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回:蓬莱不眠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121字

    冷碧翎回到偏阁,已经夜深了,瞧着外头的月色,冷碧翎站在阁窗下心头又想起了在洛城冷宅的日子。

    洛城里的人,现在恐怕都认为她是妖怪吧?冷碧翎低垂着眼睑,心头隐隐泛痛。双手掐着栏杆,因为太用力骨节儿处泛白。

    冷碧坤正在熟睡中,冷碧翎瞧着他安睡的小脸儿,肉嘟嘟的。想起今后的日子,就要这般带着他走南闯北的生活,鼻子一酸,心头刺痛得很。

    冷碧翎抬头看了看如勾的月亮,生怕下一次月圆之后,自己又会被人当做笑柄或者妖怪。

    冷碧翎双手扣住自己的肩膀,觉着四周冷嗖嗖的。正欲关上窗户歇息一下,突然瞧见窗外一个人影儿闪过。

    “谁?”冷碧翎浑身紧张,背脊骨发凉。她看见了那双眸子,清寒里透露着些许诡谲。

    冷碧翎扭头瞧了瞧熟睡的冷碧坤,合上门窗,便追了出去。

    蓬莱偏阁一片漆黑,穿过了偏阁就是藏经阁了。这里汇集了天下奇书,里头应该有蓬莱不少弟子把手才对啊!但是四周出奇的静,冷碧翎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一袭黑影好似故意针对她一般,时不时的还扭头瞧瞧她,看她跟没跟上来。

    大约追了一刻钟的功夫,到了神兽门那里,冷碧翎停下了脚步。一路过来,没瞧见任何一个守夜的弟子,冷碧翎本来就不应该追过来的。

    想起白日里,犄角兽在这里复活。乙昆仙人责骂,向诀忱因此还被关进了郭翠峰面壁。冷碧翎吸了吸凉凉的雾气。正欲转过身子,沿路返回。

    冷碧翎刚转身,便被人掐住了脖颈。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在她窗阁下的人。她记得那双眸子,就像一把寒冷的利剑一般。

    冷碧翎仰着头,双眸望着掐住自己脖颈的人。黑色面纱蒙面,除了那一双眼睛,再也瞧不清楚其他。

    “你是谁?我初来蓬莱,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这么做?”冷碧翎伸手抓着掐住自己脖颈的手,这人瞧着冷碧翎痛苦扭曲的面颊,不但没有停止,掐着她脖颈的手,力道又增进了几分。

    冷碧翎觉着自己的脖颈都快被扭断了,双手用力推开他,那人纹丝不动。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蓬莱,我……我只要吼一声儿,就会有很多人过来的。”冷碧翎身子被举了起来,面颊充血,火辣辣的。

    “我找的就是你!”这人终于说话了,声音幽幽泛起,让人听了不住打个寒颤。

    “救命啊!救命……救……”冷碧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了。冷碧坤还在等她,她还没有回洛城报仇,她自己的种种谜团还没解开。

    她甚至……甚至还未见到自己的亲娘,所以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为什么……要杀我?”冷碧翎渐渐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双手被那人的戒指划伤,刺目的鲜血顺着紧握的手心儿,滴落在石板上。

    冷碧翎仰着头,瞧着天空的月亮,突然她觉着自己瞧见了阿爹。

    冷碧翎渐渐绝望,突然听见旁侧神兽门传来了一声怒吼。这不是别的声音,正是犄角兽在嘶吼。

    掐着冷碧翎脖颈的神秘黑衣人,突然松开了手,将冷碧翎重重的扔在石板上:“果然是你,看来我找对人了。”

    冷碧翎趴在地上,觉着自己脖颈都快被扭坏了。手上的鲜血滴落在神兽门的石阶上,“救命啊!救命……咳咳!”

    冷碧翎生若蚊蝇,根本没有人听见。这黑衣人跳跃过来,从腰间拔出短剑,“姑娘要怪就怪自己吧,我今日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的血。”

    “我的血,要我的血做什么?”冷碧翎低垂着头,瞧着自己手上溢出来的血,鲜红刺目。

    “这个姑娘就不用问了,我们尊上只是需要神族人的血,来增进自己的功力罢!只要你的血,装满了这个牛皮袋子,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这人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扔在冷碧翎跟前儿。

    冷碧翎刚有了一丝希望,很快瞧见这个牛皮袋子便绝望了,缩了缩腿:“你杀了我吧,这么大的袋子,少说也得装一盆血。”

    “姑娘不乐意,那你就跟我去见尊上吧!”冷碧翎瞧见了他那一双手,苍白得像是从未见过阳光一般。

    “吼吼……”冷碧翎瞧见这人,正欲掳走自己,又听见了旁侧犄角兽的叫声儿了。

    “你知道这犄角兽吗?今日我来蓬莱他便复活了,眼下只是被乙昆仙人困在结界里。乙昆仙人说……说可能我就是他的……他的主人。”冷碧翎目光闪烁,自己撒谎一点底气都没有。

    这人仰天长笑,“那我可要试试了!”

