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8. 征兵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7本章字数:3241字

    祁大娘的丈夫死于运河工程,她带着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从冀州文城到雍州投奔亲戚,结果大儿子和二儿子都被征了兵,至今音信全无。祁大娘搂着小儿子整宿整宿的不敢睡觉,一咬牙便躲进了这弘静县外的小村子。

    我赶回村子里的时侯,正看见祁大娘死死地搂着她的小儿子,哭得几乎断了肝肠。二妮挡在她的母亲弟弟身前,阿达则挡在二妮身前,手里还抓着个碗。

    几个兵丁站在祁大娘家的院子里,并未动手,脸上竟也是深深的无奈。我在院外停下了脚步,从矮矮的院墙上探了个头。

    “连福,去把那孩子带走。”一个个头很高却很瘦的男人发了话,说完自己站到了墙根去。叫连福的兵丁年纪不大,看着祁大娘的样子,咽了咽唾沫,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头儿,那孩子看着还小。”

    高瘦的男人跳过来对着连福踢了一脚,气道:“当我瞎的!当我看不出来!征不上兵你替我挨棍子去?!说的什么屁话,赶紧的!”

    连福揉了揉屁股,狠狠心往前迈了一步。祁大娘像见了鬼一样的嚎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军爷放过我这儿子吧!我家四个男丁就剩了这一个!军爷啊!您行行好,您放过他啊!”

    连福看了阿达一眼,道:“这不是还一个呢么!”

    阿达楞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二妮。二妮刚要开口,就见祁大娘瞪着眼睛跳了起来,喊道:“对对!你们带他走!带他走!”

    二妮急得回身跺脚道:“娘!您这是犯的什么混!”

    祁大娘照着二妮的头上就是一巴掌,红着脸,看上去有些神经质,怒道:“死蹄子!胳膊肘往外拐!你是宁可让人带了你弟弟走,也要护着这个哑巴?”

    二妮哭了起来,推着阿达说:“阿达你快走!可别让人抓了去。”祁大娘愈发的恨起来,薅着二妮的头发一阵推搡,嘴里不住的哭骂。旁边原本准备抓人的连福被眼前的情景唬得楞在了原地。

    高瘦得那位啐了一口,对连福道:“都带走!这老娘们也不是个好东西,护着自己的儿子就把别人推出去。”说完便与连福,带着另外三个兵丁扑了过去。立时尖叫声厮打声大作,一团人扭在一起。

    我趴在墙头叹了口气,跳下来绕过墙角进了院子,站在那战团外瞧准了高瘦子的脑袋,抡起手中的小瓮便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脆响,瓮碎水出,洒了高瘦子一头一身的冰水,他晃了几晃,捂着脑袋回过头来。水冲落了他脑袋上的血,满脸红色蜿蜒,甚是恐怖。其它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就像忽然被人拍了一张照片似的,以各种怪异的姿态定格了下来。高瘦子咝咝地吸了几口凉气,往脸上抹了几把后撤下手掌一看,顿时又惊又怒,吼道:“敢他妈的背后阴老子!给我打!”

    我杵在院子里,看着那几个人冲着我冲过来,便对阿达和二妮他们喊道:“还不赶紧走!”话音刚落,就觉得一记老拳直接招呼在了我肚子上,打得我像只虾一样弯起了腰,冷汗霎时便冒了一额头。

    阿达冲过来拉他们,可他瘦弱单薄的根本起不了作用,拉了两下只好往外跑。几个兵丁的拳脚密密地往我身上招呼,我绻在地上不挣扎也不呼号,嘴里腥甜的味道渐起,心底却有几分莫名的痛快。

    也不知道我被打了多久,就听见有人喝了一声,我辨出那是咄亦的声音,不禁呵笑一声,吃了一嘴土。一阵乒乓的响动后,咄亦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他掰过我的脸看着,满面怒容,骂道:“你他妈的有毛病啊!”

    我笑了一下,觉得肋下有点疼,又皱了皱眉,说:“保护阿达人人有责。”说完径自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捂着肋骨吸气。咄亦气的脸都红了起来,胸口一起一伏的,最终却没有说什么,揪起袖子给我擦了擦嘴角。

    那帮兵丁被打可是不干了,一声呼哨,少顷便将在村里其它地方的兵丁都招呼了过来。我与咄亦被团团围在其中,咄亦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目光心疼而又悲伤地盯着我道:“傻死你得了。”

    那高瘦子捂着脑袋往前迈了一步,刚想说话,咄亦便抬头看了他一眼。咄亦这人虽然散漫,可毕竟是久居上位的人,怒气不加收敛的时候震慑个把阿猫阿狗还是很容易的。这一眼,看得高瘦子一楞,刚迈出一步又退了回去。退回去后才惊觉不对,看了看其它的兵丁的目光,面子上很是挂不住,支吾了两声后忽然指着咄亦说:“突厥人!娘的,这是个奸细!”

