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 燕云十八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321字

    那长枪立起来比苏成还高出小半个头,通体是雪亮的银色,洁白的穗子挂在枪头下,衬的那枪头寒气森森。我和小茶的注意力都被这杆长枪给吸引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苏成手握着枪尾将那杆枪平端了起来,在手里挽了挽,微微皱着眉头道:“啧,好久没用了,不知道还听不听使唤。”

    “苏……苏成,你还会用这东西呢!”我由衷的赞叹道。就看他能握着枪尾把这么长的银枪平端起来,便知这家伙腕力惊人。难怪那次能把钟志魁打成那副三孙子样,原来不光是穴位的缘故,他本身劲儿就不小!

    “你这枪是仿着你的银针做的?怎么这么个颜色?”小茶好奇地摸了摸,问出一个非常奇怪,而且不合时宜的问题。苏成难得的没有出言讽刺,笑着看了看好奇的小茶,双指交叠弹了弹枪杆,发出一声悠长的颤音。

    我似乎从那笑容里看出几分意思,却忽然心中一凛,气道:“一墙的士兵,你搬它来做什么?!杨广要找的是我,又不是你们,不抵抗还有活路。”

    “屁!”苏成回头啐道,“你当皇上那么好说话?天真幼稚蠢!”说罢他抬枪一抖将我们护在身后,慢慢地退到马车与一面墙壁的夹角处。

    城墙上是燕云十八骑带领下的精锐尖兵。燕云十八骑原本只是十八人的黑衣杀手队伍,随着靖边侯在边境势力的坐大,十八骑下也各自拥有了兵力,人数虽不多,却是很恐怖的尖刃刀锋。

    “我说恩主,你倒底怎么得罪了皇上?就你这么一个连菜刀都拿不稳的,竟也值得派出燕云十八骑来对付?”苏成一边警觉地看着城墙的动静,一边还不忘讽刺我。

    “得罪的很苦。”我叹了口气,瞧着他绷紧了身形的背影,心里一阵温暖。“你知道知道隋亡于大业十四年那句话吗?”

    苏成抽空回头瞪了我一眼,又转过身去,语调里满满的不相信,“你别告诉我那句话是你说的!”

    我耸耸肩,“就是我说的。现在知道为什么出动燕云十八骑了么?他恨死我了。”

    “一再的低估你真是我的失败!”他侧头听了听街头的动静,面朝北边看过去。我和小茶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北边一阵齐整的脚步声,紧接着又看见一条黑色的线,由北向南横扫着过来。不用说,还是燕云十八骑。

    这组兵丁每过一个巷口便分出两个兵丁来杵枪而立。城中很静,静的只剩这些人的脚步声,他们就像被输入了电脑的指令一般,机械而精准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咬咬牙根,恨恨地想:这哪里是作战的士兵,这简直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乐队!步伐和阵型搞得这么整齐做什么,阅兵呢!

    苏成让我们跟紧他,他倒退着往南门靠过去。两条黑色的防线就如同两面墙,渐渐地将我们挤压到了离城门百米的街口。苏成站住脚步没再向后退,北边过来的一线士兵也停住了脚步。

    “你想怎么做?”我问苏成。

    苏成摇摇头道:“我哪知道!来一个挑一个,来两个挑一双,来二百个挑死一个算一个。还能怎样。”

    “你带着小茶走吧。皇上不会那么仁慈,可是眼前来的毕竟不是皇上,他们抓住我足够交差,咱们何必都赔在这里。”

    “不可能!”苏成与小茶同时道。他俩谁都没有看我,仿佛刚刚我说的话就是句痴言,根本犯不上抽时间与我多做交涉。我心头一热,眼泪险些就夺眶而出。

    僵持了一小会儿后,北边一线分出一个口子,一个黑衣人骑着一匹黑马缓缓步出。马上人约摸三十来岁的样子,一脸僵硬的横肉,看样子有几十年不曾笑过了。苏成看着他嘿嘿一笑,挑起枪来,枪尖直指那黑衣人道:“罗雄啊,来跟小爷我单挑,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