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 突厥牙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2121字

    来者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个穿着突厥服装的汉人,眉目端正面目宁肃。大概是在草原生活了很久的时间,脸庞晒的黑红,让人觉得很沧桑。哲林开门见到他后有点惊讶,随即微微屈身点头,将他让了进来。

    我在二楼走廊的小窗里看着,判断这人的地位不算低,但也不会很高。我脑子里转了几个弯,唯一的猜测是这人与安义公主有关。

    事实证明我猜的是对的。咄必说这人叫做杨泰清,是当年随他母亲一起远嫁到突厥来的侍卫长。后来在牙帐依旧是做侍卫,一晃,便从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变成了四十来岁的大叔。直到咄必的母亲去世,他才推了王庭的职位,到个汉人聚集的村子定居下来。

    咄必喊他泰叔,是相当尊敬的称呼。

    我不知道泰叔给咄必带来了什么,他只住了一个晚上便匆匆的离去了。他离开后,咄必便把我叫到了他的屋里,我推门进去时他还像往常那样坐在长绒地毯上,斜倚着身子。看见我,便对我笑了笑,有点勉强。

    “不能带你去天山,也不能去龟兹了。”他懒洋洋地说,带着那么一点疲倦。

    “你终于要回突厥了吗?出了什么事?”

    “出来太久了,可汗不高兴了。”

    我抿着嘴浅浅地笑着,望着他:“是可汗叫你回去?”

    他微微一怔,挑动嘴角一笑,没有回答我。“再喝点葡萄酒,等回了突厥,就没有这么好的葡萄酒可以喝了。”他取出杯子来,递给我一只。

    我犹豫着不肯接,他又往前递了递杯子,“就一点,陪我喝一点就行。”语气轻软,像请求,又有点像是撒娇。

    我看着暗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入酒杯,心里居然有一点舍不得离开。

    出发前我与小茶收拾东西收拾了很久,在我买的那一大堆东西里挑挑拣拣,有一部分车里装不下的,只好留在这宅子里。我心疼的直嘬牙。这些东西留在这里,再取回可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到达位于鄂尔浑河西岸的牙帐时,已经近二月底了,土还冻着,背阴处冬雪未化,放眼一片萧条。牙帐并不是我所想像的一片毡包帐篷,而是个壁垒森严的城市。说它是城市,其实也不尽然,因为这里没有居民和集市,也没有买卖与贸易,它更像是一座独立的皇宫,只不过宫墙外是草原而不是民居罢了。

    启民可汗在位的时候漠北曾经历过一次大乱,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文帝能顺利的将东突厥拉拢过去,并力压诸部将启民可汗扶上了东突厥大可汗的位置。这样算来,其实东突厥王庭元气恢复的时间并不长。

    这里是东突厥政治权力的中心,权力中心的可汗,以及围绕着权利中心的东突厥各层官员都居住在这里。属于可汗的军队和粮草也在这里囤积。

    牙帐内的建筑算不得多精致,但规整结实。可汗所在的王宫为大穹顶建筑,横宽的比例,极有张力和气势,远远看着会觉得眼眶里放不下。其余的建筑似乎是结合不少中原的风格,又根据草原的气候加以调整,兼顾了抵御风雪及私密性的需要,形制上也很美观。

    入城时咄必微微仰首,英姿挺拔的安于马上,释放着一个亲王该有的威严,与在高昌时的那个咄必似乎不是一个人。

    从高昌过来,我发现越近牙帐咄必的面色越沉,话也越少。我很想知道倒底是为什么,可我犹自在心里翻检了一番,自问眼下还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与他交换的信息,便只好把这点疑问压在了心底。

    咄必的宅邸在王宫西侧不远,面积算不得大,也是个围合式的院子,里外两进。院中的布置十分利落,但细微处可见巧思,既有大漠草原的疏朗又很符合中原的审美趣味。

    朵沐儿带我进了后院东侧的房里,安排妥当后便指挥着这府中下人将我的行李搬了进来,我与小茶又开始新一轮的收拾。一个下午很快滑了过去,直到朵沐儿来请我去吃饭,我依然没有收拾利索。

    咄必回来之后简单梳洗便进了王宫,我到前院吃饭的时侯他已经回来了,身上还穿着入宫时的华服,看上去竟有几分陌生。

    “房间还住的惯吗?”

    我局促的点点头,“很好,多谢。”

    他瞧着我,忽而一笑,“怎么像不认识我了似的?”

    “是有点这感觉。”我轻抒出一口气,让自己略略放松,“可能是环境变了的缘故。”

    “牙帐不比高昌城,没那么多可玩的。若你觉得无聊就告诉我,我让朵沐儿带你去草原转转。”

    我抿嘴一笑,十分乖巧地点头,满脸感激之意。咄必啧了一声:“别这样,我不习惯你这乖顺的模样。”

    “清而无争谓之静,训,顺从也。”我睨着他,“殿下忘了吗?怎么现在倒不习惯了?”

    “早忘了。”他笑的几分无奈,“如今更不必记得。”

    我拿起筷子在桌上磕了磕,眼睛扫着桌上的菜色,心不在焉地问道:“可汗真的生你的气了吗?”

    他把炙羊肉往我跟前推了推,我冲他一笑,便不客气地吃了起来。他翻腾着自己面前的奶皮酥,说:“生气了。”

    “然后呢?”

    “封莫贺咄设,让我乖乖地呆在自己的封地,好好练兵。”

    “你的封地?你还练兵?”

    “在五原。”他放下手里的勺子,耐心地解释说:“突厥的军队士兵一部分在可汗手里,一部分在各部落,还有一部分是由可汗亲子或兄弟统辖。”

    “那你要去五原吗?”

    “嗯。父汗当年归顺中原后隋帝在五原设了郡县,不过这两年他一心准备攻打高丽一事,再加上突厥日渐强盛,我们便又夺了回来。”

    “噢对!”我拍腿叫了一声,忙问道:“隋帝已经下诏攻打高丽了吗?”

    “还没有。”他摇头,又靠近了一点问我:“你说今年会下诏吗?”

    “我怎么知道。”我瞥他一眼,转开了话题:“你要是去五原的话,我是不是也得跟着?”

    “随你。”他淡淡地回答。

    我怔了怔,心中忽然一阵无名火起,随即冷笑道:“不错,总算能躲你远点了。”说罢放了筷子,“我吃饱了,你自己慢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