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回:听说这九重天上只开一种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329字

    一路逃跑,大概过了一刻钟,那哭声终于小了些。冷碧翎满头大汗的,双手叉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们一没偷二没抢的,至于这么狼狈么?”

    “我总觉那梨树妖会跟着咱们的,感觉她没那么简单就此停手。”冷碧坤肉嘟嘟的小脸儿通红,发梢处的汗珠晶莹剔透,重重的砸在石板上。

    “你个小东西,会不会说话啊。看来这男人长得太帅也不是一件好事,三界里的妖魔鬼怪都惦记着,以后啊我还是丑化自己的比较好!”向诀忱也跑的满头大汗的,靠着旁侧的树木,摇摇头。

    冷碧翎听见他这般海夸自己,摇摇头一脸的嫌弃,将向诀忱从上扫视到脚跟儿。向诀忱发髻松散,一点也不像是正派门下的弟子,腰间的蓝色腰带,随意的耷拉置脚踝:“你这样子也叫帅,那天底下就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帅哥了。”

    “你不承认也没有办法,我就当你是嫉妒我的容貌好了。方才你也看到了,我实力摆在那儿,梨树妖都等我几世了,你是瞎了眼没看见么?”向诀忱双手抱怀,吹了吹自己散下来的头发,质问冷碧翎。

    “是是是,我只知道那梨树妖精说你前世是个病夫,前前世嘛,是个人见人恨的恶霸。”冷碧翎摇摇头,调侃向诀忱。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你们这样下去,咱们什么时候才去蓬莱啊。”冷碧坤坐在地上,双手拖着腮帮子,嘟着嘴。

    “看在你刚才还有良心的份儿上,我现在就带你去。不过到时候,你可要乖乖的听话哦。”向诀忱也顺势坐了下来,摸了摸冷碧坤圆圆的脑袋。

    出了洛城,往东估计再走一天,便到蓬莱边界了。向诀忱瞧着冷碧翎头也不回的走了,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邪笑,立即掏出姝瑶剑:“来,我御剑就行了,就让你的傻侄女儿自己步行去蓬莱吧。说不定到时候我师尊瞧见她那模样儿,感动了就会收她为徒。”

    向诀忱双手合十,施法跳跃在姝瑶剑上,伸出手:“小家伙,上来吧!”

    冷碧坤嘟着嘴勉强的站在姝瑶剑上,紧紧的抓着向诀忱的衣角,一会儿便追上了冷碧翎:“我说侄女,咱们可以乘姝瑶剑去蓬莱,不用走路的。”

    冷碧翎扭头瞧着向诀忱和冷碧坤,右手叉腰,“你们……你们太过分了,为什么不早说,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快上来吧,这一眨眼间,便到蓬莱了。”冷碧坤伸手拉了拉冷碧翎的左肩,耸拉着脑袋。

    “我是怕累着你,以后被人说闲话,不然我是不会跟他走的。”冷碧翎站在姝瑶剑上,抓着冷碧坤圆圆的小肩膀。

    穿过云海,一盏茶的功夫,冷碧翎睁开眼睛向诀忱和冷碧坤已经跳下了姝瑶剑。冷碧翎浑身僵硬,觉得冰冷的厉害,有些尴尬的跳下姝瑶剑:“我……我之所以没有这么快下来,是想体验一下空中飞翔的感觉。”

    “呵呵呵……是嘛!害怕就害怕,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向诀忱伸手,收起了姝瑶剑。

    姝瑶剑旋转在空中,绕着冷碧翎转了几圈儿,冷碧翎躲闪:“干嘛啊,我可没有得罪你啊。”

    “侄女儿,我发现这姝瑶剑有点喜欢你,莫非你才是这姝瑶剑的主人?”冷碧坤仰着头,盯着泛着幽蓝色光芒的姝瑶剑。

    向诀忱废了好大功夫,才将姝瑶剑从新别再了自己腰间,“是啊,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她那一脸红斑,也被这剑气给治好的。不过乙昆仙人说过,这姝瑶剑啊我才可能是他的主人。”

    “你师尊也说了,不过是可能嘛。会不会是你对他不好,他背叛你了?”冷碧坤双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的游走到向诀忱身边儿,伸手拍了拍腰间的姝瑶剑:“以后这姝瑶剑就改姓冷吧,我也沾沾光。”

    “你个鬼人精,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带你玩儿了。”向诀忱摸着姝瑶剑,推开了冷碧翎。

    冷碧翎环视了一下四周,摇摇头:“这就是蓬莱我看也不怎么样嘛,比我我们冷家的偏院儿,还是好一点。”

    “你懂什么啊,我们要上山才能到蓬莱,这只是蓬莱山脚好不好。”向诀忱嘴里叼着一根草,为蓬莱打抱不平。

    “什么,原来这还没有到蓬莱啊,你不是说的御剑很快就到了吗?”冷碧翎仰着头,才瞧见了仙气飘飘的木阁,就跟一只松鼠那般大小。

    “喂,这么高的山,没点修行就能上去么?是我师尊还差不多,就是我大师兄在这儿,也得费些功夫才能上去。”向诀忱有些沮丧,带着二人往山上步行而去。

    刚上山,便瞧见一袭碧色的衣裳挡在他们前面。这女子扭头不是别人,正是蝉拙。

    “我说,你不会是又想来抢我的姝瑶剑吧。这可是在蓬莱,只要我大声一吼,我师尊立即就会来找我的。”向诀忱将姝瑶剑紧紧的搂在自己怀里,生怕一不小心,又被她抢了去。

    蝉拙抿了抿唇摇摇头,密卷的睫毛颤抖了几下:“你的姝瑶剑我再也没有资格要了,我手里有个东西,麻烦你转交给你的师尊。”

