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回:对于变了的人,我只好远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68字

     “断断不可用拔魂术,就算是用了此方法。穆姑娘的身子,也会受到伤害,说不定还会魂魄飘离肉体。”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禅拙。

    “哼!你终于出现了,我说你以后不要神秘兮兮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好不好,你出现之后我就被师尊罚去郭翠峰面壁。还好我机灵,偷偷跑出来了,今晚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向诀忱瞧着禅拙一袭碧色的衣裳,虽然蒙着面纱但是向诀忱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来。

    “你师尊,因为我惩罚你?”禅拙侧身,双眸漆黑就像蓬莱的夜一般:“你师尊怎么说?”

    向诀忱吊儿郎当的踱步过去,面颊上全是土:“我说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给我那个什么紫色的锦盒。里头装的不就是一杯水么?我师尊还一滴都不洒的交给了阿九,还责罚了我,让我去郭翠峰面壁。郭翠峰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郭翠峰就是蓬莱的鬼地方,阴森森的除了悬崖峭壁没有任何东西,又冷又潮湿。一个人耶没有,每日里我还只能吃一顿。都是为了你,以后再有这样的差事,你还是找别人吧。”向诀忱大敌当前,竟然为了一己私欲盘问起禅拙来了。

    禅拙眉心一蹙,碧色的衣裳在烛火下有些通透:“向公子,对不起我不知道乙昆仙人,竟然会迁怒你。我这就去给乙昆仙人说,叫他有什么怨气冲着我来。”

    “不必了你千万不要无正殿找我的师尊了,若是他发现你和我还有牵扯的话,估计这次我面壁不只是三年这么简单了。起码也得十年,说不定一辈子都要呆在郭翠峰了。”向诀忱伸手,示意禅拙千万不要在多事了。

    禅拙一双桃目里,满是内疚低垂着头听见狼妖一声儿嘶吼。立即回过神儿来,双手撑掌腾飞起来。

    向诀忱仰着头瞧着禅拙,十指就像是在跳舞一般,灵活这动着片刻四周便是紫色的光,像闪烁的星星一般围绕着狼妖。

    狼妖很快便不挣扎了,在紫白色的光里慢慢儿的瘫坐在地。禅拙瞧着狼妖已然是没有能力反抗了,立即落地朝着狼妖的胸口一掌。

    狼妖的身子便和穆婉清的肉体分开了,禅拙立即扶起穆婉清软绵绵的身子:“你们快扶她进去休息,这狼妖已经被我封住了,暂时不会出来攻击人。但是你们最好还是尽快的通知乙昆仙人,毕竟在这蓬莱只有他才能真正的困住这狡猾的狼妖。”

    “呵呵呵呵……我说禅拙姐姐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开始还以为你和这狼妖是同道中人呢。没想到你不是,刚才我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就算是为你面壁十年二十年我也不在乎……不在乎。”向诀忱瞧着灵气逼人的禅拙,立即为方才轻视她的行为道歉。

    “你不必为我道歉,你面壁这事儿我会亲自给你师尊说的。是我连累了你,毕竟我和他之间的事儿,我不想牵扯任何人。”禅拙双手端放在盈盈一握的腰间,声若潺潺流水一般。

    “哇!原来你果真是仙女姐姐啊,以前在洛城的时候,我们还都以为你是妖怪呢。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冷碧翎瞧着狼妖瘫倒在地上,就跟一堆烂泥一样。

    冷碧翎跑过去,抬起左脚踢了踢狼妖:“看来这狼妖是真的被你收拾了,一动不动的。我觉得神仙姐姐比乙昆仙人都厉害,你们说是不是?”

    “不是!”众弟子齐声回答,冷碧翎面色失然有些尴尬,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呵呵呵……”

    禅拙也挤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慢慢儿踱步走向冷碧翎,伸手绕着冷碧翎转了一圈儿。碧色的青光包围着冷碧翎,眨眼的工夫冷碧翎面颊上的伤口和脖颈上的淤青就好了。皮肤白皙,没有丝毫的打斗痕迹。

    “谢谢神仙姐姐!”冷碧翎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和修长的脖颈,高兴地跳了起来。

    昆墨还未见过冷碧翎,待众弟子将狼妖重新捆绑起来,带走之后,他才踱步到冷碧翎跟前儿,双手作揖:“久仰姑娘大娘,不曾想姑娘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敢问姑娘是哪个门派的,姑娘的师父又是谁?”

