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回:莫名受责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63字

    乙昆仙人回过神来,高颀的身子却颤抖得厉害,打开锦盒里头一个玉壶不用看便晓得是他当年命令小童阿九送去凤凰阁的圣水。

    “师尊这是什么东西,瞧着这玉壶倒是洁净剔透,不像是妖魔鬼怪的东西。”坤默瞧着乙昆仙人有些反常,倒是有些不理解。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女子追的紧,好似很了解师尊的样子。我们又急着回蓬莱,便收下了这个锦盒。”向诀忱从未瞧过乙昆仙人这么失常过,一时片刻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我拿下山,将这个锦盒扔了便是。”向诀忱哆哆嗦嗦的踱步过去,伸手去拿锦盒。不料太毛手毛脚了,竟然将玉壶打翻了。

    乙昆仙人立即运气,右手手指顺时针飞快转动,玉壶才安然无恙的躺在了乙昆仙人手里。里头竟然是一些清澈无比的水,“不就是一壶水么,那女子至于这么小题大做的么?”

    向诀忱扭过头来,却撞上乙昆仙人冰霜一般的面颊,碧眸里怒气晕开就像这蓬莱的水汽一样,密密麻麻的,浓的接不开。

    乙昆仙人瞧着清澈见底的圣水,就算三千万年过去了,这圣水还是这般清透。而他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来,冷碧翎揉了揉自己方才被揉痛的脖颈,“乙昆仙人,你和这位蝉拙姐姐是不是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啊?看你们都挺痛苦的,是不是你们曾经有过什么误会啊?”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欢喜是因为爱,恨有是因为爱。所以不要这么不好意思,相互只见道歉就好了。我觉得那位蝉拙姐姐长得绝世无双,乙昆仙人又这么玉树临风你们其实很般配的。”冷碧翎说起这些事情,忘记了方才身体的痛苦,竟然开怀的笑了起来。

    说完后抬起头却发觉乙昆真人面颊铁青,一双眸子冒着寒光就像一把利剑一般,稍不注意就会令她遍体鳞伤。

    “对不起,对不起。乙昆仙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觉着两个相爱的人不应该这么相互伤害,还形同陌路。”冷碧翎越抹越黑,乙昆仙人越发的生气了。

    “你懂什么?这蓬莱不是随随便便都能来的,姑娘若是没有要紧的事,就请原路返回吧!”乙昆仙人阔袖一拂,将紫色的锦盒递给昆默:“交给阿九,他自然知道怎么做。”

    冷碧翎低垂着头,拉着冷碧坤:“乙昆仙人,我们别无去去了,我们爹娘都遭人残忍的杀害了。蓬莱这么多弟子,你就收我们为徒吧!洗衣做饭我都会的,我阿爹大小就说,只有蓬莱的乙昆仙人能帮助我,能解开我的种种谜团。”

    “是啊!师尊,是我答应带她上蓬莱来找你的,你就收下他们吧。反正这蓬莱吃闲饭的,也不怕在多两个。”向诀忱看着冷碧坤小小的身子,低着头站在冷碧翎身后,实在是有些不忍心。

    “你……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乙昆仙人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乙昆仙人,你别怪他,是我要他带我上来的。我自小月圆之夜后的七天都满面红斑,浑身发热。看了多少郎中都说不出个名堂来,还有我这双腕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戴着这对儿碧血红珠,明明是珠子却跟肉一般,取不得。”冷碧翎黯然伤神,虽然她打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这种种苦楚无人能体会,她唯有默默承受着。

    “是啊!是啊!师尊,我也怀疑她是妖怪,但是禅拙却说她不是,她到底谁?兴许,真的只有师尊才能看出来。”向诀忱不晓得,乙昆仙人眼下心头乱糟糟的,根本不想再听见跟禅拙有关系的半个字眼来。

    “你不守门规,私自下山。现在就罚你去郭竹峰面壁三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每日一餐我会让阿九送过去。”乙昆仙人说完便踏云拂袖而去了,过了片刻才从云端传来声音:“这二人就让她们留下吧,叫这女子明日在正殿等我。”

    “啊?意思就是乙昆仙人同意我们留下了?”冷碧翎高兴的跳了起来,搂着冷碧坤,笑声就像清脆的铃铛一般。

    昆默瞧着冷碧翎,心头像是饮了早上蓬莱露珠酿制的早茶一般清爽:“姑娘无需在意,师尊素日里是极其温和的人,今日我也不晓得为何他会如此动怒。大概,跟你们口中说的那个女子有关吧!”

