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回:姑娘前世定不是普通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133字

    “令尊大可大大方方的来蓬莱,若是还在耿耿于怀三千万年前,我用玉阙笛打断你锁骨的事情,这厢给令尊赔不是了。”墨宸神君侧身瞧着万千雾气,声音倒是平和:“其实令尊每一次来蓬莱,我都知道,只是权当令尊来蓬莱游走罢了。”

    禅拙低垂着头,听他左一个令尊右一个灵尊的,眉心紧蹙锁骨上伤痕结的痂还在。“神君既然知道,为何不又布下结界,让我不能进来?”

    墨宸神君极薄的唇上扬,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令尊多心了,三千万年前,我只不过是为了成全你我个自的宿命罢了。”

    “宿命?”灵尊——禅拙自然不解,若是毫无欢喜之心,为何要为她去瑶山打圣水。如果果真那般绝情,为何又要将她亲自接去重华台,每日里还命小仙送去各种精美的吃食。

    “天帝性情多猜忌,只有这般他才会相信你我并未有私情,你在九重天的日子才好过。百花仙子妒忌,天帝爱慕你,保不齐会发生什么,还望灵尊不要将此事挂于心怀了。”至始至终墨宸神君都为正眼瞧禅拙一眼,青蓝色的衣带黑墨色的发丝,灵尊禅拙都是那么熟悉。

    就算这三千万年里,墨宸神君对她不闻不问,就当她消失在这天地间一般。灵尊做不到,她住在蓬莱山下,日日思念他。

    “我只想问神君,神君从未对禅拙动过心么?哪怕是一丝丝的私情,也没有么?”禅拙伸出双手,紧紧的抓着神君的肩膀,认真的瞧着他。

    墨宸神君面无表情,就像那日用玉阙笛打断她锁骨那日一般,淡然无语:“没有从来都没有,不管你问我多少遍我的答案始终如一。”

    禅拙渐渐松开了纤细白皙的双手,胸口疼的厉害:“我不信,我不信你没有。就算你没有变为男身,我也还是不信,我会证明我心中的答案。”

    禅拙侧身正欲离去,却被墨宸神君拉住了右手:“灵尊放手吧!”

    禅拙挣脱开来,拂袖而去。一道白碧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墨宸神君的眼睑里。

    墨宸神君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扶着白色的石栏,面色通红面颊的青筋暴起。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双眸泛清滴滴泪珠滴落在石栏上。

    阿九双手扭着仙草,正巧路过这里,吓得手里的必诛草都掉了:“乙昆仙人,是魔界的人又来了吗?”

    “不对啊,那魔尊嗜血神功没后练成,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阿九扶着乙昆仙人,往聚贤阁去了,那是乙昆仙人素日里休息的地方。

    “快……快将玉枕下的丹药拿给我。”乙昆仙人瘫坐在床榻之上,浑身上下竟然没有半分力气。

    “神君到底怎么了?”阿九取出丹药,这丹药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有一股淡淡的梨花儿味道。

    乙昆仙人吞下了丹药,面色总算了恢复了八层,打坐运气压制住自己体内翻滚的真气:“无事,只是一些心魔罢了。”

    “这是什么丹药,怎么以前从未听乙昆仙人说起过?乙昆仙人何时有了心魔,阿九竟然没有一丝察觉。”阿九瞧了瞧自己手里的玉盒,这种情形阿九还是第一次瞧见,他心头有些忐忑。

    乙昆仙人微闭双目,双手自然放在打坐的膝盖上,“把东西放下后出去吧,今日之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

    阿九自然知道乙昆仙人的性子,行李小声踱步出了楼阁。

    待阿九出去了,乙昆仙人才正睁开双眸。这丹药不是别的丹药,正是能让他将自己的男身隐藏起来的丹药。

    冷碧翎和冷碧坤住在偏殿,已经夜幕了,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打开一看,才是大师兄——昆默。

    冷碧翎瞧着冷碧坤已经睡着了,便蹑手蹑脚的跟着昆默出去了。

    昆默御剑带着冷碧翎,“蓬莱的住所,你还习惯吗?”

    冷碧翎站在寒霜剑上,瞧着夜幕下的蓬莱,星星点点的烛火。潺潺的瀑布声音,“倒是习惯,也挺好玩儿的。只是这一路出来,才觉得原来世界这么大,不只是冷府的宅子里一般。”

    “你来蓬莱是想让师尊收你为徒?”昆默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儿,冷碧翎闻着甚是舒爽。

    冷碧翎叹气,有些哀叹:“我也不知道,只是冷家败落了,阿爹被人陷害。我也没有去处,只是听阿爹和算命先生提起过,我是个奇怪的人。或许只有蓬莱的乙昆仙人能帮我,我要是不走,留在洛城也会被他们当做妖怪烧死的。”

