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亡国的可汗——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9本章字数:1427字

    李静训改名叫李潇了,我并不觉得这个名字比李静训好听。

    这个家伙还真让我意外,她竟然能在蓟县开起一间茶楼来,茶楼还设了门槛。幸好我的文章武功都不算差,不然恐怕连门都进不去。

    我在涿郡盘桓了几天,悄悄地观察她,郁闷地发现她活的比我要舒心滋润多了,有家人,有朋友,有自己的茶楼,似乎还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我还见到了李世民,看着她在李世民身边一脸幸福的模样,觉得怅然若失。

    我不喜欢李世民,从小时候看见他就不喜欢。在太守府的时候我亲眼见他让人杖毙了自己院里的丫鬟,小小年纪就那么狠,长大也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真不知道李潇的眼睛长哪去了。

    我又去了其它的一些地方,再路过涿郡时发现李潇竟然将茶楼关了,与她合作的刘文静也离开了。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便多留了些日子。这一留不要紧,明明我该躲她躲的远远的,这下却粘上甩不掉了。

    我现在觉得她具备亡国的实力了。

    因为她竟然可以让一个皇上追的满世界跑,还为此封了蓟县让靖边侯搜捕她,而跟在她身边的那个穷郎中居然是靖边侯的儿子。

    我实在是好奇这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犹豫了一下,还是出手把她给救了。可我救了又后悔。明明我是最想阻止她去突厥的,可偏偏是我亲自带她进了突厥。

    如果不去想亡国这件事的话,跟李潇相处起来还是很有趣的。她没有云昭漂亮,也不像云昭那样进退得宜,却也别有一番灵动神采。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便很少会想起云昭来,心情也能愉快一些。尤其是在高昌的那段日子。

    哲林说我有问题,我不解。他说我看着李潇时候的眼神变了,我把他一脚踹走。

    变什么变!那是会亡国的家伙。

    那天她喝醉了,窝在我的怀里睡的很香甜。却害得我一宿不成眠,胳膊一动不敢动,生怕把她吵醒了。

    看着她的脸我会觉得自己可笑,为什么会信那样的预言。一个汗国,如何会被这样一个无害的小丫头给灭了呢?

    于是我带她回了牙帐。回想起这个决定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应该后悔。

    再见到云昭后的那个晚上我喝醉了,心疼她的遭遇,也后悔自己对她的误解。李潇这时候跑来支支吾吾地问我去五原的事,让我很烦躁。

    我从涿郡把她带出来,带着她去了高昌,又带着她回了牙帐,我怎么可能不带她去五原?女人都是这样的吗?有话不肯直说。她们不说我又怎么猜的透她们的顾虑,怎么弄得懂到底怎样才算对她们好?

    我吻了她。我也弄不懂我怎么会那么做,直到她一巴掌将我扇醒。

    我不怪她打我,可我追过去道歉她却与我说了那样的话。她叫我殿下,我真的讨厌她叫我殿下!她把自己的姿态放的低到尘埃,却让我觉得我被她厌弃了,被她鄙视,被她瞧不起。我才是被碾进泥里的那个。

    所以我把她扔在了牙帐,然后我发现我的魂儿也跟着留在了牙帐。

    直到在五原的那些日子,我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李潇把云昭挤出了我的心里。对此我感到很茫然,可哲林却神色严肃地说:“我以为你一直就是喜欢她的。”这次我没有踹他。可我之前明明喜欢的是那云昭,为什么哲林会这么说?哲林闷声瞧了我半晌后道:“许是因为你大哥喜欢她吧。”

    我楞了。

    我一直以咄吉为榜样,敬重他仰视他,当我觉得我终于在某一点超越他时,便要不遗余力地抓住。原来我的心里竟是存了那样阴暗的心思吗?我觉得自己太傻了,自责不已。

    我去谢存那里讨来了七音石,那是云昭与我提过很多次的东西,我想送给她,找机会与她说清楚,也算了结我与她的一段缘。

    因为临走前那个粗鲁的吻,因为那场争吵,我一直担心李潇不会再理我,可回到牙帐见到她时,她却对我笑了。那一笑,将我几个月的阴霾一扫而空。

    真神奇,她只要笑一下,我的心竟会跟着飞扬起来。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