    禅拙抿了抿极薄的红唇,伸手取下了自己的面纱,盈盈一笑四周的弟子都惊叹竟有这样的美貌。

    “你叫我姑娘,还说我小小年纪?你去问问你师尊,我到底有多大了?”禅拙身形高挑,站在夜色里浅笑盈盈的望着昆墨。

    “大师兄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我这次人间游历了一圈儿,虽然是被师尊禁足面壁了。但是见识可是长了不少啊,这禅拙呢我们只能换做前辈,不能换做姑娘的。”向诀忱左手放在身后,在昆墨跟前儿指点迷津的样子。

    “哦!”昆墨听了二人的说辞,从新大量起禅拙来。

    “我给你说,禅拙前辈站在我们的乙昆师尊跟前儿,都能直呼师尊的姓名,就说明她和我们师尊是一个级别的人,你知不知道。”向诀忱指着昆墨,正儿八经的教训着。

    “果真如此么?姑娘……哦!不前辈也是师尊的朋友么,也是九重天上的神?”昆墨有些激动,立即双手作揖将头埋得更低了:“是昆墨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将前辈认做是姑娘。”

    禅拙一脸快活的笑意,伸手扶起了昆墨作揖的双手,唇边的梨涡一深一浅的在藏经阁烛火的照耀下,明艳动人:“我是女人,我倒是希望你换做我妹妹呢。如此一来便可以掩盖,我是老太婆的真相了。”

    向诀忱捂着嘴下了线,冷碧翎跟着站了过去,玩着禅拙的手臂:“就是,咱们女人是最忌讳别人叫我们老太婆的。”

    向诀忱拉开了冷碧翎,将她拉扯到一边儿来:“哟哟……你也不去照照镜子,瞧瞧自己。禅拙姑娘呢,是实至名归。你嘛就算是叫你老太婆,我都觉得把你叫年轻了呢。”

    “你……你……”

    “你什么你,你难道没瞧见过自己满面红斑,皮肤如蛇的模样儿么?就算是老太婆出来,也会被你吓死吧。”向诀忱憋着嘴,挤兑冷碧翎。

    冷碧翎双手叉腰,瞧着藏经阁四周还有这么些蓬莱的弟子呢,有些不好意思:“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有你过分吗?说起来,今天晚上这事情还是你挑起来的。若是你自己乖乖的呆在偏阁,置于会被妖怪顶上么?你看妖怪上了咱们蓬莱这么多弟子,若是师尊问起来,我都没脸替你担当了。”向诀忱将面颊凑近冷碧翎,咄咄逼人道。

    冷碧翎有口难辩,说不上一句话来:“你……有本事就去找乙昆仙人评评理去。”

    “哼!去就去,我正好儿要去找乙昆仙人,让他看在今天晚上我劳苦功高的份儿上,不要将我关在郭翠峰了。向诀忱扭头,傻眼了蓬莱藏经阁的弟子包括大师兄在内都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双手作揖行礼。

    扭头才瞧见是乙昆仙人站在高台上,立即跪在地上:“师尊……我……我……”

    “你不在郭翠峰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乙昆仙人短短几个字,却充满了怒气。

    “我……我是来捉妖怪的,不信……不信师尊问问大师兄就知道了,我还救了小师妹呢。”向诀忱跪在地上,直起腰身来一脸的不服气。

    “阿九,立即送向诀忱到郭翠峰,这次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郭翠峰半步。”乙昆仙人一袭青白色的仙衣,碧色的玉簪整整齐齐的束着头发。

    禅拙站在众弟子跟前儿,面色淡然双目盯着地板:“仙人何必呢?这都是我的错,不要迁怒无辜的人才是。”

    “无辜的人,我这个徒弟啊。一直不成材,是我素日里太娇惯他了,所以现在才如此刁钻。”乙昆仙人侧头瞧着昆墨,在瞧瞧四周满是打斗的痕迹:“远远儿的我就听见是狼妖的声音,这下可制服了?”

    禅拙瞧着乙昆仙人高高在上,逼问弟子的模样儿不禁皱眉。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他们到底是有多久没说话了,不知不觉间曾经的墨宸神君竟然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乙昆仙人。

    “狼妖霸占了小师妹的血肉之躯,我们不敢贸然行动。还好是禅拙前辈救了咱们,救了小师妹。”昆墨双手作揖,给禅拙行了个礼。

    “我可不习惯这种高高在上,万人都得听我的这种感觉。乙昆仙人好似很享受当师尊,你们要谢还是谢你们的乙昆仙人吧。”禅拙隔着烛火和夜色,徐徐望着乙昆仙人。

    曾经的他一袭黑赤色的袍子,豪爽不羁如今却和曾经的清轮真人一般。禅拙是在是有些接收不了,心头暗自道:“是不是我们太久没有说话了,彼此变得那么陌生,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灵尊若是没事,便去正殿歇息一会儿吧,今晚多谢灵尊救了蓬莱的弟子。”乙昆仙人终于开口,语调里充满了沧桑。

    “不必了,对于变了的人,我只好远离!”禅拙双目通红,辛苦疼的紧,一个侧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