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 走着瞧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2060字

    我闷闷地跟着咄必往回走,有些肉痛。这怀荒镇的饭菜真他娘贵!都快赶上我的一盏茶了。最没想到的是,他一个堂堂突厥王子,竟然真的不客气地让我掏了钱!

    我暗中瞥了他一眼,气呼呼地磨了磨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直截了当地问道:“咄必,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涿郡的?”

    “我告诉了你,你用什么换?”

    “换?“我缩了缩脖子,干笑道:“你什么都不缺,我什么都没有。再说,这不是刚请你吃过饭嘛。”

    “哼,一顿饭?”他不屑地哼道,一点吃人嘴短的自觉也没有。“你就告诉我你究竟怎么得罪了隋帝。换不换?”

    “我打翻了热茶,淋了他一身,他一怒之下要赐死我……”我把应付建成和世民的那套说辞搬了出来。还没等我说完,就见他摆摆手,“别说了。”

    “那你说。”

    “我为什么告诉你?”他挑挑眉毛。

    “你……”

    “我懒得说谎。等你什么时侯愿意说真话了,再来问我。”

    我噎了噎,无话可驳,气道:“无非就是安插眼线,搜集线报。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没错。但是能让人为我所用,是我的本事。所以能让我说出实话也得看你的本事,说这样的气话有什么用。”

    我恼火的脑仁直疼,霎时间,一堆话涌到我嘴边:有骂街的,有认怂的,有故作高深的,有指天起誓的,我张了张嘴,最后拣出一句可进可退的出来,硬邦邦地扔过去,那句话是:“那就走着瞧吧。”

    一路无话回到了窄街,老远就看见小茶焦急的在街口张望,看见我们之后先是迷惑了一下,然后便奔了过来,对着咄必草草地点了个头,转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劈头盖脸地说:“小姐你跑哪去了?出门也不打声招呼,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衣服是怎么回事?怎么散着头发就回来了?你……你,你没出什么意外吧?!”

    我被她晃的头晕,赶紧抓着她的胳膊把她稳住,话还没出口先打了个嗝,顺了顺气才道:“出去转了转,碰见殿下就请他吃了顿饭,你别急。”我指着身上的衣服又道:“殿下送的,行路方便一些,晚些时候也带你去买一身。”

    “之前的衣裙呢?”

    “扔了。”

    “扔了?!”小茶看着我如同看着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喊道:“小姐!那是今年新做的,上好的料子!就……就换了这么一身布衣回来?!”

    咄必在一边摇了摇头,把我俩扔在街口,自己先回了客栈。我用下巴指了指咄必的背影,语重心长地对小茶道:“你看,咱们俩汉人姑娘跟着俩突厥男子,多奇怪。更何况,人家堂堂一个王子都穿着布料的衣服,咱俩绫罗绸缎的算什么,你不是说咱们得靠他过活么,低调一点总没错。”

    “也对。”小茶略想了一下,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却仍不甘心地咕哝着:“那也别扔了呀。”我没作声,心说让你看见那没了袖子的衣裳,还不得把你紧张死。

    待日头没那么烈了,我便与小茶上街买了几身突厥的女装,碍着之前那席话,明明看见了漂亮的衣裳却不能出手,我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几巴掌。小茶很实在地买了几套布料衣服,还添了几条女用的头巾。

    转天一早,小茶凭着她出色的梳头技艺,愣是给我梳了个新颖的发式出来,再围上头巾,很有异域时尚感。咄必对我的装扮未置可否,目光从我的头顶移下去,摇摇头,“那么能吃,还这么瘦。”

    小茶捋了捋我的后背,安抚道:“咱不跟他置气,上车,上车。”

    离了怀荒镇一路向西,遇见城镇便歇上两天,走的慢慢腾腾,一直到将近九月时才算看见高昌城。这时的高昌已经进入秋季,天气没有那么酷热,只是阳光依然十分充足。

    与之前路过的镇子不同,高昌可是正正经经的都城。远远地便能看见挺拔厚实的城墙,夯土城砖在烈日余晖下呈现黄金般的色泽,直逼人眼,像守财奴幻想的天国。

    我们在金章门外排队等候入城,我探头看了看,入城的人都拿了证件似的东西给城门官,我不禁有些担心,便与小茶嘀咕了一句。小茶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殿下是什么人,难道连个路引都拿不出来?”

    轮到我们时,哲林上前拿了个东西给城门官,城门官看后便顺利放行。我摸摸鼻子,对着小茶一摊手:“就当我没说过。”

    到了高昌城的时候我已经晒黑了好几圈。这是小茶说的,她心疼我那早已没了踪影的白嫩皮肤,担心再也养不回来了。因为没有镜子,所以我压根也不知道自己目前是个什么模样,所以倒不甚在意。不过令我不满的是,咄必却没什么变化,出发时稍嫌白皙的脸皮如今也不过是淡淡的蜜色。

    其实我也有蒙脸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高昌城是高昌王国的都城,以汉文化为主导,也就是说,这里的官方语言是汉语,但是居民却各国各族的人都有,包括了中亚甚至远至欧洲的人,或为通商,或为传教。

    小茶看得目不暇接,各种模样的人穿着各种奇怪的衣服在城中穿梭,差点晃花了她的眼,神情很是亢奋。我是曾经在北京CBD上过班,在三里屯泡过吧的人,对这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种都已见怪不怪,倒是这座城市更有兴趣一些。

    这座城市在千年后的现代依旧矗立在火焰山脚下,虽然大多建筑早已风化在了历史风云中,但仍有部分厚实的城墙和坚固的建筑残留,向人们昭示着这座古城市的曾经。这里曾经是古丝绸之路上最繁华的城市,有着庞大的贸易吞吐;这里曾经有过灿烂的佛教文化,曾是玄奘西行取经的重要一站。而那些让我在现代时神往过的曾经,现在正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存在于我的身边。难免让我有些热血沸腾。

    而最让我兴奋的是,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