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8. 当年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8本章字数:2747字

    绿杏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伸出手指沿着她的耳根处捋了捋,触感有细微的不同。笑了一下,我放开了捏着她下颌的手,“真是神通广大。”

    “小姐……”绿杏怯怯地叫了我一声,睁大的眼睛里霎时涌出泪水来。

    我看着她的眼泪,忍不住蹙了蹙眉,“小茶,如今你胆子大了不少啊。”

    “小姐别轰我走。”她拎了裙摆就要跪下。

    “站着说话!”我横了她一眼,退开一小步,又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番。说实话我是看不出什么破绽,实在是因为我从来也没有注意过这两个女婢。“从一开始就是你?”我问她。

    她摇了摇头,“五天前。小姐可还记得你问裴大人要过羊毫软笔?晋阳宫没有,裴大人便让绿杏去买了。”

    我嗯了一声,倒是记得有这么个事。狼毫笔毛太硬,我便想问裴寂要几支软毛适合上色的笔,杨广不爱绘画,晋阳宫里也就没准备这种笔。我原本也是有没有两可的,但是傍晚的时候绿杏还是把笔拿来了。

    “晋阳宫守的很严,好容易才等到你身边的女婢出去。殿下让人做了绿杏的人皮面具,将我换了进来。”

    我听见他说殿下两个字,心脏便漏跳了几拍,急声问她:“咄必也在晋阳?”

    小茶点点头,“在。殿下知道公子一定会带你回晋阳的,便追来了,探了不少的地方后才确认他是把你藏在了晋阳宫。原本想让朵沐儿来的,她会功夫,可是她汉语太差了……”

    我竖起手掌没让她再说下去,“你先做事去吧,值夜的时候到我屋里来。”

    小茶抿了抿嘴,又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我,最终将满肚子的话憋了回去,收拾好地上碎裂的砚台走了。

    小茶前脚一出门我便控制不住地跌在了椅子上,肩膀撞到椅背,疼的我又是一抽气。

    他竟然追到晋阳来了。

    他仇不报了?汗位不要了?刚打下来的郡县都不管了?

    他为什么?为我吗?他不要这些东西,又要我做什么?我出神地看着空落落的院子,看着院墙上空四角的天。

    咄必,他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入夜,青桃和扮成绿杏的小茶像往常一样侍侯我就寝。等她们关上门出去后,我又坐了起来,披了棉氅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门。过了好久,门轴极轻地响了一声,一缕月光漏进来,又极快地消失。小茶急匆匆地走进来,径直跪倒在我的床边磕了个头,哽咽着,低声说:“小姐……”

    我默默半晌,看着她微微颤动的肩膀,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小茶,陪了我将近十年的小茶。那些年,我们一起藏在废料桶中惊险出逃,她陪着我一路逃亡边境,陪着我面对围捕,陪着我远走突厥。她陪着我经历了很多的风浪,帮助我完成了许多我要做的事。我把她当作最堪信赖的人,最知心的密友。我以为,就算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可信了,我还能有她。

    可我却怎么都没有想到,早在那天她第一次敲响我的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注定是要背叛我的了。

    将近十年的时间,朝夕的相处,那么多的机会,她却从来没有向我流露哪怕一丝的信息。终于,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她的身份给了我最寒凉的一击,彻底击垮了我对咄必的信任。

    我很想生她的气,可看着她却又气不起来。抛开她的初衷不谈,她何尝不是为了我辜负掉了她大好的年华,何尝不是因为我而放弃了她的爱情。

    我扶了她起身,将她拉到我的床边坐了下来。我想问问她为什么,可犹豫了半天,出口却道:“算了,算了……”

    她吸吸鼻子,扶住了我的胳膊,“小姐,殿下对我有恩,我……”

    “恩报完了吗?”

    她楞了一下,不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报完了,你与我、与他就没瓜葛了。就找个机会离开晋阳宫吧,随意去哪生活都好,找个知心的人嫁了过日子去。”

    “我不走。”她斩钉截铁地说,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你换了绿杏的样子,找个机会离开晋阳宫。殿下现在就在晋阳,你只要出去就会有人接应。”

    我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走?”

