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3. 你爱的不是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8本章字数:2932字

    苏成见我进来,挥手让堂中人都退了下去,对我无奈地摇头一笑:“你可真是让我们好找。”

    我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我都进了牢里了,你们怎么找着的?”

    “想找怎么都找的着。更何况你,到哪都能整出动静来。”苏成嗤笑了一声,“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你还真敢说。”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下巴,看看他又看看世民,“你们是一直在雁门吗?”

    “你见过咄必了?”世民忽然开口问道,问完却没有看着我,侧头打量了一下旁边站着的柳玉璋。柳玉璋还是那副吃惊的样子盯着我看,世民轻蹙了一下眉头,移开了目光。

    “咱能不提他吗?”我轻描淡写地说,回头把柳玉璋拉了过来,“这是柳玉璋,我在雁门的朋友。”

    “知道。”苏成点点头,“不说别的了,李潇,你什么打算?”

    我还没说话,世民却先一步开口道:“别问她打算了。”说完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捋了捋我湿漉漉的头发,“不提他了?”

    我看着他没作声,他浅浅一笑,“那就别跑了,跟我回去。”

    “能说不吗?”我看着他,他手指僵了僵,很快又面色如常地说:“不跟我回去你还想去哪?留在雁门?留在柳家?”

    我点了点头。大业十一年了,过不了一年多年李家就要起兵,然后李渊称帝,我不想再进入那种阴谋诡计的生活里。

    “柳家对你不错,你女扮男装骗了他们将近两年,又引来了围城主帅,险些害得人家独子亡命,受了一个月的牢狱之苦,如何交待?而且,咄必已经知道了你在这,你觉得他会放弃再找你?这次你们命大,你护着他,可你能护他几次?”

    “围……围城主帅?谁?”柳玉璋在一边听的清清楚楚,打愣地问了一句,很快回过神来,拔高了声音道:“木子,那公子是……是突厥的主帅?!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扭头歉意地看了一眼柳玉璋,又挥手推开世民,冷笑道:“可以啊你,胁迫起我来了?是不是我不跟你走,柳玉璋通敌之事你就打算把它坐实了?”

    “为何这样说?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他负手看着我,目光虽然未曾躲闪,却也深的让我看不清底细。

    我为何这样说?难道他不是这样想的吗。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他当着柳玉璋的面说分明就是想断了我这条后路,柳家怎么敢再接纳我。他将这利害摆出来,不是要提醒我:柳家成了我的软肋,我也成了柳家的一个麻烦吗?

    世民上前一步,“你现在信不过任何人了吗?连我你也要防着几分了是吗?小孩,你想躲开他,柳家是护不住你的,但是我可以。”

    我怔了怔,越过他看了一眼苏成。世民扳回我的目光,压低了声音道:“你想求苏成收留他不会不答应,可是让靖边侯知道了他还会再放你一次吗?何必让苏成为难。”

    “你知道当年的事了?”我微微讶异,转念一想,也是,他跟苏成都这么熟了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他知道了当年蓟县杨广欲杀我之事,又知不知道杨广为什么杀我?如果他知道了缘由,那他要带我走的目的会只是单纯的念旧吗?

    “你不能留在这,他不会放弃找你的;你也不要再跑,因为我也是。”

    “世民,我不再想与他纠葛,可那并不代表我们便能回到从前。”我正色道:“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你明白吗?我要离开他是因为我不想去过那样的生活,而你那里又有什么区别。”

    世民的眉头一蹙,手指捏了捏腰侧的玉佩,半晌才松开,“区别?”他失笑一声,“区别是——你爱的不是我,我伤不了你。”

    我觉得心尖上被极快地扎了一下,酸疼。他凝视我了我片刻,目光慢慢地变得柔和了一些,轻哄似的说:“我会护你周全。这许多年我一直如是想,却总是做不到。给我一个机会,嗯?”

