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回:是决绝不是诀别(必看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413字

    乙昆仙人双眸眨了一下,左手抖动,碧眸有些泛红。屏住呼吸,三千万年前的事情,翻涌置心头来。

    那时候在九重天上,她是万人瞩目的灵尊,因为是三界的灵气幻化而成,美得不可方物。她幻化成型的那日,乙昆仙人在九重天上叫做——墨宸神君,他正奉天帝命前去魔界和魔尊商议互不相侵的事情。

    在瑶山碧池旁侧,亲眼瞧见灵尊活脱脱的出现在自己跟前儿。在那之前他从未觉着,三界里的东西是这般美。

    灵尊一袭白色的轻纱薄衣罩身,乌黑的头发披散置脚踝,一双莲花一般的赤足站立在瑶池圣水里,肌肤胜雪,浅浅一笑。

    墨宸神君在那里站立了三日,才回过神儿来,前往魔界去商议要事。魔界的魔尊因此还觉得天帝是摆架子,故意姗姗来迟,耿耿于怀了几百年,才勉强平息了此怨恨。

    墨宸神君从此隔三差五的的便去瑶山走一趟,但是再不见灵尊的踪迹。过了将近一百年,才听天帝说起。这是名万物灵气化为的女子,被他封为了灵尊,住在凤凰阁。

    凤凰阁一直空着,那是灵兽凤凰栖息的地方,后来被灵狐一族占领过。凤凰一族为了不让天帝为难,便另寻去处了。选择了九重天边际的青木山,说是喜欢清静,不喜欢各路神仙前去叨扰。天帝自然明白凤凰一族的意思,狐族势力渐渐强大,她们是不想与狡猾的狐族走得过于近。

    凤凰阁是九重天上最漂亮的地方,天帝说灵尊也是九重天上最难得的灵物,虽然天帝没有封她职务。但是灵尊却极其得宠,各路神仙相见都得礼让三分才是。就连天帝,说话也客客气气的。

    灵尊在九重天上,过得舒适自在。起初不知墨宸神君,隔三差五的都会去瑶山走一趟。灵尊每日里也是采集灵力,酿制一些灵丹妙药,稍微有时间也会自己修炼。

    直到那日,天帝叫他炼制一种青木丹,需要瑶山圣水池里的水,灵尊巴巴的赶去瑶山。却瞧见一袭黑墨色的身影,矗立在那里。

    灵尊在天际生活了一百多年,向来不喜和各路神仙走得太近,瞧着高颀的背影,清风道骨的。自然晓得是天界的人,伸手剃掉了一根翠竹,正欲打一些圣水便悄悄离去。

    不料心思却完全不在打水这事儿上,墨宸神君的侧颜,瞧得她面红耳赤。手里的半截翠竹一滑,腾飞在半空中的灵尊,也重重的摔向了悬崖边儿上。

    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过,灵尊下落的身子被人环抱住了,睁开清澈的眸子。一张霸气冷峻的脸,正望着她。灵尊读不懂他的眼神,只是自己眨了眨睫毛,似乎就能触碰到他的面颊一般。

    过了片刻,她已经站立在瑶山圣水池旁侧。身子还是觉着轻飘飘的,墨宸神君棱角分明的面颊倒是淡然:“灵尊没事便好,只是这圣水池旁侧都是险峻的悬崖,若是掉下去灵力再深的神,也会身负重伤,以后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声音冰冷,恰如一片片的薄冰,撒在瑶山四周。但是灵尊却觉着墨宸神君极其有趣,面颊由白转红:“天帝吩咐,不得不前来。正巧见神君在此深思,不敢叨扰罢了,不料却给你带来了麻烦。”

    墨宸神君没说话,瑶山旁侧的梨花儿依旧开着。灵尊幻化成型那日,九重天上的所有梨花儿都开了。灼灼绽放,像一团一团的云包裹着九重天。已经快一百年了,这梨花儿还没有半分要败去的意思。

    那日墨宸神君和灵尊同行,墨宸神君始终没有多的话,碍于灵尊受了惊吓。墨宸神君并未与灵尊商量,便独自将她送往了凤凰阁。

    道别的时候,墨宸神君薄唇微启:“灵尊难道没有名字么?”

    “我叫蝉拙,神君是天帝旁侧的红人,今日之事还是不要提及比较好。免得今后这九重天上的各路神仙,打趣我。”蝉拙低垂着头,不敢正视墨宸神君碧色的眸子。

    墨宸神君赤墨色的阔袖一挥,正欲转身回去。不料灵尊手里的翠竹抖落在驾雾里,墨宸神君眉心一锁:“看来,今日你是不该去瑶山的,出凤凰阁的时候,灵尊就没有算一卦么?”