    小茶神色焦虑地看着我,“小姐,莫赌气了。殿下没再去见过可贺敦的,真的。这几年我都看在眼里,殿下对你确是真心。我这几天看小姐你也是每天画着殿下的画像,明明心里还爱着的。你们何必如此呢。”

    “小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信任被打破很容易,原谅背叛也不难,可原谅之后想要重建信任却太难了。我不敢试,害怕输的更多。”

    她噤了噤声,又怯怯地问我:“那小姐可还会再信任我?”

    我笑了一下,在她满眼的期待中缓缓摇了摇头,她的目光瞬时黯淡了下去。“小茶,其实我现在就在忍不住揣测,你冒险混进晋阳宫是想对我说什么,会做什么;你来,是想感动我还是劝说我,而这背后的目的又是什么。他安排你在我身边那么多年,我的一举一动他都通过你悉数掌握,这太让人不寒而栗了,我……”

    “不是的,不是的小姐。”小茶急不可待地打断了我的话,“我没有对殿下说过什么的,绝对不是一举一动的汇报的。我只是通过暗桩告诉殿下我们离开了大兴宫,告诉他我们安顿在了涿郡而已。”

    我皱了皱眉头,狐疑地看着她,“只是这些?”

    “嗯。”小茶忙不迭地用力点了点头,“当年殿下离开大兴宫的时候跟我说的,让我跟着你就好了。”

    “大业十四年的传言,你没有对他说是我说的吗?”

    “小姐,虽然殿下与我有恩,可小姐你也是啊。你对我好,把我当亲人对待,那样吓人的一句话我怎么敢随便乱说,会要了你的命的。”

    我听得糊涂了起来,“你没说?那他怎么知道的?”

    小茶有点茫然地摇摇头,“我……,我不知道啊。不是小姐你自己说的?”

    我啧了一声,揉着额角回忆了一会儿。我对他说的话太多了,坦白的又比较彻底,哪里还会记得自己说没说这件事。半晌,我又摇摇头,“不对,小茶,如果你什么都不告诉他,他让你跟着我又有什么意义?”

    “我也不知道。殿下临走前带我去宜秋宫的时候说让我跟着你,如果你离开了大兴宫,就让我想办法联系中原的暗桩告诉他,看着你,别让你进突厥就好了。”

    我眉头拧的更紧了。什么意思?别让我进突厥?

    小茶还在说着,“当时出大兴宫的时候原本不是要往南走的嘛,可小姐后来改了主意,越走越向北。我不知道殿下为什么会不让你进突厥,怕是突厥会有对你不利的事吧,所以我才找机会给殿下递了消息。原本我想着,如果咱们去了蜀地,也就不用了呢。”

    我盯着小茶,琢磨着她这席话的真假。忽然间依稀想起当年在怀荒镇的事来,那时候我与他赌气,我问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涿郡,他则问我为什么会得罪了杨广。我们谁也没给谁答案,只说走着瞧。

    走着瞧,如今走的够远了,原以为瞧的都真切了,怎么霎时间又糊涂了起来呢?

    他问我为什么得罪了杨广……,他那时不知道?莫非小茶真的没有跟他说过?

    小茶仿佛是瞧出了我的怀疑,赶忙捂着心口保证,“小姐,小茶说的都是真的。”

    “你只告诉他我安顿在了涿郡,开了一盏茶?别的真的什么都没说?”

    “小姐,我连一盏茶都没说过。殿下突然出现在一盏茶的时候,也是吓了我一跳呢。我记得真切,就是钟志魁闹场的那天,还是我请他出手帮忙的。所以……所以那天我才敢那么说话,不然,我怎么敢用一盏茶去冒险。”

    “那他又怎么知道一盏茶是我的?”

    “这……,这我不知道,不过应该不算太难知道的事吧。”

    是,对他来说倒是不难。我站起身来,绕着屋子疾走了两圈,觉得一切都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