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回:怎会不记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71字

    向诀忱眼睛瞪大,立即护着冷碧翎和冷碧坤:“快跑!”

    但是根本来不及了,这只硕大的犄角兽,就跟碧翠峰的山峰一般大小,一双眸子像两个火球。龙头兽身,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的甲片,爪子鲜红刺目惊心的很。他一动旁侧的两只神兽,碧色的眼睛也眨了眨,似乎也有复苏的迹象。

    “呼呼……”犄角兽龇牙咧嘴的瞧着三人,嘶吼的声音惊天动地。

    三人奔跑着,但无事于补。犄角兽迈开一步仿佛就能跨过一片海一般,力大如牛。才两三步,这神兽门就已经坍塌了。

    “你们先去神兽们右边的神兽祠躲起来,那里是供奉各路神仙的,相信他不敢去冒犯,我先去叫大师兄过来。”向诀忱护着二位,推了推她们。

    冷碧翎抓紧冷碧坤的小手,才跑开几步便被犄角兽一只腿拦住了去路。二人抵挡不住这犄角兽走路的脚风,扑倒在地。

    “不要啊,你要吃我。我可没有冒犯你啊,我们……我们只是往你身边路过而已,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冷碧翎紧紧的捂着冷碧翎圆圆的脑袋,清瘦的身子颤抖得厉害。

    向诀忱惊慌无比,心头暗自道:“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走这条近道了。这下可闹到了,场面收拾不住,师尊定会打死我的。”

    犄角兽摇晃着身子,眼看就要跳跃着扑到冷碧坤和冷碧翎身子上。向诀忱拔开姝瑶剑,运气腾飞在空中。

    “是你自己不听话的,就别怪我伤了你。”向诀忱右手紧握姝瑶剑,蓝白色的剑气在碧翠峰格外刺目。

    姝瑶剑颤抖得厉害,向诀忱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手里的剑了:“呀!”

    眼看犄角兽硕大的左脚,就要踏向冷碧翎和他的小舅舅了。向诀忱运气,紧闭双目将手里的姝瑶剑挥向犄角兽。

    犄角兽一躲,倒是安静了些。向诀忱睁开双眸,蓝白色的衣带漂浮得厉害。犄角兽停住了脚步,一双碧红色的眸子静静的瞧着向诀忱手里的姝瑶剑。

    蓝白色的剑气,越发的逼人了。姝瑶剑颤抖得厉害,向诀忱双手紧紧的握着。犄角兽对着姝瑶剑,仰天长啸一声儿,看样子今天她们是走不了了。

    “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难道,我们就是来蓬莱送死的么?”冷碧坤站起来,瞧着正在半空中挣扎的向诀忱。

    “小家伙,你最好乖乖的躲在树后面,我也没想到沉睡了几千年的神兽,会突然发起狂来。”向诀忱面部扭曲,姝瑶剑颤抖着,没有停歇的意思。

    冷碧翎瞧着散落在地的紫色锦盒,立即过去捡起来:“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个锦盒呀?”

    向诀忱眼睛一亮,瞧着冷碧翎手里紫色的锦盒,“对,说不定这里面装的就是唤醒神兽的东西。”

    犄角兽突然扭动庞大的身躯,低下脖颈来,瞧着冷碧翎手里精致的紫色锦盒,上面的梨花儿一簇比一簇繁华。

    犄角兽嘶吼一声儿,用鼻子触碰了一下锦盒,仰着头悲鸣长啸。赤红色的眸子,竟然溢出眼泪来。

    “他哭了?是不是真跟这锦盒有关系?”冷碧翎一脸木衲,盯着跳跃落地的向诀忱。

    “真倒霉,这锦盒里装的什么东西啊,这神兽闻了闻也会哭?”向诀忱神兽,夺过锦盒,也嗅了嗅,“除了淡淡幽幽的梨花儿,没有任何味道啊!”

    “难道这犄角兽,是哪位蝉拙的坐骑?不对啊,那位女子虽然是清新脱俗的,但也瞧不出是哪路神仙啊。若果她果真是九重天上的神仙,怎么不自己去见我师尊,我师尊可是最喜欢和各路神仙畅谈的。”向诀忱瞧着自己手里的锦盒,对蝉拙越来越不理解了。

    “说不定她真和你的乙昆师尊,是旧情人所以……所以才不好意思来找他的。”冷碧翎一直觉着蝉拙和乙昆仙人,过去是一对儿神仙眷侣。因为乙昆仙人负了她所以她们才从此形同陌路的。

    “你认识乙昆仙人吗?不知道就别乱说,给我闭嘴好不好。”向诀忱一脸的不快,嫌弃冷碧翎道。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大敌当前还有工夫吵架。”冷碧坤拖着胖嘟嘟的脸,眨了眨眼睛仰着头瞧着犄角兽:“看他哭得这么惨,应该和这锦盒没有关系吧。”

