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回:妖树繁华盛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1本章字数:3017字

    “你是不是怕了?”冷碧坤瞧着向诀忱双手紧紧的抱着冷碧坤窄窄的肩膀,仰着头一脸的童真。

    “瞧他那怂样儿,若不是有姝瑶剑在手,我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蓬莱沧澜派的弟子了。”冷碧翎一脸的不屑,双手抱怀面色却淡定的很。

    天色有些灰蒙蒙的,四周冷凄凄的。向诀忱恼了,“你个丑麻子,你自己见过自己最恐怖的面孔,自然什么都不怕。想我从小就是喝着蓬莱的仙露,瞧着各路神仙,自然见不得人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才是丑麻子呢,猪头猪脑的真不知道乙昆仙人是哪点瞧上你的。”冷碧翎气的面色泛红,拉着冷碧坤的手,踢了向诀忱一脚:“我们走!”

    向诀忱只觉着被冷碧翎踢到的地方,疼得麻木了,待反应过来之时,周围的哭声越发的明显了。

    “你们说不会真的有鬼吧?”向诀忱双手抱着姝瑶剑,跟在冷碧翎和冷碧坤后面,弱弱的问道。

    “鬼你个头啊,不过这里确实阴森森的。以前听我阿爹提起过,说只要月圆之夜后的第七天就会有女子整日的哭泣。”冷碧翎面颊微微颤抖,左手紧紧的拉着冷碧坤。

    “碧翎侄女,你拽疼我了。”冷碧翎右手捂着唇,扭头一瞧自己果真紧紧的拽着冷碧坤的手。因为用力过猛,冷碧坤小小的手,被掐得煞白。

    “我是怕你会害怕!”冷碧翎看了看向诀忱,一脸的尴尬,立即松开了冷碧坤的小手。

    向诀忱摇了摇头,双眸露出得意的神色:“我说,你怕就怕嘛,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快走啊,有妖怪来了。”一群人从巷子里冲了过来,神色慌张,面色惊恐无比。

    “碧翎侄女,我们还是回洛城吧,这蓬莱是去不了啦。”冷碧坤拽紧冷碧翎的衣角,吐了吐舌头。

    “看我的,什么妖魔鬼怪能逃过堂堂……堂堂乙昆仙人弟子的法眼。”向诀忱瞧着四下逃窜的人,倒是有些好奇了,立即嗖的一下拔出了姝瑶剑。

    姝瑶剑剑柄上的碧血珠闪烁着光芒,嗖嗖的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打个寒颤。蓝色的光,在向诀忱手里闪烁。

    “我说你们洛城的人是不是都怕月亮啊,一个是月圆之夜满脸红斑,又一个是月圆之夜第七天整天哭。”向诀忱一副认真的模样儿,面颊棱角分明,鼻尖儿有细密的汗珠。

    “你……你……”冷碧翎摸了摸面颊,双眸布满怒气。

    “你什么你,丑麻子!”向诀忱吐了吐舌头,瞧着冷碧翎这般委屈,丝毫没有住嘴的意思。

    “我说碧翎侄女,小可爱我掐指一算,今日好似正好是月圆之夜的第七天,也就是说这个爱哭的妖怪很可能会出来活动一下筋骨。”冷碧坤双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向诀忱瞧着冷碧坤这幅模样儿,忍不住陶侃:“小家伙,你这才知道啊,未免也太聪明了些吧。”

    冷碧坤年纪小,没能听出来向诀忱是在讽刺他,昂首扩胸的:“那是,我还断定这个爱哭的妖怪一定是个女的,听这声音哭得真难听。”

    冷碧翎倒是被他逗乐了,低头抿嘴一笑,恰若一朵正婉然绽放的梨花儿:“我说小家伙,你不怕了。”

    冷碧坤抬手拍了拍冷碧翎的手,摇摇头:“哎,我说碧翎侄女,你千万不要害怕,舅舅在这儿,会保护你的。”

    “哦,是吗?”冷碧翎双手放在身后,拍手叫快。

    “你们快走吧,听说今日妖怪要出来吃人了。”一个年迈的父女,杵着拐杖,拦住了她们三人。

    “吃人,婆婆妖怪在这儿有多久了?是不是每月的今天,都会哭泣,你们可曾真的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妖怪?”向诀忱瞧着四下逃窜的人,都是一些走不动路的老人,慢慢儿往洛城去,年轻人几乎都跑光了。

    婆婆摇摇手,叹息着:“我在这儿一辈子了,也没见过这个妖怪,只是听说她在这儿好久了。也不是每一月都会哭,上次哭的时候,还是在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不正好儿是我的生辰之年么?”向诀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可知,她住在哪里,为何而哭?”冷碧翎搀扶着老婆婆,停住了脚步。说起来也奇怪的紧,走了这么远这哭声没有近一些也没有远一些。仿佛他们,在原地没有动过一般。