    我的心软了下来,一个‘不’字在舌尖打转却怎么都吐不出来了。我并不想从他那里获得庇护,我宁可自己一个人流离在外,过着在别人看来庸碌狼狈的生活。可现在,我却狠不下心来再去拒绝他。

    跟他走……,在蓟县他要我跟他走,结果却阴差阳错的远隔天涯;在五原他要与我相偕远遁,我却选择了留在咄必身边。

    他再一次让我跟他走,劝我的理由却是‘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这听上去真荒诞,却也让人心酸。

    “罢了。”我摆摆手,低头下了头叹了口气,“你别说了,我跟你走就是。”

    世民像是松了口气,拉起我的手放在他掌心揉了揉。我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又忍住了。“你在这等我两天,上馆那边还有一些事情,等处理完了我带你一起回晋阳。”

    说完,他叫了一声李全,门外便应声走进来一个十六七的少年,垂首恭立。“李全,你留下来照顾姑娘,过两天我来接你们。万不得有失。”

    “是。”李全一凛,利落的应下。

    世民点点头,又用力捏了捏我的手道:“好好休息,别再瘦了。”说完松开我的手往外走去。

    待世民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苏成才慢慢地踱到我身边,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我,道:“怎么说呢。你既然站到了这里,不管是否情愿,无论是对是错,都是离不开的了。”

    我扯动嘴角笑了一下,“你笑话我?”

    “嗯。”他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道:“我说,你何必执着自己心里的那点心结,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跟咄必走。”

    “跟他走?与其在不信任中把感情消耗殆尽,还不如相忘于江湖。你不是也说过,不执着再见只望各自欢喜吗?”

    “你欢喜吗?”他不赞同的看着我,“我可以不执着再见,他行吗?”

    我咬了咬下唇,转头看了看门外耀目的阳光,“我不欢喜。可是我害怕留在他身边,想象着我会无时无刻的猜疑他的每句话,每个表情,我就想发疯。谁的心机谋算我的都可以忍,唯独忍不下他的。我控制不了。”

    苏成恨铁不成钢地说:“傻子,想着么多做什么,患得患失的。”他叹口气,“劝你也没用,好自为之吧。”

    我浅浅地嗯了一声,见他要走又赶忙追上去几步,低声问他:“世民……知道大业十四年那句话是我说的了吗?”

    “我没说。”苏成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但是他知不知道那句话是你说的,我就不清楚了。李潇,看样子那句话要成真啊,你还真的知道?”

    我讪笑一声躲开了他的目光,片刻后,他笑道:“我知道了,奇门遁甲五行八卦嘛!”我也跟着笑起来,在他肩上一捶,“还是这么没正形的。”他夸张的揉了揉肩,“让你女扮男装,扮的更没女人味儿了。”

    “少废话!”我瞪他一眼,又拉了拉着他的袖子,正色道:“麻烦你替我多照应着柳家。”

    苏成看了看我,旋即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苏成走了,我和柳玉璋带着一个多出来的李全回了柳家的宅子。柳玉璋一路上闷闷的不说话,撇着嘴角,不知道是在难过还是在生气。

    回了家,发现家里就还剩下养花的赵老头和一个照顾柳玉璋的徐嬷嬷还在了。见我们回来,徐嬷嬷激动的老泪纵横,柳玉璋抱着她哭了个稀里哗啦。等他情绪平复了一点后,我便拉着他到了屋里。一进屋,柳玉璋便甩开我的手,“你是女的,以后别再跟我拉拉扯扯的了。”

    我弯了弯嘴角,想笑却笑不出来。

    以后,哪还有以后。柳玉璋笨笨的,经常气的我想掰开他的头把他那一脑袋浆糊挖出来洗洗,可我要走了,却又很舍不得。

    “柳玉璋,对不起。我骗了你们一家,可我从来没想要害你们。”

    柳玉璋侧身对着我,有点局促地说:“我知道。我……其实我也没有很生气。我把你当兄弟,可你却是个女的。”他唉了一声,抱头坐下,“丢人。”

    “那你就当从来没认识过我这个人,好不好?”

    他抬起头来有点茫然地看着我,“木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今天在校场里的那两位公子也不简单呢。”

    “你别问了。你就还当我是木子,你家的小学徒。柳玉璋,等老爷和夫人回来后你多管管家里的事,让老爷去跟王家小姐提亲,娶了媳妇好好过日子。”

    “你不回来了?”

    “我不回来了。”我眯起眼睛对他笑了笑,吸吸鼻子转身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