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 父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658字

    那一秒仿佛无限的漫长,那一秒我似乎看清楚了很多的东西。我看见苏成的眉头轻蹙即开,看见他没有选择跳开一步闪开自己的要害,却是用两只手臂将我和小茶左右分开,怕枪刺穿他的身体后再伤及到我们。我也看见他的目光落在小茶惊惶的脸上,看见那一瞬间他对小茶浅浅一笑。那一秒我以为我会永远的失去苏成了。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那支几乎已经沾到苏成后心的枪头不知被什么东西打偏出了它原本的轨迹。只是那枪毕竟是离的太近了,即使是偏了,却仍狠狠地刺进了苏成的肩胛。苏成得了这一瞬的机会,回身毫不犹豫地就是一枪,直接扎穿了那人的心窝。

    我与小茶站在他的身后,看见了他左肩头泊泊的鲜血之流,片刻不到便染红了大半衣衫。被枪尖撩开的伤口深可见骨,皮肉狰狞。

    “够了!”我从苏成的身后站出,将他拦在身后,“杨广要找的人是我,我跟你们走就是!”

    罗雄却没有理会我的话,也毫无罢手的意思,依旧沉肃着一张脸,再次举起了他的右手。我心里一沉,知道他这手再放下时对我们来说将意味着什么。可罗雄这次却像是犹豫了,那手举起后就没了动作。

    苏成嗤笑了一声,笑道:“来了就出来吧。”

    我正纳闷他着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见罗雄轻勒缰绳将马驱策着向左侧走了几步,闪开出他身后的位置来。那里静静地立着另一匹通体黑亮的骏马,马首罩着皮革护面,昂然而立。马上端坐一人,穿着黑色的轻甲,暗红的披风如血染一般罩在他的肩上,与他浑身的肃杀之气极为合衬。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气场极强,原本铁血硬汉似的的罗雄被他一比就给比没了。

    我饶是抱着一死的决心,却仍然被他的气场震得有些畏缩起来,忍不住瞟了一眼身边的苏成。苏成的脸色有点苍白,但表情却很平静。

    “你是要与我为敌?”马上之人开口道,声若洪钟,语气却并不强硬。说话间一眼也不看我,眼睛却只盯在苏成身上。

    苏成懒懒一笑,“侯爷如今越发有气势了。”

    苏成的话似乎让靖边侯有些气恼,他手执马鞭指着苏成说:“你给我过来!”

    “不去!”苏成毫不客气地回答。

    靖边侯有些气结,策马向前几步道:“就你那点本事你以为你还能抵挡多久?受伤了就赶紧给老子认怂!那是皇上口谕必杀的钦犯,护着她?你不要命了!”

    苏成闻言敛起笑容,目光清肃表情坚定,朗声道:“我的命是你给的,大不了还你就是。这两个人我是护定了!”

    “成儿!”靖边侯大吼一声,“拿自己的命威胁你老子,算狗屁英雄!”

    “英雄?“苏成冷笑一声,“连家人都保不了的还敢妄称英雄?!”

    靖边侯浑身一震,手里又用了几分力气,紧紧地勒着缰绳。他瞪了苏成好一会儿,终于像是有些泄气似的微微垂下了头,默默半晌,再开口已不复刚刚的气势,“成儿,成儿啊!你比你娘还心硬。”

    从那年除夕偷听了苏成祭拜他娘,我便猜到苏成与靖边侯是有关系的,但对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恩怨却不甚清楚。他娘与靖边侯,或许是很俗套的灰姑娘无私奉献的故事,又或许是秦香莲与陈世美般的纠葛。但是从眼前的形势来看,似乎靖边侯对苏成的娘亦是用情很深,苏成似乎也知道这点,所以一句话直扎靖边侯的命门。

    苏成往前走了几步,支着银枪站稳,说:“放她们走。”

    “不行!”

    “那没的谈了。”苏成也不恼,脚下一踢枪头重新又将银枪握起,枪尖指着靖边侯道:“即使打不过你我也要拼死相阻,只要我一口气在你就休想把她们带走。再喊你一声爹,你我不妨就此情断意绝。”

    苏成背上的血还在流着,端着银枪的手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的稳了,沾了些许鲜血的雪白枪穗微微的颤动着。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咬牙,抬脚便往前冲。只要我到了靖边侯那边,他抓了我自然也就不会难为苏成和小茶。岂知两步刚走到苏成身边就被他死死地拽住。

    “你让我过去!”

    苏成没有松手,对我道:“我说了,只要我一口气在,他休想把你们带走。”

    “你何必如此!”我有点急了,“咱们不过萍水相逢,何必为了我把命豁出去!你带着伤又能敌的过多少人?你若是没了命,我们还不是一样活不了!”

    “谁与谁又不是萍水相逢呢?”他笑道,说话间又瞟了靖边侯一眼,“有些所谓的萍水相逢,就是拿命换的缘分。值或者不值,那是我说了算的!”说完他又抖了抖银枪,“侯爷,不妨做个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