    灵尊面颊绯红,立即转身回了凤凰阁。墨宸神君瞧着她纤弱的身影,极薄的唇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二日,灵尊正欲再次去瑶山。刚出凤凰阁,便瞧见一个小童双手拖着一个紫色的锦盒,巴巴的望着灵尊:“灵尊你可出来了,这是神君今日去瑶山给你采的圣水。”

    灵尊立即接过紫色的锦盒,十指有些颤抖,那日并没有多余的话,赏赐了小童一些酿制的丹药,说是可以安神。

    这件事之后,神君墨宸和灵尊蝉拙,再没有见面。但是这九重天上的各路神仙,都知道了此事。也不晓得是谁宣扬出去的,天帝身子不好,整日里闭关修炼。墨宸神君和清伦真人镇守着九重天,经常和前来滋事的魔尊周旋。

    那日魔尊又前来,正巧打开了凤凰阁的结界。灵尊蝉拙正在休憩,梦里只听见清水潺潺,墨宸神君冷峻的面颊突然入了梦。

    醒来却是听见凤凰阁里的打斗之声,紧接着就是凤凰阁坍塌的声音。墨宸神君布下结界,她被困在里头不能前去一探究竟。

    和魔尊的这一仗,别的倒是没事,只是这凤凰阁再不能住人了。清伦真人和数万天兵,赶走了魔尊便拂袖而去了。

    墨宸神君瞧着灵尊被困在自己的结界里,惊慌失措。这九重天上暂时没有空出来的仙阁,思忖了片刻。

    “重华台的偏阁还空着,若是灵尊不嫌弃,就先住那里吧。待天帝闭关出来,再禀报缘由,让他在赏赐你一座仙阁就是了。”墨宸神君明明是在和灵尊商议,口吻确是命令。

    灵尊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住进了神君墨宸的重华台,各路神仙私下里都议论纷纷。说只要天帝一出关,墨宸神君定会去提亲。以后这重华台的主人,便是灵尊——蝉拙了。

    虽然住在了重华台,但是神君墨宸和灵尊蝉拙从未见过面,这一住便是三十年。凤凰阁没人去修理,天帝还没有出关。

    梨花儿开了一百多年,在开始稀稀疏疏的掉落了。天帝终于出关了,不料百花仙子却嫉妒灵尊,在天帝那儿乱嚼了一通舌根子。

    天帝大怒,墨宸神君的重华台灵尊自然是住不下去了。本来无事了,却又听说墨宸神君因为整日里和灵尊沉迷于男欢女爱,天界失守所以凤凰阁才被魔尊踏平。还有些八卦的神仙却说,这可能就是墨宸神君邀请灵尊去重华台的一点手段。

    顿时这九重天上,谣言四起。但是灵尊——蝉拙确实是在瑶山取圣水那日,便对墨宸神君倾尽了心思。

    三十年在九重天上,不过是指缝间的事情,灵尊却欢喜得一塌糊涂。天帝问她是不是倾慕墨宸神君,她不否认也不做任何回答。

    本来灵尊幻化成型那日,天帝便对她倾心了,这些年一直静养着她,由着她的性子让她在九重天上,做自己喜爱做的事情。但是她和墨宸神君有了私情,天帝可接受不了。

    墨宸神君要被天帝派去三界之外的虚无世界里寻什么宝物,天界的各路神仙都晓得,这只是天帝的一个说辞。

    灵尊自然也知道,墨宸神君这一去,怕是回不来了。想去重华台和墨宸神君一起私奔,墨宸神君正在重华台上坐着休憩,似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般。

    天帝悄悄跟在灵尊身后,瞧着灵尊对着墨宸神君自诉衷肠。墨宸神君坐在银白色的凤椅上,微闭双目一句话也不说。

    直到灵尊前去,触碰他的身子。墨宸神君这才恼了,运气腾飞起来,双手握着玉阙笛。瑟瑟笛音响起,墨宸神君瞧着灵尊还是执迷不悟,伸手用三层功力打断了灵尊的锁骨。

    墨宸神君始终一句话都没说,灵尊疼得当场晕了过去。天帝看到此番情景,这才宽心。重新加封了墨宸神君的位置,他还是留在这九重天上,带着墨宸印镇守着天界。

    而灵尊蝉拙,也还是住在修整好的凤凰阁。灵尊身子受了重伤,整日里躺着起不来,也走动不得。这一躺便是三年,待她再能走动出凤凰阁的时候,这九重天的梨花儿已经败了。

    这三年来身体灵骨断裂的痛楚,比起墨宸神君决绝的眼神是那么微不足道。灵尊不服,瑶山悬崖上,凤凰薄雾里,他的温和是那般清晰。虽然墨宸神君始终没有说过一句欢喜她的话,但灵尊还是能感觉他丝丝的爱意。

    一袭素白色的衣裳裹住了越发清瘦的身子,灵尊就这样踏雾来到了重华台。墨宸神君正在休憩,淡然的面庞眉心时不时的蹙动。

    不料墨宸神君却下了结界,灵尊蝉拙再也进不去重华台的门。守在旁侧的小童有些心疼灵尊,摇摇头劝阻:“灵尊还是请回吧,以后就当没有神君这个人。”

    “这是他亲口说的么?”灵尊执着不肯离去,站在重华台等了一日。小童却无奈的前来告知,墨宸神君去魔界了,估计得有一段日子才能回来。

    灵尊在回凤凰阁的路上,才得知。这次和魔尊一同去三界外的崆峒洞寻什么宝物,本来天帝是让清伦真人去的。墨宸神君不打招呼,便和魔尊一同去了。

    灵尊伤心不已,便待在凤凰阁整日里不出门。还命令旁侧旁侧的小仙,收集好这一季的梨花儿,用来炼制一种叫梨花决的丹药。

    墨宸神君在此回来那日,正好是天帝的寿辰。天帝大摆筵席,墨宸神君再见到灵尊的时候。确是灵尊在给各路神仙发这种叫做梨花决的丹药,她说是决绝不是诀别。

    墨宸神君手心里躺着鹅黄色的丹药,一股梨花味儿,扑鼻而来抿在嘴里却有丝丝的苦楚。

    墨宸神君对于这件事情,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宴席还未结束,墨宸神君便回到了重华台命小童移走了他殿里所有的梨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