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回:你果真不记得我了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1本章字数:3041字

    “这妖怪不会又是想要我的姝瑶剑吧,怎么来人间游离一圈儿,满世界的人都在打这姝瑶剑的主意?”向诀忱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瞧着姝瑶剑在梨树上端,蓝白色的光照耀着梨树,他丝毫控制不了。

    冷碧翎眉心一蹙,面颊有些发热。冷碧坤仰着头,瞧着冷碧翎苍白的面色红色的皮鲜斑若隐若现:“碧翎侄女儿,我说你不会又犯病了吧?”

    “我不知道,我觉得好难受!”冷碧翎面色的红斑若隐若现,双手掐着自己的脖颈,难受的仰着头。

    “你……你离我远一点啊,你不会果真和这梨树妖是同类吧。怪不得,我的姝瑶剑你一触摸面颊上的红斑就消失了。”向诀忱躲得远远儿的,一脸嫌弃的瞧着冷碧翎。

    冷碧翎难受得厉害,冷碧坤到是不怕,紧紧的拽着她的衣角:“碧翎侄女儿,你别怕我会陪着你的,就算你是妖怪我也会陪着你的。”

    冷碧坤一本正经的仰着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有些心疼的瞧着冷碧翎:“侄女儿,别怕啊。”

    姝瑶剑剑气逼人,向诀忱再次跃起双手去触摸姝瑶剑,但是无果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向诀忱和冷碧翎都趴在地上,挣扎片刻。梨树突然抖动,周围满是片片花瓣,伸手去触摸很快便化为冰晶消失在蓝白色的剑气里。

    “我说乙昆仙人的得意弟子,这梨树妖会不会把你的姝瑶剑给吞了?”冷碧坤蹲在地上,肉嘟嘟的脸甚是可爱。

    “我这把剑果真这么好么?我师尊给我的时候可没告诉我他的作用,只是说了我可能是这把剑的主人,也只是可能。”向诀忱坐在地上,一地白色的冰晶,一碰就碎了:“但是我师尊也说过了,能承受得起这姝瑶剑剑气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你是说,这梨树不是妖怪?”冷碧坤说完便轻松的站起来,踩着地上的冰晶,笑呵呵的。

    向诀忱瞧他高兴的模样儿,泼了一瓢冷水:“喂小家伙,你别高兴得太早,这妖魔鬼怪功力高深的,自然也是抵挡得了这剑气的。”

    冷碧坤吓得面色由红转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棵梨树叶蔓开始收起来,一团鹅黄色的光甚是刺目。三人瘫坐在地山,眼看姝瑶剑就要被这梨树妖吞没了。

    “不要啊!”向诀忱自认倒霉,瞧着这一团黄蓝相交的光,立即站起来欲前去抓住姝瑶剑。

    不料抓住的却是少女一般的肌肤,剔透润滑好似春日里用梨花酿的蓬莱水一般。果真一少女亭亭玉立在向诀忱跟前儿,手里托着姝瑶剑:“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来了,我在这儿等了你几世。”

    “啊!”向诀忱双目惊呆了瞧着跟前儿的女子,青丝若瀑依稀鹅黄色的衣裳绣满了梨花儿,素净的面庞浅浅的梨涡,发髻上也点缀着梨花儿:“啊……妖怪啊!”

    “我已经等了你几世了,你终于来了。”这梨树妖追着向诀忱跑,双手托着姝瑶剑,唇边笑意浅浅,皮肤似乎一掐就会破裂一般。

    冷碧翎和冷碧坤趴在地上,一脸茫然:“难道这妖怪,暗恋向诀忱?”

    “我看这妖怪定是认错人了,向诀忱这般吊儿郎当的人,哪个女人会等他几辈子啊。有的话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冷碧翎站起来,瞧着这梨树妖追着向诀忱满巷子跑,摇摇头。

    “那侄女儿以后会喜欢向诀忱吗?”冷碧坤一副大人的模样儿,双手放在身后,仰着头瞧着冷碧翎。

    冷碧翎噗嗤一笑,摸了摸冷碧坤圆圆的脑袋:“小家伙,就算这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上这个怂包的。”

    “我说姝瑶剑都在你手上了,你还追我干嘛?难道要剑柄吗?”向诀忱上气不接下气的,满街跑着。

    冷碧翎倒是觉得很好笑,捂着嘴:“追他,继续追他,他不是自称是蓬莱乙昆仙人的得意弟子么?不会这点本事都没有吧!”

    向诀忱终于累趴下了,站住脚步,捂着自己的胸口,满头大汗的:“我说你不会是瞧上我的美色了吧,难道你不要姝瑶剑,要我?”

    那梨树妖浅笑盈盈,双手端着姝瑶剑:“你带我走好不好?”

