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离佛尊(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0本章字数:1347字

    清轮仙人立即收手,左手扬起拂尘抱在自己胸前,右手捋了捋在灵气下,翻飞的白胡:“东离,你可知你是九重天上的东离佛尊!”

    “东离,这妖女是谁?你可知,四海八荒内的妖魔,已经在蠢蠢欲动了?”墨宸神君无奈,声音悠然,一双碧眸却盯着东离怀里姝瑶,咄咄逼人的紧。

    东离佛尊不语,伸手抚掉姝瑶唇边的血迹,蹲下身子去,将她轻轻的放在梨树下。一袭赤红色的袈裟,在薄雾里翻飞。

    “东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他们为何会唤我妖女?”姝瑶瞧着墨宸神君漆黑的瞳眸,气若游丝的质问东离佛尊。

    东离佛尊铁青着面颊,菱唇似血,抬手取下脖颈上挂着的一串儿佛珠,放在姝瑶手里:“拿着它,千万不要松手!”

    东离佛尊转过高颀清瘦的身子,眉心一蹙,头顶的戒疤像是梨树半残败的梨花儿:“放过她!”

    东离佛尊声音冰冷,像是九重天上,千年前的那场大雪,寒冷沏骨,一片一片的散落在东离台上:“放过她,本尊就一个要求!”

    “东离,你真是糊涂啊,东离印的灵力已经在渐渐消失。若是此妖女不除,四海八荒内,将再次有一场大浩劫。”清轮上仙飘在东离台边缘,东离台下魔障之气,渐渐逼近。

    “东离,这女子到底是何人,竟然能承受得了,东离台的灵气?”墨宸神君一袭黑墨色的赤服长袍,双眸盯着姝瑶。四海八荒内,没有任何人能逃脱得了他那双眸子,但是唯有姝瑶,他瞧不出她到底来自哪里?更是觉察不出,她的魂魄。

    墨宸神君眉心一挤,伸出左手一挥,旁侧的小妖,立刻魂飞魄散了:“东离,你必须亲手,打散这妖女的魂魄。四海八荒内,魔障之气已经渐渐向九重天涌了上来。”

    “墨宸神君,你知道什么是寂寞吗?双手合十,口念菩提,翻皱经,道这红罗寂寞如魔障,吞噬魂魄。”东离佛尊仰着头,瞧着自己身侧的梨树,“镇守九重天,不是菩提是相思!”

    清轮上仙端好手里的拂尘,东离台四周薄雾颤动。趁着东离佛尊分神之际,清轮上仙左脚一起,右手推掌姝瑶轻薄的身子飞了起来。

    姝瑶手里的佛珠剔透赤红,滚落在东离台上,墨色青丝翻飞舞动。身子被一团紫光包围,东离佛尊侧身抬手却无能为力。

    “东离,我……若我离开你,从此这九重天上,这东离台上再无人听你抚琴!”姝瑶扭头,双眸绝望,发丝瞬间苍白胜雪。

    “东离,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九重天上,千万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么?”墨宸神君,伸手按住东离佛尊的左肩,声若东海之底的水,沉寂无奈。

    突然电神雷鸣,这东离台颤抖得厉害,紧接着这九重天上,便大雨滂沱。瘴气飘散在东离台四周,隔着雨障。九重天上的三位神尊,都觉察出魔界的戾气正在狂涌而来。

    清轮真人并未把守,手指一勾,姝瑶浑身的经脉都被打散了。

    “啊……”姝瑶的嘶吼,在东离台上回荡着,雪白的梨花散落一地。

    东离佛尊正欲御敌,瞧见姝瑶的身子,像一片轻薄的梨花一般,跌落在东离台上。漆黑的双眸一紧,立即和着风,奔去。

    清轮上仙飞奔过来,顺手撤掉了东离佛尊罩身的袈裟,双目泛红,“我倒是要让九重天上的各路神仙,都来瞧瞧。镇守一方的东离佛尊,爱上妖孽,已然变为男身。”

    东离剑眉一蹙,矗立在滂沱大雨里。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东离台左右摇晃,九重天上响雷劈天盖地而来。

    姝瑶趴在梨树下头,口吐鲜血,抬头一脸木讷的瞧着清轮上仙。清轮上仙隔着雨障,抬手合上,散落在东离台上的赤红佛珠飞在空中。

    墨宸神君大惊,瞧着姝瑶:“这……这东离佛珠竟然……竟然缺了一颗。难道……难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