖一颤,想说的话便也都咽了回去。世民再少年老成,但于感情也只不过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子。看他那有些孩子气的坚定,我便有些讨厌起自己的这些理性来。觉得深深辜负了他。

    “世民……”我垂眼看着他那双细白的手,“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不妨等你再长大一些的,到时总能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的。何必急于一时,反倒断了后路呢。”

    他静静地瞧着我,良久才轻轻地叹气,放开了我的手说:“你总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