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 建成的探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4本章字数:2089字

    小暑刚过,建成竟独自跑来涿郡找我。我那天正在一盏茶的小跨院里猫着,入夏以来我在一盏茶的时间很多,原因是这里有冰。

    建成来了之后毫不避讳地对刘文静说他找李潇,倒把刘文静弄的险些慌了神,幸好小茶认识建成,赶忙把他拉进跨院来了。

    我看见建成的时侯下巴差点掉在地上,手里的葡萄捏了个稀烂。建成对我笑笑:“别担心,只有一个人而已。”

    “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我急吼吼地站起来。他道:“我上次来的时侯已经取得了这里的贵宾资格,想来就来了。”

    我扶额坐下,喘口气说:“也是,你原本也是知道的。世民这才刚走没几天,我的神经还绷着呢,经不得吓。”

    “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长久的这样下去。”我看他脸晒的红红的,便把冰在冰碗里的葡萄推给他,“你喘口气,一会儿还是跟我回家再说。看你在这我还是心慌。”

    在一盏茶歇了半晌后我扣上幕离带着建成回了家,到家把门一关,我这才算松口气。建成熟门熟路地进了堂屋,打量一番道:“苏成不在?”

    “采药去了。你是找他还是找我?”

    “找你,他不在倒正好。”

    我手里忙乎着摆茶杯倒水,头也不抬地说:“你想问我关于一盏茶的事?”他却摇摇头,浅笑道:“不是。我想问你,那条流言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手上一抖,水便溢出了杯子。我把茶壶放下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你觉得跟我有关系?这么大的事可别乱说。”

    “算算时间,那流言似乎就是在你离开大兴城之后传出来的。”

    我用手指抹着桌上的水渍,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比较稳妥,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良久,抬起头来无奈地说:“如果我说确实与我有关,你会如何?”

    “呵。”他有些意外地笑了笑,“原本你想否认我也是不信的,可也没想到你承认的这么痛快。”

    “是我对乐平公主说的那些话,却不小心被皇上听了去。然后公主偷梁换柱送我逃出的大兴宫。”我叹了口气看着建成,“与你想的一样吗?”

    “那这些话是怎么传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我一挥手,“我还纳闷着呢。当时没有别人听见了,想想大概也只能是乐平公主传出来的吧……”我忽然怔了怔,锁起眉毛看着建成。建成有些茫然,“怎么了?”

    “你知道乐平公主过世的事儿吗?”

    建成点点头,想了一下说:“原本公主是要随皇上一起去张掖的,刚出宫没多久突发急病薨了。皇上令仪仗回宫,处理完了公主的丧事才又出发。”

    “喔……”我手指抠着桌子的缝隙,颤悠悠地吐出心头的一口闷气,“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你与公主关系很好?”建成微微探着头看着我的脸色,我斜睨了他一眼,“你来找我不是问这件事的,还是说你最想说的事吧。”

    建成有些悻悻地抖了抖手中地茶碗盖子,叮的一声盖回茶碗上,沉了口气说:“小孩,你所说的大业十四年可是当真的?”

    “当真。”我干脆地回答道,又转头不错珠地看着他,“说你最想问的吧。”

    建成的脸上显出几分尴尬,扭头看着窗外不作声。我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回身倚着窗棂看他,“你不问也好,反正我也不打算告诉你。”

    “为什么?”他追了一句,少顷又轻蹙眉头,“隋帝若倒台,那我们李家会不会也……”

    “知道将来的事有什么好?”我心底暗笑,建成还在担心杨家江山不保之后,作为外戚的他们家是不是也一并要遭殃。眼下还算太平,李渊没有反心是正常的,这帮陇西贵族集团,不到利益不保的紧要关头是不愿意动的。

    “如果知道大业十四年后何人夺了天下,我们至少可以早些做准备。”

    “我说了,我不打算告诉你。”

    “小孩,你也是我李家的人。”

    “我不是你李家人,从来也不是。天下姓李的多了!”

    “那你与世民呢!难道帮助李家不是在帮助世民?”建成也站了起来,语气很是不高兴。我有些想笑,世民将来做秦王,做皇上,他与我如何哪里还用操心。我手搭凉棚看了看窗外,已经是快傍晚的时侯了,空气凉了下来,太阳光无比的灿烂鲜艳却没有了恼人的灼热。我最爱这盛夏傍晚的微风。

    “小孩,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难道你都不肯透露一点?”

    我干笑了两声,伸了个懒腰道:“建成,第一次与你谈话时就说了,有些话我是不能说的。你不是我,你无从判断,所以不知道什么话不能讲。我要瞒得不只是你,说出大业十四年之事我已经很后悔了,我不能再冒险。建成,你就当不知道,好好去过你的生活。”

    他沉沉地看着我,一向清俊温和的脸上透出些许的凌厉。我有点怕他这样子,因为一个一直好脾气的人发了火是更让人恐慌的事,因为你猜不到他会如何。

    “不肯说?”他又问我。

    “不能说。”我竭力地稳住自己的表情,嘴角含上一点温和的笑容说:“即使你今天拔剑杀了我我也不能说,最多换你个安心,至少我也不会对别人说了,对吧?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只能如此了。”

    我与他四目胶着对视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身去喝了口茶,又把茶碗往桌上一顿,“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也希望我做的是对的。”说完他走过来,我看见的依旧是他那温柔的脸庞,盛夏晚风般令人舒适的笑容。

    “我走了,还要赶回去。”他推开门想了一下又撤回来说:“还有一件事,听说皇上有可能到这边建行宫,具体在哪我还不太清楚,你自己多小心。”

    我嗯了一声倚在窗边没有动,建成点了下头算作告别推门而出,我听见他在院子里与苏成打招呼的声音,又听见楚宣与他告别为他开门关门的声音。直到那咣当一声确认他走了,我才敢长出了一口气,撑起身子来抖了抖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