    “啊?原来真是劫色的啊,虽然我向诀忱长得一表人才,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但是被一个妖怪喜欢上,在三界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吧!”向诀忱双手紧紧的环保着自己的胸口,像被强暴的娘家妇女一般。

    “哈哈哈……这下你的乙昆仙人可丢人了。我要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冷碧翎牵着冷碧坤,仰头大笑起来。

    向诀忱嗖的一下过来,抓起冷碧坤的手:“你看见了吗?我已经成亲了,我儿子都这么大了。”

    冷碧翎推开向诀忱,瞧着这楚楚动人的梨树妖:“你别缠着我啊,我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这也不是我儿子,他是我……是我舅舅。”

    “这下承认我是你舅舅了,终于知道我还是有用的对吧?”冷碧坤一副大人的模样儿,站出来双手放在身后:“咳咳……我确实是她的舅舅,不过这个男人么,我也才认识第二天。”

    “所以说,我们不妨碍你追求这位蓬莱帅哥的。”冷碧翎拉着冷碧坤,和向诀忱站开了距离。

    “喂喂……你有没有良心,昨天是谁请你吃了两碗面条?还有客栈的钱,也是我付的好不好?你们拍拍屁股走人,那就把面条吐出来。还有别想我去蓬莱向我师尊引荐你了。”向诀忱转过身子来,瞧着冷碧翎,挤眉弄眼的嘀咕着。

    冷碧坤似乎被说动了,觉得是对不住向诀忱:“侄女儿,我们做的是不是不地道啊?他确实帮了我们很多,要不我们假装一下?”

    冷碧翎丢开冷碧坤的手,一脸的不快:“要假装你自己假装,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姑娘,这些事儿能随便帮人吗?”

    “侄女儿考虑周全,那这个人情舅舅去还吧!”冷不困摇摇头:“哎,女子就是麻烦。”

    冷碧坤踱步过去朝梨树妖吐了吐舌头,撅了噘嘴:“你不要纠缠我阿爹了,我娘会不高兴的。”

    梨树妖面色稍微变红,眉心一蹙,冷碧坤忍不住惊叹:“哇,世上原来还有这么好看的妖怪啊?”

    “那个女子吗?”梨树妖双眸泛红,好看得像天上的织锦云。

    向诀忱瞧了瞧冷碧翎,点点头:“是的,这是我们的儿子,所以你快别纠缠我了,我娘子会不高兴的。”

    “我苦等你几世,每一世都瞧见你和别的女子在一起,难道这就是我和你的宿命么?”梨树妖声音颤抖,哀伤不已。

    “等等,你说你等了我几世?那你说说我前世是什么?是不是大侠,整天除妖战魔?”向诀忱一脸兴奋,双手挥来挥去的。

    梨树妖抿了抿唇,轻轻摇头,深情的望着向诀忱:“不是的,你前世是个病殃殃的弱男子。”

    “啊?你会不会说话啊,像我这样的,侠骨已经融入骨髓,生生世世都变不了的。”向诀忱不服,一脸的不快。

    梨树妖捂嘴,梨涡深漾:“你的前世是因为你的前前世是个恶霸,所以你在还债。”

    冷碧翎噗嗤一笑,冰块儿一样的脸,立即乐了起来:“现在我终于晓得乙昆仙人为何要收你为徒了,是因为他想超度你。”

    “你果真是他的娘子?”梨树妖转身瞧着冷碧翎,冷碧翎瞧着她柔柔弱弱的样子:“你喜欢他啊,我劝你别浪费这个时间了,好好的做你的妖怪吧!等我遇见乙昆仙人,我会求他不要打散你魂魄的。”

    “妖怪?你觉得我是妖怪?”梨树妖大惊,质问冷碧翎。

    “难道你不是吗?这洛城外的人都说你会哭,还有血盆大嘴。”冷碧坤眨了眨眼睛,嘟着嘴甚是可爱。

    “你也觉得我是妖怪么,难道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么?曾经我天天陪伴着你,如今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儿?以前你给我取名唤作又菡,你不知道吗?”又菡欲伸手触摸向诀忱的面颊,被向诀忱挡了回去:“你把我的姝瑶剑给我,你还是回去安安静静的做你的梨树吧。至于你说的我们那些瓜葛,我丝毫不记得。还有我严重的怀疑,你是认错人了。”

    嗖的一下,向诀忱夺过了姝瑶剑,拉着冷碧坤头也不回的走了:“真是神经病,原来洛城这么好玩儿啊。”

    又菡站在他们身后,泪眼婆娑的:“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我来,我算过了这一世我们一定不会再错过的。”

    三人大步向前,离开洛城外巷。才过一会儿,这哭声又响了起来。比先前那哭得更惨,肝肠寸断。

    冷碧翎挖苦向诀忱,“我倒是觉得以你的条件,错过了那个什么又菡,是损失。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还有机会的。好歹,人家也是个美女,你说是不是。”

    “是啊,损失不小哦。若是我已经长大,我都考虑娶她。”冷碧坤不知羞,摇摇头数落起向诀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