    三人仰着头瞧着犄角兽,全身银白色就像是一座冰山一般,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若蝉拙是他的主人,我师尊会告诉我的啊。再说蝉拙也会把他领回去的啊,瞧他哭得这么伤心,定是他的主人遭遇不测,已经不在这三界中了。”

    向诀忱倒是果决的分析着,冷碧翎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不知什么时候她也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侄女儿,你怎么也哭得稀里哗啦的,不会是觉得这犄角兽可怜的慌吧?我也觉得他挺可怜的。”冷碧坤见他完全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了,索性坐在旁侧崩塌的石柱子上。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见他的眼泪,我就觉得难过得快要窒息了,仿佛我知道他的过去,也知道他的痛苦一般。可是,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啊?”冷碧翎摸了摸自己面颊的泪珠子,抽泣着。

    “哭什么,咱们还是赶紧撤吧。趁着他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我们赶快去叫乙昆仙人过来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向诀忱伸手,收起了姝瑶剑。

    不了剑刚收好,这犄角兽便又发起狂来,张牙舞爪的摇晃着庞大的身子,冲着三人嘶吼。

    “快跑吧!”向诀忱拉着冷碧坤,正欲逃跑。

    却瞧见乙昆仙人和他的大师兄——昆默乘奔御风而来,乙昆仙人右手握着玉阙笛,蓝白色的青衣罩身。昆默略微靠后,手里拿着一柄长剑,眉头微蹙。

    “哇!这就是乙昆仙人么?”冷碧翎捂着自己的嘴,被仙风道骨的二人吸引,冷碧坤仰着头小嘴也张得极大。

    “喂你们二人看够了没有,还不赶紧行李,这下我们的麻烦可大了知不知道?”向诀忱倒是没那么痛快,立即双手作揖举过头顶,等待着乙昆仙人。

    一阵笛声响起,四周落下了片片冰晶。冷碧翎觉得自己心头格外安静,微闭双目似乎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一闪而过,仿佛有些温柔的话,在耳旁响起:“以后,这九重天上,我会陪着你的。”

    向诀忱瞧着这些薄冰,犄角兽已经在笛声色色中,安静了下来很快便一动不动了,似乎跟之前沉睡的几千年岁月一般。

    “师尊,这犄角兽已经沉睡了?不知为何,这次会突然发狂?”昆默的声音,在向诀忱二旁响起。

    “师尊,都是徒弟的错,徒弟不该走这条路的。”向诀忱稍微抬起头,却瞧见乙昆先人双眸紧紧盯着冷碧翎。

    冷碧翎对上乙昆先人的目光,清澈的眸子有些闪烁,“仙人……仙人好!”

    乙昆仙人没有说话,伸手白色的真气萦绕在冷碧翎周围。冷碧翎突然疼痛得厉害,面部扭曲,面颊上的红斑闪烁着若隐若现:“仙人……我……我!”

    “师尊,她……她只是个得了病的凡间女子,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向诀忱瞧着冷碧翎如此痛苦,立即维护。

    “她果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么?那为何我的玉阙笛声,她听了却没事。凡人是承受不起这灵气的,除非……她不是人。”乙昆仙人手里的力道又增进了一分,冷碧翎愈加痛苦了。

    冷碧坤果然晕倒在地,双耳溢出了鲜血:“大师哥,他们是我带上来的人,你们不要伤害他们。”

    “你也是糊涂,这蓬莱是谁都能来的么?”昆默瞧着地上侧卧的是个可爱的孩子,摇摇头利索的踱步过去,将他抱了起来。

    乙昆仙人一双眸子,泛着碧色的光芒,双手顺时针一转动,冷碧翎手里紫色的锦盒散落在地。

    “你告诉我,方才我在我的笛声中,你听到了什么?”乙昆仙人面色严肃,眸子像一把利剑抵着冷碧翎,逼迫得紧。

    冷碧翎觉着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眉头一蹙:“我……我方才似乎听见有人说,在这九重天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乙昆仙人这才收手,冷碧翎捂着自己的胸口,猛烈的咳嗽起来。片刻终于停歇了,抬眸姣好的容颜盯着乙昆仙人:“我只是洛城冷家的大小姐,因为身患怪病。大小算命的先生就说,只有长大后去蓬莱找乙昆仙人,我这病或许才得治,所以遇见了向诀忱我便求他带我来蓬莱。”

    “这锦盒是什么?”昆默扭头仔细的瞧着冷碧翎,刹那间似乎流转的风都禁止了,他从未见过这般明艳动人的女子,淡淡的盯着她。

    “这……这是一个叫……”

    “这是我们上山的时候,一个漂亮女子给我们的,叫我们务必带给师尊您。”向诀忱拿起紫色的锦盒,举过头顶,呈给乙昆仙人。

    乙昆仙人手一挥,锦盒便腾飞在他手掌心下。乙昆仙人记得这个锦盒,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三千万年前,他亲手送给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