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8. 唐朝的第一个新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9本章字数:2968字

    虽然唐朝已立,但在唐之外仍有诸多政权割据中原,窦建德、宇文化及、王世充等诸多势力也是这隋末乱世之雄,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长安,让人不得喘息。称帝,并不仅仅是说起来的那样气势磅礴,稳固一个新朝政权,除了坐上那个宝座之外还有太多琐碎之事,也是如履薄冰。

    尽管如此,武德元年的除夕快要到来之时,长安城还是一派的喜气,毕竟这是李渊称帝以来的第一个新年。庆祝虽然不会像隋炀帝在位时那样的铺张,但该有的也还是要有。

    年前纷纷扬扬地下了几场大雪,坊间皆说这是吉兆,来护国寺上香祈福的人也多了起来。除夕那天刘四送了一小坛好酒来,我分了一些给方晴山他们,一人不过匀得一盅,直喝的一帮人意犹未尽。方晴山让晚云过来问问我还有没有,我手按着小执壶摇了摇头,“尝尝也就罢了,要是真喝醉了让人看见可还了得。”

    晚云琢磨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转身出去准备敲打敲打方晴山,我便又叫住她,掩嘴笑道:“回头让刘四再送一些过来吧。一年到头难得放松几天,我何必做这坏人。”

    这个除夕很热闹,噼啪的爆竹声燃响在长安城的各个角落里,一直到过了子时才渐渐安静下去。

    初三的时侯秦王妃长孙氏送来了一箱东西,珠钗胭脂之类女儿家的玩意,附了简短的一封信,写了些吉祥话,信尾羞答答地说了自己已有身孕之事。我的手指在那‘有孕’两个字上点了点,浅浅地叹了口气。这孩子应该就是李承乾吧。

    初五的时侯刘四来送菜,带了一盏兔子模样的小花灯过来,不过手掌大小。晚云拿着便爱不释手,酸道:“刘大哥怎么只带了一盏来?”

    刘四挠了挠头,憨笑着说:“快近十五了,市上卖花灯的倒是真不少,不过我手头的铜板只够买这一盏小灯的。姑娘喜欢的话,下次来我再买一盏就是。”说完,刘四悄悄地瞟了我一眼,又瞄了一下晚云。我心头一跳,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晚云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把花灯递给我,我推了推,“好了,你拿去吧,我也不爱这些东西,别再让刘大哥破费了。”

    “真的?”晚云把花灯往怀里抱了抱。我点头笑道:“正月十五的时侯再点上吧,应应景儿。”

    “嗯嗯。”晚云对我一屈膝算是谢过。我问刘四:“除夕时侯送来的那酒还有吗?”

    “有,刚又启了几坛,姑娘还要吗?”

    “那酒不错,方便的时候再送几坛过来吧。”说完我让晚云掏一锭银子出来塞给刘四,“如果不够我再补给你。”刘四象征性地推了推便收下了,笑得一脸由衷,对我和晚云一一谢过,“正月十五便送过来。”

    我笑着点点头。待目送着他离开,才抒了一口气,耐下性子翻开了书。

    日子说慢也快。正月十四下了一整夜的雪后,迎来了正月十五响晴薄日的好天气。天刚蒙蒙亮时便听见护国寺的钟楼上传来了悠长浑厚的钟声,然后隐约的能听见僧人早课诵经的声音。在护国寺住了这么久,诵经的声音已是听惯了的,却觉得今天格外的不同。仿佛一泊甘洌清泉流过心里,因焦灼而起的那些烦躁被这单调的声音一点点地抚平了。

    吃过了早饭,晚云在廊庑下给我拢了三个炭盆,我穿着厚厚的貂皮大氅,腿上盖着棉被,坐在垫着厚软垫的椅子上喝着热茶,怀里还塞了铜手炉。晚云看着我,觉得无奈又好笑,“外面这么冷,进屋去不就好了?”

    “点了炭火空气不好。”我缩缩脖子,“难得这么好的太阳,不晒可惜了。”

    晚云搬着小凳坐到炭盆边,用火把一张薄饼的外皮燎脆了递给我,“姑娘,这都正月了,你那个故事什么时侯才能给我讲完?”

    我眨眨眼,恍然道:“神雕侠侣啊?我以为我都已经讲完了呢。”

    “哪有!你讲到杨过跳崖了,后来呢?”

    我咬着脆脆的薄饼看着她直笑,“你猜后来如何了?”

    她噘嘴嗯了一声,忽然眼睛一亮,“小龙女就在那崖下对不对?!”

    “小龙女是谁?”方晴山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晚云回头瞪了他一眼,“姑娘正给我讲故事,你这一打岔,又说不完了。”

    我探头看了一眼,见正有人往院里搬箱子,便问他:“这又是什么东西?”