    旁边的兵丁原本撸了袖子准备干仗,被他这么一说不禁面面相觑。若是个村民,打一顿教训一下也没什么,可是奸细这事儿,就不是他们这个级别敢随便动的了。高瘦子也不知道是真的认为咄亦是奸细,还是刚刚为了挽回面子信口开河,但话说出来就收不回去,只得道:“捆……捆起来,带走!”

    咄亦扶着我站起身来,闲闲地说:“就凭你?捆我?借你丫几个胆子。”

    “你要干什么?”我低声问咄亦。

    “跟他们走一趟呗。晚饭等我回来吃。”说完负着手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对那高瘦子说:“不跟着啊?不跟着我可不知道你们军营在哪。”

    高瘦子颜面扫地,梗了梗脖子,喝道:“都,都给我跟上!看住了!跟上!让他慢着点走!”

    有背景有功夫的人就是拽啊!我掩嘴笑了起来,忽然玩心大起,回头对阿达说:“晚饭等我们回来吃。”说完捂着肋侧追了出去。

    我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咄亦身侧,伸手揽住他的胳膊,将自己挂靠上去。咄亦嫌弃般地看了我一眼,“你跟着干什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你刚才那样,觉得挺过瘾的。”我笑嘻嘻地说,“干嘛不打了?上次在张掖看你打的那么痛快。”

    “他们人多。”

    “打不过?”

    “又不能同时打所有的人,他们分出人过去打你怎么办?你现在已经是个猪头样了,再打,我就认不出来了。”

    我抿嘴笑了笑,觉得脸上确实是肿了,笑的时候感觉很怪异。我拽了拽他的袖子,他扭过头来看我,我便咧嘴对他一笑。咄亦的表情好一阵的变换,看得我乐不可支。

    “疼吗?”

    “疼。”

    “活该。”他说着从旁边草丛里捡了块石头出来,转身往身后一掷,就听那高瘦子一声哀嚎。咄亦扬声道:“快着点!就这速度怎么行军打仗!”

    军营就驻扎在弘静县城外,规模不大,看上去就是为了征兵临时设立的。城外已经有不少被抓来的青壮年,正挨个登记造册。高瘦子带着几个不幸被抓了兵丁的男子走过去,交给了另外几个人,然后指着我们的方向对一个军阶较高的人说着什么。

    “你说会如何?”我问咄亦。咄亦袖着双手,摇摇头,“他说别人就信?灵武郡又不是什么军事要地,突厥怎么会往这安插奸细。那家伙带着一头伤去说,想想就知道是在胁私报复,那军官多半会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问两句也就把咱们放了。”

    果不其然,咄亦话音刚落就见那军官抄起桌上的本子敲了高瘦子一下,那高瘦子面色讪讪的听了军官一通训斥,狠狠地瞪了我们这边一眼,扭头走了。那军官放下本子踱步过来,看了看咄亦,微微蹙眉。

    咄亦笑眯眯地叫了一声军爷。“哪过来的?”那军官问道。

    “高昌。”咄亦回道。

    “高昌?跑到灵武郡来干什么?”

    “生意败了,躲债。”

    “不是奸细?”

    “那还用说?军爷慧眼,看还看不出来?”

    “嗯。”这军官似乎颇为受用的样子,不说话地瞧着咄亦。咄亦恍然大悟般地噢了一声,浑身上下一通摸索,从怀里掏出点碎银子来递过去。军官笑着点头手下,一挥手,“走吧。以后少惹事。”

    咄亦谢过,拉着我便往回走。刚走出没多远,就听见一阵踏踏的马蹄声响,齐整坚定,莫名的让人心生肃穆之意。我和咄亦退到路旁,看着远处卷起的雪尘渐进。待这一小队人马进了,我看清马上的人之后,觉得一阵恍惚,险些跌在地上。

    咄亦扶住我,也看了看马上的人,狐疑地问我:“认识?”我无声的点点头,眼睛盯着马上的那个身影,失神般地缓缓笑了一下。

    两年之后,又是两年。

    世民又长高了,身形愈发的挺拔坚实,只是那气质未变,轻淡而孤冷的样子。他一身轻裘简戎的装扮,长身坐于马上,喜怒不露。刚刚还有些嘈杂的军营霎时安静了下来。兵丁皆低头肃立,军官则快步跑上前来恭敬致礼。

    我的嘴角噙着一点笑意,目光跟随着他的一举一动。世民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回过头来往这边一扫,我赶忙低下头去,只觉得有道目光仿若有形般地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心思烦乱,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敢抬起头来,见他已经转回了头,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我离的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见那军官擦了擦额头的汗,跑步下去一通吆喝,紧接着几个已经登记造册的百姓被带离了队伍。那些出了队伍的人远远地对着世民磕了几个头,抹着眼泪,互相扶持着离开了。

    我恋恋不舍地看着他的背影,强令着自己收回视线,转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