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 忐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4本章字数:1719字

    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嘁了一声道:“你到底哪句是真的?”

    苏成依旧盯着我,语气里不见半分玩笑的意思,“都是真的。钟志魁是我打的,但其他人不是。”

    我怔了一下才恍然明白,嚯地站起身来,惊道:“什么意思?你是说还有别人帮你出手?”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啊,你刚听明白啊,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呢。”

    我顾不上搭理他的揶揄,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拉到我面前,急吼吼地问:“谁?谁打的?你看见是谁打了吗?!”苏成往后缩着脖子,尽量地拉开与我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说了句没有。

    “你瞎的啊!”

    “喂!我那么大老远的从房顶上扔石子,还要打穴位,哪还顾得上看什么别人。虽然你是恩主,可也要讲点道理啊。”苏成抗议道。

    我松开手把他推回去,眉毛拧的几乎要搅作一团。我认识的能会功夫的人,除了刘文静就只有建成和世民了。刘文静去了东都,就算他没去,他也不需要用这种办法来解决问题,毕竟他是茶楼前掌柜。建成和世民都是佩剑的,他们会不会像苏成这种功夫我不得而知,可若是建成,他也完全不必躲起来,以他的身份明着去拆解这件事反而更有利。

    那人躲起来,也许不是怕官府追究,而是怕我们知道他是谁。这种可能性让我心里不安的厉害,因为我能想到的只有世民。原本世民就说二月初要来,早几天也是完全可能的。

    苏成显然明白我的担忧,安慰道:“你别太担心,也许只是哪个好心的大侠,路见不平顺手帮忙而已。”

    我不太能相信这种说法,毕竟钟志魁只是想进茶楼,并没有杀人抢劫或者逼良为娼这些罪大恶极的行为,更何况一盏茶是大坐商,绝对不属于这社会的弱势群体,官府与商家的这种争执,往往会被人认为纠缠着很多见不得人的利益,哪里会有大侠想管。虽然这样想着,可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觉得会是哪位大侠吗?”

    苏成楞了楞,木然地回说:“呃,我觉得……反正你担心也没用了,还不如自欺欺人想开一些比较好。”

    我双手握拳重重地捶在桌子上,震得茶盏都蹦了蹦,“你以为谁都能像你那般没心没肺!”说完又泄了气,捂着脸哼道:“我错了,真的早就应该听你的不做这些事,现在世民知道了,我可怎么解释啊。”

    “那就说实话呗,你俩不是感情很好么?”

    “怎么说啊!就是因为感情好才不敢说啊!那么多事,我可怎么说的清楚。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真恨不得再穿越一回,我一定一早就合盘托出。

    苏成见我情绪激动,只得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等你们再见面的时候就知道了,也许不是他呢,你也别太绝望。你现在该想的是,如果这次不是他,下次会不会是他。你瞒不久的,还是想一个让他能接受的方式把事情告诉他吧。”

    我就这样惴惴不安地,极其纠结地捱到了二月,捱到了世民的到来。他来的时候距离钟志魁茶楼闹事大约五天的时间,这个时间距离让我心存侥幸。五天,如果是他出手帮忙,按说不会等这么久才过来找我。

    因为怀着那样的心情,所以我见到世民的时候欢喜的成份少了很多,站在堂屋的台阶上看着他走进来,我的脸上的笑容僵硬,小心地窥探着他的每个动作每丝表情,希望发现点蛛丝马迹,却又害怕看到一丝不同。

    世民站定在台阶下看着我,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只有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我所眷恋情意,让我看得见他内心的笑容。

    “出了什么事吗?”他微微侧头看着我,问得很自然。

    我几步迎下台阶抱着他的腰,只觉得心跳的厉害,小心地试探道:“最近似乎不太平呢。”

    他环臂搂着我,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后背,问道:“想与我回荥阳吗?”

    我心里一紧,暗暗揣测他问我这句话的意思,迂回地答道:“可以回去了吗?”

    他极其细微地叹了一声,“什么时候不可以呢,只要你愿意。”我轻轻地嗯了一声,须臾,他又道:“只是我总希望能更稳妥一些。年初东都出了些事,如今豫州也不太平。”

    我小小地松了口气,抬起点头来问道:“你说的是年初一的那件事吗?”

    “你也知道?”

    “有耳闻。”我小心地瞄他一眼,“别忘了,小茶是在酒楼做账房的,那地方什么消息都听得到的。”

    “嗯,正是那件事。谁也摸不准后面还会不会波及更多,所以,如今还是放你在涿郡这便更稳妥些。”他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我的手回了堂屋,进屋后我帮他摘了身上的大氅,他却伸手拿过来又披在了我身上,“手很凉,先披会儿。”

    这大氅还带着世民身上的余温,我把自己裹紧,心思复杂地对他看了看他。我的手是很凉,又凉又湿,却无关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