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 原来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736字

    记得很多说书的和古代小故事里都有这样的事情。好端端的大姑娘被男人看见了手臂,这算就得嫁给这男人了;或者姑娘落水被人救了,这人娶媳妇的事也就有了着落。

    我瞪着自己细皮嫩肉的胳膊,又抬头看看抓着我袖子的方脸男,心中大恨。别的没想,先下了个宁死不嫁的决心。

    方脸男楞了一会儿,赶忙把手里的袖子一扔,询问地看着圆脸的那个。圆脸男把目光从我的胳膊上收回来,扯着嘴角阴鸷地一笑,伸手就要往我裸露的那条胳膊上抓。手还没碰到,却又像触电似的收了回去,伴着嗷的一声惨叫。

    紧接着,熟悉的一幕发生了。

    两个突厥人像抽了疯似的开始原地起舞,一边徒劳的挡着自己的身体,一边迅速地往南跑了。我马上转头去寻,就见南街口踱进来一个人,一身灰布衫,包着头蒙着脸,手里还掂着几枚石子儿,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

    “可真不让人省心。”走近之后咄必摘下了蒙面巾,一脸不耐烦地说。

    “是你!”

    “你!”他瞪我一眼。

    阳光有些刺眼,我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咄必,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原来是你。”说完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看来你到蓟县的日子还得往前推。”

    “你也别费心了,我是正月十五前到的涿郡。”他摇摇头,抬手把自己头上的头巾解了下来,一头及腰的长发没了头巾的包裹后倾泻而下,深褐色的华丽质感,迎着光,像缀满了宝石的缎子铺陈在他的后背上。他把头巾抖开盖在我身上,裹好,确定没有露出来的皮肤了,才问道:“你到这来做什么?”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本来就是想随意逛逛,到了南街口觉得好奇,就走进来看看了。”

    “好奇?”他蹙眉,“哪有姑娘家对这种地方好奇的,未免胆子太大。”

    “走进来参观是胆子大了些,这不是也受到惩罚了么。”我扯了扯身上的布,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要说好奇,我估计倒是有很多姑娘家都好奇的,只不过碍于面子,碍于礼教,碍于各种理由装作不屑一顾就是了。”

    “歪理。”他哼了一声转身往街口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跟上,带你买件衣裳去。”

    从成衣店出来的时侯,我身上已经换了一套突厥的女装,料子是极普通的布料子,衣裳袖子的材质较为轻薄,窄袖口,既凉快又方便活动;外罩无袖长衫,裤子宽松,束着脚踝,活动起来方便了很多。咄必品评似的看了我一会儿,又带着我到旁边鞋店买了双翘头皮底子的女鞋来。

    “行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料虽然普通,但颜色还挺艳丽,就是不知道自己穿上是个什么样子。

    “还差一点。”他上前一步到我面前,手绕到我的脑后把我头上的木钗取了下来,再退后一步看了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我撩起胸前的一缕头发看了看,不太确定地问他:“就这样?走在街上不像个疯婆子吗?”

    “你觉得我会梳头?”

    我十分肯定的摇摇头。

    “总比你穿着这身衣服,头上顶个髻子强。”

    “那到也是。”我扬手把头发归到脑后,觉得头发没有了发髻的禁锢倒也舒服,便欣然接受了。理了理身上的新衣服,猛一抬头忽然就觉得一阵心慌,眼前直发白,身子撑不住晃了几晃。咄必一看我这样子,嘴里啧的一声:“你又怎么了?!”

    “……饿的难受。”我怯声回答。

    “……”咄必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一声长叹,带着我奔了酒楼。

    他坐在我的对面,冷着一张脸看着我风卷残云地扫荡着桌上的饭菜,手里四平八稳地撕着馕饼,依然吃的斯斯文文。直到我撂下餐具往后一仰,满意地发出一声叹息,他才哼了一声,“宫里四年你是白呆了。”

    我吃饱了饭,心情也不错,揉着肚子笑眯眯地说:“你又羡慕了是吧?”

    他转开目光,满脸的鄙夷。

    我探身拿过他手里的馕饼,撕下一大块,用勺子盛了一勺肉汁堆在上面,托到他面前,鼓励道:“张嘴,咬一大口试试。”

    他往后躲了躲,垂眼看了看面前的馕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扭过头去。我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回手把馕饼送到自己嘴边,一口咬下,肉汁浸过的馕饼吸足了味道,上层绵软底层干脆的口感嚼起来很是过瘾。我眯起眼睛长长地嗯了一声,又舔舔嘴唇,啧啧有声地赞道:“好吃!”

    他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摇头,一副朽木不可雕的表情看着我,“你还真吃的下,而且还能吃这么多。”

    “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吃不下?”我不明就里地眨眨眼睛。

    “没什么没什么。”他不耐地挥挥手,“吃的下好。你都不在意,我操什么心。”

    我盯着他,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笑道:“噢,还没感谢您及时出手救了我。不如这顿我请客好了。”

    他楞了一下,然后忽然笑得像苏成一般无耻,干脆地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