    “我觉着,乙昆仙人和这个女子,都好奇怪啊!明明相互喜欢,却这般形同陌路,真是搞不懂。”冷碧翎拉着冷碧坤站到昆默身边,噘着嘴摇摇头感慨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些,你们关心关心我好不好?我要去郭翠峰面壁三年啊,苍天啊我向诀忱到底做了什么?要这么对我,都怪你,都怪你。”向诀忱一屁股坐在石阶上,伸开腿踢了踢方才被犄角兽毁坏的神兽门。

    “活该,看你还这么嚣张不?你不是说乙昆仙人最疼爱你了么,我看啊乙昆仙人还是最喜欢大师兄。”冷碧翎伸手拍了拍向诀忱的肩膀,“哎,你也别叹气,不就三年么?等你出来的时候,冷碧坤也就和大师兄差不多高而已。”

    “大师兄,咱们快去什么殿吧!乙昆仙人不是叫我去那里等他么?”冷碧翎瞧着向诀忱落魄的模样,甚是开怀。

    “你要自己去郭翠峰,还是我送你过去?放心吧,只要师尊气消了,就会放你出来的。”昆默安慰向诀忱,四人一同踱步往正殿去。

    “冷姑娘,你先休息休息,师尊说的是叫你明日在正殿等他,不是今日。”昆默面颊淡然,露出一丝笑意来。

    “哦哦哦!这蓬莱真是仙境啊,我觉得就跟做梦一样。”冷碧翎瞧着木制楼阁,伴着潺潺流水。各式各样的神树仙草,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些许。

    向诀忱跟在身后,面色铁青,“姓冷的,我真后悔带你上来,这代价也太大了。”

    “男子汉嘛,要大度才是。你这么斤斤计较的,不怕乙昆仙人知道了,再罚你个三年五载的,到时候出来冷碧坤可就有媳妇了。”冷碧翎说完,自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为面壁而生么?放心吧,师尊说不定明天就让我不去郭翠峰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我从未见过师尊发这么大的火,就算是以前我偷偷溜下山还闯了祸,他也没说什么啊!”向诀忱独自嘀咕,今日乙昆仙人的做事风格,他还是接受不了。

    “我决得还是跟那位神仙姐姐有关系,那锦盒里不就是一杯水水么?乙昆仙人却跟宝贝一般,生怕洒了一滴。”冷碧翎站在桥栏上,瞧着险峻的山峰,欢呼雀跃的。

    昆默瞧着她,面颊温和,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向诀忱识破了他,泛起一丝狡黠的笑意:“大师兄,你不会是看上这个疯婆子了吧!那真是这样的话,我面壁十年,也值了!”

    昆默瞧着欢呼雀跃的冷碧翎,摇摇头:“只是从未见过这般爽朗又单纯的女子罢,忍不住多看了会儿。”

    “噗嗤!”一声儿,向诀忱笑了,望了望前面的冷碧翎和冷碧坤:“你哪只眼睛看见她单纯了,说不定她还是个妖怪呢!就连那位令师尊情绪激怒的禅拙,都瞧不出她是什么路数来。”

    “方才听她自诉自己的遭遇,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就算是妖也有好妖。人和神也有心狠手辣不分是非的。”昆默双眸发亮,盯着冷碧翎。

    “你在看什么呢?我叫你几声了,你都没听见?”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小师妹——穆婉清。

    “小师妹,大师哥的春天要来了。”向诀忱似乎忘记自己还要去郭翠峰面壁了,大声冲着穆婉清吼道。

    “什么春天冬天的,你好好去面壁吧!别指望我们给你求情,听说犄角兽复活了?”穆婉清消瘦的鹅蛋脸,严肃得紧。

    “你消息够灵通的,是啊!不过被师尊封住,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这犄角兽突然就动了,不会是他的主人已经出现了吧!”穆婉清简单的发髻干净利落,不佩戴任何首饰,因为清修的缘故,仙气逼人。

    “这女子看着好奇怪,师尊为何要将一个和蓬莱无关紧要的人留下来?”穆婉清看着昆默似乎对她很有意思,她有些不快之意。

    五人一唱一和的去正殿了,昆默打点好冷碧翎和冷碧坤,便送向诀忱去郭翠峰面壁了。禅拙跟在身后,将这一切瞧得清清楚楚,阿九没有将紫色锦盒毁掉。偷偷的珍藏起来,他摇摇头表示无奈。

    “不知为何,墨宸神君始终没有变为男身。”阿九的这一席话,就像一把钝刀,生生的剜着禅拙的心:“难道,这三千万年来,她真的是自作多情罢!”

    独自徘徊在蓬莱,到处都是墨宸神君的气息。禅拙正欲离开,突然听见身后淡淡的一句:“今日,你又是打算游离片刻,便走么?”

    禅拙身子僵硬了,这声音正是墨宸神君的,禅拙吸了吸气,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