    “我师尊,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给他?”向诀忱瞧着蝉拙手里的锦盒,猜不出是什么东西。

    “对呀,反正我们都要去蓬莱,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既然你和乙昆仙人是旧相识,就一起上去玩玩儿吧。”冷碧翎一双碧眸闪烁着,充满了真切。

    “我就不去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蝉拙仰着头,瞧着蓬莱山顶的雾气,双眸闪过一丝哀伤。

    “为什么呢?是不是乙昆仙人,曾经伤害过你?或者……或者你们之前本来就是相亲相爱的人,最后他放弃了你?”冷碧翎将心中的疑问,一泄而出。

    “我师尊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这些儿女私情呢?”向诀忱扭头,维护着乙昆仙人。

    蝉拙侧过身去,双眸有些泪痕在隐隐闪烁着:“是啊,三界需要他。他心怀天下,何时将这些儿女私情放在眼里过。”

    “你帮我把这个锦盒交给他,他看见了这里面的东西,自然就会明白。”蝉拙将紫色的锦盒,塞在向诀忱手里:“若是他要责怪你,你就说你也不知道我是谁,我逼迫你让你带这个锦盒的。”

    蝉拙说完,便化为一道白色的光,消失了。

    “这个女人真是神奇,来去无踪影。既然功夫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己上蓬莱找我师尊去,这么沉的锦盒,又放慢我的脚步了。”

    向诀忱掂了掂锦盒,冷碧翎好奇一把夺过了锦盒:“打开来看看,这么神秘的人,这东西一定是稀奇古玩儿。”

    冷碧翎没料到,这锦盒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是不是施了法,怎么打不开?”

    向诀忱也觉得奇了,立即抢过盒子来,用力全身的力气,也掰不开:“说不定,只有我师尊才能打开呢?”

    “你们女人真是麻烦,肯定那个漂亮姐姐是怕我们偷看,所以才施法让我们打不开的。”冷碧坤一脸的扫兴,提点二位。

    果然蝉拙悠悠的声音泛起,“你们是打不开的,这个锦盒只有你的师尊才能打开。”

    “那你给我干什么?什么破盒子,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我师尊?”向诀忱仰着头,对着蓬莱山,大声儿吼道。

    但是除了传过来的回声,没有任何声音了:“这个盒子这么奇怪,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吧?”

    “我倒是不觉得,这女子和你那清高的乙昆仙人,一定有什么瓜葛。”冷碧翎瞧着这锦盒,紫色的梨花儿绽放的甚好。

    “我听说九重天上,只开一种花儿,那就是梨花,一开就是几万年,像温柔的雪花散落在九重天上的每一个地方。”冷碧翎仰着头,瞧着蓝白色的天际,淡淡说道。

    “那是什么?你怎么知道,你是说这锦盒来自九重天?”向诀忱重新看了看手里的锦盒,梨花纹理精致无比。

    “那照你这么说,方才那梨树妖也是天上的人?”向诀忱斜视冷碧翎,质疑的口吻问道。

    “梨树是九重天上的神树,我可是听阿婆说的。你就把这个锦盒交给你的师尊吧,他瞧见了自然一切都明白了。”冷碧翎说完,便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坚定的往蓬莱山上去了。

    一会儿大半天的功夫过去了,冷碧坤实在是走不动了。三人坐在水池旁侧,冷碧翎正欲喝水。被向诀忱拦住了,“这是圣水,凡人是喝不得的。就算是我,也从来没有机会喝这水。”

    “那喝下去了会怎样啊?”冷碧坤实在是口渴得厉害,肉嘟嘟的小脸儿累的通红。

    “听说有凡间的人,无意间喝了这水,昏昏沉沉的睡了十年。若是你们觉得自己的生命够长的话,可以试试看哦。”向诀忱翻着白眼,吞了吞口水。

    “在坚持坚持吧,很快便到神兽门了,过了神兽门大师哥便会在那儿等着我们的。”向诀忱瞧着冷碧坤这副模样儿,实在有些不忍心。

    “神兽门是什么啊?”冷碧翎扶起冷碧坤,慢慢儿迈开脚步。

    “神兽门里的神兽是各路神仙的坐骑,累了便会来这儿休憩个几千年。就像我们方才,累了走不动了就坐一会儿。不过呢,很多神兽都是犯事儿了的神兽,被封在这里,挺可怜的。”向诀忱一脸的同情。

    走了一刻钟,便瞧见一些神兽张牙舞爪的被封在此地,动弹不得。

    向诀忱指了指靠着碧翠峰的那只犄角兽,“那只最厉害了,我师尊告诉我那只神兽不是被封的,是在等待他的主人,所以一直沉睡着不肯醒来,你们可千万别碰啊。”

    冷碧翎有些害怕,牵着冷碧坤的手点点头,轻脚轻手的从他旁边走过。没料到刚走过,便听见一阵咆哮,震天动地一般。

    三人扭头,正是这只犄角兽在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