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 怀荒镇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869字

    转天日头西斜时,视线内终于是出现了一片建筑物,黄色的土胚房子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场之上丝毫不显简陋,天盖地袤之中矗立着这小小的镇子,有点童话城堡的感觉。

    我撩开车帘喊道:“那是怀荒镇吗?”

    “是。”咄必仰首马上,挺直着脊背,对很快就能进到一个城镇似乎也有几分雀跃。风餐露宿这么多天,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折磨。

    怀荒镇距离中原边境并不远,快马走官道大约三、四天就到了。只是我们为了安全起见选择了荒废的小路,又担心着我的身体一路务求稳妥,才耗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怀荒镇是往来贸易的一个重镇,汉人与突厥人混居。镇子里的房子多是汉人搭建,镇子周围散着些毡包,混在一起感觉十分怪异。

    我们进入怀荒镇的时侯是傍晚擦黑的时间,酒肆茶楼里刚开始热闹起来,饭菜香气裹在小二和食客的叫嚷声里,把并不宽的街道塞满;街上各种奇装异服的人,能分明地看出神色各异,或急或徐地往各自的目的而去;南街口处的勾栏瓦舍红灯乍起,青楼琴声漫漫唱腔旖旎,还有妓院酥骨勾心的召唤也渐渐融进了夜色;那些声音,那些表情还有那些光火,把怀荒镇烘托除了一种无序的繁华之感。中原城镇的夜晚也有喧嚣与香艳,但总能感觉到笼罩在每个角落里无形的规矩和轨迹,而这里不同,似乎在这里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

    我细细地感受了一下,觉得这镇子的味道大概就是所谓的无政府主义,于是了然一笑。这浅淡的笑容还在嘴角未及散去,咄必便问我:“笑什么?”

    “这样的乱花醉人的地界,你还管我笑什么?”我扬起下巴指了指南街口的那片暖红道:“那里笑得才好看。”

    咄必却也不恼,懒洋洋地说:“她们笑,我知道是为什么。你笑,我却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自然我是要问你,而不是问她们。”

    他这话带出了我几分的兴趣,于是回头瞧了瞧他道:“有太多的事你都不知道为什么的,总不能都去问,又何必这么关注我。我很惶恐。”

    “你还是很值得关注的。”说完他便眯起眼睛,懒洋洋地四周打量了一圈,道:“这里自有他一套存在的办法,突厥与中原不同,这里与突厥和中原都不同。”

    我怔了怔,纳闷他是如何知道我在想什么的,他却正好又补充道:“你还是那样,什么都写在脸上。”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颇有不服,原还以为这几年练出来了呢。

    东北街市一带是酒楼客栈相对集中的地方,汉人也比较多。咄必缓步地走在街上,四处打量这这座镇子,眼中的兴味颇浓。我忍了又忍,直到被一家门里甜香的米饭味道彻底击垮,才拽了拽咄必的袖子。他回头,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便驻足站在了店门前。我仰头一看牌匾,竟是传说中古代第一大连锁酒店“悦来客栈”!

    哲林迈步进去,敲了敲柜台说:“掌柜,三间上房。”那掌柜正闷头算账,听见买卖上门便抖开一脸笑容,看见哲林后那笑容略僵硬了几分,小心地应道:“这实在是不巧,今日小店客满,要不您上别家问问?”

    哲林转头扫了一眼,发现吃饭和进出的人确实比较多,便不再多言,拱了拱手返身出来对咄必干脆利索地说:“客满。”

    “去找。”咄必更利索地回答。

    哲林一点也不含糊地扭头就走,小茶赶忙一步拦住道:“我跟你一起去。”我纳闷地问她:“你做什么去?不饿吗?”

    小茶瞄了咄必一眼,轻声道:“我得看着他找什么样的客栈,不然不放心。”

    咄必懒散一笑未置可否,小茶也不等我说话便跟着哲林往北边去了。进了店。掌柜的一头细汗地迎上来,“真的是没房了,要不我们还能把生意往门外送不成?”

    咄必好笑地看着他,“找张空桌,吃饭。”

    掌柜这才悄悄的抒了口气,揪起袖子擦着汗,笑得由衷了很多,“好说好说,您里面请。”他把我们引到一个靠角落的桌子前,扯着嗓子喊了小儿过来招呼,又赔着笑脸告退。我含着笑一言不发地看着,直到咄必让小二去招呼饭菜后才幽幽地叹了一声,“看来还是你们突厥人更彪悍。”

    “这毕竟还是在突厥的境内。既然这里能给他们中原给不了的,那他们就要承受在中原无需承受的。”他淡淡地说。

    “这么说来,这里的钱很好赚?”

    “从中原过来做互市贸易,往牙帐王庭去基本都要经过这里。再往西,从中原直接过来就要押货越黄河,倒不如往东从这边过来方便。东边的契丹室韦往西走一般也会经过这里。”咄必一边说着一边上下左右的指点,就好像眼前摆着张大地图。我的脑子里没有这几国的位置关系,但听得很认真。

    “我们要去哪里?”听他说完后我脑补了一张区位图,发现如果我们不去王庭的话,再往西走便是西突厥了。

    他的手指在桌上点了点,笑意淡淡的,神色却有些游离,半晌才道:“不如先去高昌吧。”

    “高昌?为什么去那里?”

    “不为什么,反正暂时不打算回王庭,去哪都可以。”他懒懒地道:“你想去哪?”

    “我又有什么想不想的,充其量是你的随身行李罢了,何时由得我选了。”我也意兴阑珊的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