    方晴山拱了拱手,“太子殿下差人送来的,说是给姑娘的新年礼物,这是清单,姑娘看一下。”

    我觉得有些奇怪,接过来粗略的看了一遍后便让晚云跟过去看着。待晚云走开了,我才对方晴山道:“我又要了酒来。今儿个十五,听说西市的灯节很热闹,你们守着我也出不去,晚晌喝点酒算我给你们过节吧。”

    方晴山有点尴尬地咳了两声,“秦王是主子,主子的命令我等不敢不遵,其实姑娘才委屈。”

    我无可无不可地笑了笑,“这话就不必说了。下去吧。”

    方晴山挠了挠头,仍是歉意地一揖退身离开。“方队长。”我又叫住他,他垂手停在原地,“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晚云是个不错的姑娘。”我道。

    方晴山一张不算精致的方脸霎时透出几分羞色来,傻笑了两声点点头,“我知道。”

    “她对你也是真心,想来你心中有数。”

    方晴山的嘴紧紧抿住,更是用力地点点头。

    我撩开腿上的棉被站起来,“世间真情难得真心难觅,既然遇上了就别轻易辜负了才是。”

    他单膝点地,对我道:“姑娘若是肯成全,我方晴山今生便只晚云姑娘一人,绝不辜负。”

    “我自然是肯成全的。”我笑着往前几步扶他起来,“若是让你舍弃你如今的军职俸禄与她天高海阔,你可愿意?”

    方晴山楞了一下,又侧身看了看晚云离开的方向,“愿意,晚云姑娘值得。”

    我笑意更浓了几分,拍了拍他的肩膀,“值得就好。去吧,好好当值。”

    方晴山出了院子后我重又坐好,将建成送来的清单又看了一遍,涩涩地笑了一下,扔进了炭盆里。火舌舔过纸笺,首行的‘金叶子’三个字抖了两下便化做了灰。

    金叶子……,亏你想的出来,就不怕我看不懂么。

    天还没黑下来,晚云便把那小兔子花灯拎了出来,在廊下四处比划。我看了她一会儿后笑道:“这么小的一盏灯点在院子里也没什么效果,还是放在你自己屋里吧。”

    “姑娘不看看了?”

    “等你点好了我去你屋里看就是了。”晚云想了想,点头又把那灯收了回去。

    “晚云,今天太子殿下送的东西里是不是有匣金叶子?”

    “有呢。不知道殿下送这东西做什么,咱们又用不上。”

    “你收着吧。”

    “啊?”晚云咽了咽唾沫,慌忙摆手,“我可不敢,金叶子虽薄但怎么也是金子打的。再说,我拿了也没用。”

    “我老家有风俗,给未出阁的姑娘正月十五添金,祈嫁与金龟婿的彩头。你用锦帕包了贴身收着,今年保准能嫁给你晴山哥哥。”

    “姑娘净说笑。”晚云被我说的脸色通红,我促狭地看着她道:“去吧,收好了就是,听我的没错。”

    晚云犹豫了一下,便扭扭捏捏地去拿了。

    日头西沉,竟有红霞如火般燎烧着半边的天空。护国寺的暮鼓之声沉沉响起,合着我一拍一拍的心跳,咚咚地震响着长安城西的傍晚。僧人晚课诵经声起,敲磬的声音清脆幽长,绕在寺院中久久回荡不去。

    我长身立于院中,注视着天空,看着黑夜一寸寸地吞噬掉耀眼的红霞。晚云走过来给我拢了拢大氅,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叹了一声真美。

    “酒已经给方晴山他们送过去了?”

    “给他们了,也嘱咐他们别喝多了误事。”

    我点点头,拉着晚云的手道:“我去休息一会儿,等天黑了便去你那看灯,好歹算是过个十五。”

    晚云乐不可支地扶着我往屋里走,“姑娘的性子真好,秦王实不该这样对你。”

    “秦王啊……”我浅浅地笑了一声,“他也是可怜人,我不怪他。”

    晚云扶我躺下后又不肯走,蹲在我床边问我:“姑娘,你还没告诉我杨过最后与小龙女重逢了没有。”

    “重逢了。小龙女就在那崖下,你猜对了。”

    晚云像松了口气似的站起身来,“我就说嘛,有情人终成眷属。”她摸了摸胸口鼓鼓囊囊的金叶子,脸红了红,“一会儿我来叫姑娘看灯。”

    我笑了笑,待她走后重又坐起身来,捋了捋发鬓走到窗前。窗外的夜色渐浓,想必西市那边已经热闹起来了。

    金叶子,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