    老婆婆推开了冷碧翎,摇摇头:“倒是没有听说她吃过人,有些人说见过,说她血盆大嘴,张牙舞爪的。”

    “这是何方妖孽,我竟然没有听我师尊说起过?”向诀忱瞧了瞧四周,在用乾坤铜盘探了探还是没有觉察出这妖怪的半丝气息来。

    这老婆婆移动着步子,往洛城去了。冷碧翎紧闭双目,站在原地,突的睁开双眸:“我懂了,这哭声这么惨,一定是情殇。”

    “你懂个屁啊,原来人间竟然藏着这么多妖怪,说不定那是你的同类呢!”向诀忱手里握着姝瑶剑,步步往巷子里紧逼。

    “你……她说不定是你同类呢。”冷碧翎气的直咬牙,跺脚道:“对,你说的对就是我同类。我就是妖怪,我们全都是妖怪,我们都要咬死你,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冷碧翎说完便牵着冷碧坤的手,大步往前去了,哭声惨烈。冷碧坤吸了吸鼻子,停住了脚步:“碧翎侄女儿,我好难受啊,这哭声哭得我脑袋疼。”

    “我也是,我觉得听到这哭声,我就快肝肠寸断了,只是我流不出一滴眼泪来。”冷碧翎停住了脚步,仰着头瞧着天空,太阳明晃晃的移动出了乌云。

    “我似乎听到了我小时候刚生下来时候的哭声,好难过啊。”向诀忱双目通红,左手握着姝瑶剑,周围满是蓝色的寒光。

    “你怎么不说你听见了你投胎的声音?”冷碧翎双手叉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才想起方才向诀忱说了,二十年前正好是他出生那年,笑声戛然而止:“你刚刚说二十年前你刚出生?”

    “是啊,这有什么不妥的?”向诀忱一本正经的,面颊有些略显苍白。

    “刚才那位婆婆说,这妖怪哭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二十年前正好是你出生那年,不会这妖怪是看上你了吧?”冷碧坤人小鬼大的,指着向诀忱双目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冷碧翎双手抱胸,上上下下的扫视着向诀忱,“我也觉得这妖怪和你有关系,潜伏了二十年啊,你出生她哭,你一来她又哭。”

    “我又不是妖王,再说了我父母是谁我都不晓得,我记事开始我便在蓬莱了,乙昆仙人便是我的师尊。若我果真跟妖怪有关系的话,乙昆仙人会收我为徒弟么?”向诀忱语气平缓,突然这哭声似乎在渐渐靠拢。

    “碧翎侄女,我不会英年早逝吧?我还没有吃遍天下美食,还没有娶亲呢!”冷碧坤听见这哭声,毛骨悚然的。四周除了他们三个,一个人都没有。

    “这哭声虽小,但却是让人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我觉得这好像不是妖怪的哭声,而且我总觉得这女子像是受了情殇一般。”冷碧翎被这哭声,弄得有些难过。

    走着走着便到了一块儿空地,周围只有一些藤蔓,零零乱乱的生长着。蓝色的野花儿,开来了一地。

    “这儿好大一颗梨树啊。”到这儿,哭声突然停止了,冷碧坤抬头瞧着参天大木。说来也奇怪,这早已经不是梨花儿开放的季节,这梨树的梨花儿却开得极其好。白色的花蕊压着枝头,就跟一簇一簇的织锦云一般。

    “这树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没想到人间也能长出这种树来。”向诀忱一步一步靠近,才发觉这梨树周围氤氲着一团白色的真气。若不是他常年在蓬莱修炼,不然不会这么轻易察觉到的。

    “这花瓣,瞧着好想吃!”冷碧坤蹦蹦跳跳的过去,触碰到最低矮的树叶,伸手便拔了一朵儿梨花儿。

    三人大惊,这梨花儿一扯,仿佛是被人用刀砍出的伤口一般,竟然斑斑驳驳的溢出了鲜血来。

    “救命啊!”冷碧坤扔掉手里的梨花儿,立即扑到向诀忱的身后,大声儿呼喊起来。

    “看来他们口中的妖怪,定是这棵梨树。”向诀忱立即护着冷碧坤,站在前头。双手捂着姝瑶剑,运气空念乙昆仙人素日里教他的口诀,击向这棵梨树。

    不料姝瑶剑却腾飞在半空中,向诀忱根本就控制不住他,蓝白色的剑气,照射着梨树。树叶抖动,花蕊吸收着蓝白色的剑气。

    “这妖树会不会吃了你的姝瑶剑啊?”冷碧翎仰着头,瞧着姝瑶剑在梨树上空打旋儿,红色的碧血红珠,耀眼刺目的的很。

    向诀忱着急了,立即运气腾飞在半空中,刚要伸手去握住姝瑶剑,却被剑气挡了回来,重重的摔倒在地,呻吟着。

    “这怎么办?”冷碧翎着急了,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