    冷碧翎悲伤无力的声音,回荡在昆默耳旁。他不是第一次见她,几年前下山去查一个妖怪的踪迹。在洛城醉仙居里瞧见她正在喝酒。

    一个女子容貌无双,竟然这么豪爽单纯。

    “沧澜派弟子众多,但是几乎都是我和桃花翁的弟子。师尊的弟子只有我们三人,而且他也没有打算收弟子了。”昆默双手放在身后,自由御剑穿梭在蓬莱之上。

    “大师兄果然厉害,不像有些人,御剑都不会。还出去招摇,是蓬莱沧澜派的弟子。”冷碧翎双目闪烁,瞧着昆默的耳鬓,心跳加速。

    不料走神,没站稳,整个身子重重的摔了下去。

    昆默发觉寒霜剑轻了些,低头一看冷碧翎的身子正往寒池掉去。昆默心头一紧,立刻伸手追去。

    片刻功夫,昆默便搂住了冷碧翎盈盈一握的腰。冷碧翎眨了眨密扇一般的睫毛,昆默英俊的面颊近在咫尺。

    昆默搂着冷碧翎稳稳的落在地上,冷碧翎浑身发冷,脑子一片空白一双眸子直愣愣的瞧着昆默。

    昆默眉心紧蹙稍有不快,盯着旁侧的石亭子:“出来吧,已经跟踪我一个晚上了,还打算继续么?”

    “什么?”冷碧翎顺着昆默的眼神望去,却发现石亭柱子后面藏着一个人,这人缓缓踱步出来,竟然是昆默的小师妹——穆婉清。

    穆婉清一脸的不快,瞧着冷碧翎嘴巴撅起来:“大师哥你是不是瞧上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了?”

    “不……不……小师妹误会了,不是的……我们只是一起聊了会儿天。”冷碧翎举起双手,摇个不停。

    昆默薄唇上扬,目光温和笑了笑:“小师妹,你在想些什么呢?我只不过是帮着师尊,招待一下客人而已!”

    “是么?那我看你一路有说有笑的,而且从未用看她的眼神,看过其她女子。”穆婉清气的小脸儿发白,一个劲儿的责备昆默。

    “所以,你就一路跟着我们,然后施法让冷姑娘从寒霜剑上摔了下来。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没发现冷姑娘掉了下去的话,后果很严重的。”昆默有丝丝的怒气,泛上眉间来。

    “哼!我就知道你会护着她,你这么在意她怎么会没有察觉她掉了下去?”穆婉清伸手戳了戳昆默的肩膀,咬着下唇,赌气的瞧着冷碧翎:“一个姑娘家,大晚上不在自己房里呆着,出来乱跑什么?”

    穆婉清说完,转身便离去了。昆默瞧着她清瘦的背影,摇摇头:“都是素日里这些师兄弟,把她给宠坏了,简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大师兄我倒是觉着,穆姑娘很可爱。而且她好似很喜欢大师哥,眼里见不得大师哥和别的女子说话。”冷碧翎虽然无缘无故的被人算计了,但心头却是满满的欢喜。

    “冷姑娘想多了,小师妹是蓬莱唯一的女子,所以我们大家都让着她。她是师尊从饥荒之地带回来的,师尊也很宠她。我更是对她照顾有加,所以她瞧见我关心别人,一时半会儿才接受不了。”昆默有些无奈,但是冷碧翎听得出来,他还是很心疼穆婉清的。

    “大师兄师尊明天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有什么话今天说不行么?非得等到明日?”冷碧翎觉得乙昆仙人有些冷冰冰的,不太好说话。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师尊说冷姑娘双手的碧血珠倒像是他认识的某个故人的东西。还有犄角兽,许也是因为姑娘手上的这对儿碧血珠才苏醒的。”昆默这么一说,冷碧翎低垂着头瞧着自己手腕的碧血珠,今日好似路过神兽门的时候,它确实闪烁了一下。

    “这犄角兽是哪路神仙的坐骑啊?”冷碧翎坐在石亭凳子上,低垂着头摆弄自己手腕上的碧血珠:“要是师尊能将我手上的这对儿破珠子拿下来,该多好啊。”

    “姑娘这么讨厌这对儿珠子么?那犄角兽到底是哪路神仙的,师尊不愿意说,我只晓得是对师尊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昆默收起寒霜剑,声若罄钟温和的很。

    “大师兄知道姝瑶剑么?我这一脸红斑,被姝瑶剑的剑气一碰,便痊愈了。”冷碧翎伸手摸了摸面颊,仰着头瞧着天空的下玄月:“很快便又是一轮圆月了,不知道这次我还有没有这么幸运?”

    昆默侧头,仔细的盯着冷碧翎。姝瑶剑乃上古神器,剑气逼人。为何他碰不得向诀忱却碰的,为何连一个区区的凡人,都能如此好的运用剑气。

    “如果你连姝瑶剑的剑气都能承受,我想我大概明白师尊为何要留下你了,你的前世应该没这么简单,至少不是普普通通的凡人。”昆默示意冷碧翎,二人一同踱步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