    这黑衣人刚抓住冷碧翎的衣襟,便瞧见这犄角兽动了几下。

    “莫非……”

    “乙昆仙人救我!”冷碧翎推开了这人,撒腿就跑。还未跑出几步,便被人逮住了。

    还来不及尖叫,冷碧翎整个身子重重的摔在了丛林里。

    正欲挣扎,自己被人紧紧的捂住了嘴。冷碧翎瞪大眸子,绝望挣扎。

    “好啦!好啦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冷碧翎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在郭翠峰面壁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冷碧翎又惊又喜,总算是宽心了。

    “我要是在郭翠峰,你不早就被人掳走了么?还能在这里,指责我么?”向诀忱发髻松散,浑身是泥土,一点也不像蓬莱的弟子。

    “你……你……你无理取闹!”冷碧翎瞧着向诀忱一副邋遢样儿,嫌弃至极,用手推了推他“你走开啊,不要离我这么近,脏死了。”

    “哟还讲究呢?还以为自己是冷家的大小姐么?眼下你可比我狼狈多了。”向诀忱和冷碧翎蹲在草丛里,相互嫌弃。

    “就算我们冷家落魄了也比你强,你出去随便拉个人问问,看你自己像不像乙昆仙人的弟子,我真是为你丢脸。”向诀忱嘴里叼着一根青草,头发上是树叶。

    冷碧翎这么一说,他顿了片刻,重新瞧着冷碧翎:“好啊,你不是嫌弃我么?那你自己出去啊,还假装是犄角兽的主人呢?我给你说,就算是我们乙昆仙人也不敢说是这犄角兽的主人。”

    “我是不愿意这么想,但是想隐藏也隐藏不住啊,这犄角兽看见我就蠢蠢欲动的。我不承认,也是没有办法的嘛!”冷碧翎站起来,双手叉腰夸夸其谈。

    “你说刚才啊,若不是我藏在那里,学了几声儿犄角兽的叫声,那人会放过你么?”向诀忱也站起来,揭穿事实。

    “什么?明明是犄角兽的叫声,你居然抢工。”冷碧翎仰着头,趾高气扬的挖苦向诀忱,脖颈上还有淤青。

    “不信就算了,这犄角兽啊,已经被我师尊控制了,不信你就去瞧瞧。还是早些回去吧,不然待会儿又有什么妖魔鬼怪纠缠,我可没功夫帮你了。”向诀忱吐掉嘴里的青草,正欲掉头回郭翠峰去。

    突然瞧见蓬莱很多弟子都在奔走,慌慌张张的模样儿:“快点!”

    “发生了什么事?”冷碧翎和向诀忱异口同声道。

    “去看看,不会是魔界的人又来了吧!”向诀忱还没等冷碧翎同意,便拨开草丛,出去了。

    “你就这么出去,不怕被师尊瞧见了吗?”冷碧翎蹑手蹑脚的跟在身后,四周都点上了烛火,亮堂堂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么多人,慌慌张张的。”向诀忱甚是好奇,冷碧翎突然想起冷碧坤来:“遭了,我要回去了,那小家伙还在偏殿睡着。”

    “你不是讨厌他吗?我看你还是挺关心他的嘛!”向诀忱站在藏经阁旁侧,丝毫不避讳自己还在面壁中。

    “要是连他也没了,那我在这世上就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冷碧翎有些难过,站在烛火,下,脖颈上的掐痕甚是明显,向诀忱心头泛起了一丝怜悯。

    “藏经阁里的所有弟子都死了,还有师尊压制的狼妖也被放了出来,这是谁干的。”无意间听见旁侧弟子八卦,他们才明白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正在游说纷纭,穆婉清和昆默敢来了。

    穆婉清跟在昆默身旁,面色冰冷,“我知道是谁干的,方才我亲眼瞧见有人网这边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

    “是谁啊?竟然偷偷的杀了藏经阁所有弟子,还放出了狼妖?”向诀忱也很好奇,瞧着殿前躺着的弟子,直感叹。

    “是她!她混进蓬莱,根本就是另有所图,她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妖魔同伙。方才我亲眼瞧见她慌慌张张的,离开了藏经阁。”穆婉清站在高台上,左手拿着剑,指向冷碧翎。

    众人扭头,瞧着冷碧翎,衣衫不整。脖颈有淤青,双手还有鲜血。

    “不是我,不是的……我也是被妖怪打成这样子的……”

    “将她捆起来!”穆婉清话音刚落,众人便围上去,利索的将冷碧翎捆绑了起来。

    “师妹,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昆默上前阻止。

    冷碧翎惊慌失措,瞧着昆默:“大师兄,不是我!”

    “你蛊惑大师兄和二师弟,让他们失则。大师兄不好好看着藏经阁,二师兄不好好在郭翠峰面壁,都是你。”穆婉清伸手,将剑柄按住冷碧翎的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