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亡国的可汗——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9本章字数:1659字

    如果没有后来哲哲的事情,我不会在乎咄吉到底会让我娶一个什么样的王妃。反正成了亲我便带着李潇去五原了,牙帐里放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才不在乎。

    那天该是我生命里最黑暗的一天,不光是咄吉矫旨篡位本身的黑暗,关键是我的心里滋生出的不堪。云昭来劝我,原该对她说清楚的话我没有说,反而利用了她对我的情愫。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后来在我发疯般地寻找李潇时这样想过。

    我与李潇在五原渡过了很好的一段日子,她终于向我敞开了心扉。我一直知道她是个有秘密的人,却没想到她的秘密会是这样的惊人。

    不过那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知道她也爱上我了。

    我经常觉得自己心里被涨得满满的,从未如此充盈过。夜半醒来,看见睡在身侧的女孩,就忍不住心跳。

    这期间咄亦来找过她。我觉得咄亦与她也是有渊源的,因为当年咄亦问起过手心红痣的事,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渊源为何。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咄亦有没有说起当年我与云昭之事,我看得出来李潇有话想问我,不过最终她还是没有说。我松了口气,忖度着是否该找个机会告知她。

    过年的时候我带着李潇回了牙帐,我原本想带她去母亲的沁园看一看的,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见过蜡梅花。可云昭这时候却差人过来约我去了沁园。

    云昭一向聪慧,此时大约也明白当初是我利用了她的感情。这是我犯下的错,我有责任对她说清楚,不管会有什么样的责难和后果,我都愿意承担。当然,与她说清楚之后,我也是时候向李潇坦白这些了。

    可我没想到这惩罚来的如此之重,重得我承受不起。

    李潇不见了。

    在我离开沁园,终于放下一桩心事之后,她却一声不响的忽然消失了。我翻遍了牙帐的各个角落也没能找到她。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与她一同不见的,还有我的二哥。他们之间那种若有似无的联系让我不安,我当然不愿意相信是咄亦掳走了她,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弃我而去。

    那样的一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除了寻找李潇之外,还得不断面对咄吉对我的打压。我恨自己的这个身份,我想抛下所有的一切天南海北地去找她,可我一旦抛下,就会连我自己都尸骨无存,更遑论寻找。

    我动用了所有我能联络的关系,甚至李世民那里我都去问了。可她真的就消失了,像一滴水汇入了江河,不见踪迹。

    直到一年后我才接到李世民送来的消息,除了告知我他知道了李潇的下落外,还提出了许多条件。我自然应允,策马不眠不休地追了过去。

    可是我又一次失去了她,这次,甚至连咄亦她都抛下了。我这才明白,她想要离开我的心思是如此的坚决。

    咄亦告诉了我来龙去脉。我恨咄吉的挑拨,也更恨自己所做的一切。那一晚咄亦陪着我喝了个酩酊大醉。我痛哭。趴在廊下,呕出了血。

    她给了我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又生生将这幸福从我心头剜走。咄亦说:“她亦是如此。”

    可能我就这样失去她了吧。但我又能怪谁呢。

    哲林觉得我变得可怕。他是从小陪我长大的人,虽然人前不苟言笑,但对我却是亲近的,可那段日子他却不敢于我多说半句。后来他告诉我,他知道行尸走肉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裴矩杀了史蜀胡悉,除了我的心头患,可我也高兴不起来。李世民差刘文静来找我,与我说了杨广要北游雁门之事,希望我可以暗中襄助,事成后雁门以北的郡县均可划与突厥。我问刘文静知不知道李潇在哪,他摇头,于是我便没了与他再谈的兴趣。

    这节骨眼上,苏成的消息却悄悄地递了进来,只一个字:来。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心头狂跳,当下便将刘文静追了回来,告诉他我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但条件中必须有一条:将李潇安全无虞的送回突厥。

    于是我不顾反对,带兵展开了雁门之围。

    我以为我会在雁门之围后见到她,却没想到相遇的那么突然。见到她时,她穿了一身的男装,敲打着另外一个男孩,完全没有看到我。她很好,至少比我要好。我在城下看着她,不经意的就笑了,笑着,笑出泪来。

    我等不及围城结束便去找了她,急不可待地想向她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误会。可是我失败了,我们之间并不是误会那样简单。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现世报,我可以解释的很清楚。

    那年我十岁,有点小小的狡诈,有点自做聪明,于是我埋了眼线在她身边。这条眼线终于在十年后变成了利刃,击碎了她对我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