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回:月下促膝而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32字

    乙昆仙人眉心紧蹙,一双剑眉颤抖着。昆墨察觉出了他情绪的波动,立即关心道:“乙昆仙人,这女子到底是谁?为何师尊会叫她灵尊,难道……她就是当年九重天上的灵尊?”

    乙昆仙人没有作答,只是瞧着禅拙离去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黑墨色的云里:“我的事,你就别问了。去瞧瞧你那不安分的师弟,想必他也不会乖乖的就这么去郭翠峰的。”

    昆墨双手举过头顶,作揖行礼为向诀忱求情:“师尊,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不是二师弟的错。”

    “他没有经过我的允许,私自下山去。这难道没有错吗,门规如此无规矩不成方圆。”乙昆仙人字字句句里,透露的满是怒气。

    “是师尊!”昆墨也从未瞧见过乙昆仙人情绪波动这么大,只好先顺着乙昆仙人了,往后待乙昆仙人气消了再想想办法。

    乙昆仙人脚步坚定,正欲往正殿前去,想起冷碧翎来了,扭头瞧着冷碧翎:“冷姑娘不是蓬莱的弟子,虽是不用守蓬莱的门规,但是规矩还是要的,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出来走动的好,以免滋生麻烦。”

    冷碧翎也晓得,今夜这些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她多多少少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低垂着眼睑点点头:“今日之事,冷碧翎向师尊赔不是。”

    乙昆仙人急速离去,待人瞧不见的地方,立即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阿九见势,过来搀扶着乙昆仙人:“神君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乙昆仙人双手扶着栏杆,撑着自己的身子:“阿九,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阿九听见乙昆仙人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立刻慌张了起来:“神君是不是在想灵尊?”

    这三千万年来,阿九从未正面提起过灵尊——禅拙来。

    乙昆仙人伸手拍打着石栏,修长的骨节泛白:“你说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错了?”

    阿九瞧着乙昆仙人身子颤抖得厉害,小心翼翼的踱步过去搀扶着他:“神君是不是身子又不舒服了,是不是又要吃上次吃的那药丸。”

    墨宸神君从未告诉任何人,这三千万年来,他都是靠着那药丸过来的,如今这药丸已经浸入了骨髓。

    “如今的灵尊也不是以前的灵尊了,这三千万年来她都在悲伤中度过。上次阿九还在蓬莱遇见过她一次,她伤心欲绝拂袖而去。蓬莱下了好大的雨,怕是灵尊的眼泪。”阿九说完双眸红通通的,也跟着抽泣了起来。

    “怎么,就连你也觉着是我对不起她么?”墨宸神君卸下所有的面具,一双碧色的眸子溢出了灼灼眼泪来。

    眼泪划过面庞,阿九愣在那里,几千万年来从未见过墨宸神君这般狼狈的样子:“阿九……阿九知道当初神君是没有办法。天帝喜爱神尊,在九重天上虽然没有给她位份,但是却宠爱得如同帝后一般了。”

    “神君心系天下,心系九重天的安危。现在算是安定了,又沉浸在自责中,寻找跃下东离台的东离佛尊。阿九知道神君心里的苦楚,阿九了解神君心头的无奈。”阿九清瘦的身子,站立在蓬莱的夜风里,哽咽着。

    “起初阿九也认为神君是喜爱灵尊的,只是得知神君还不是男身的时候,我便晓得神君是没错的。神君心头是大爱,只是灵尊自己太执着罢了。”阿九扶着墨宸神君一个劲儿的安危他。

    阿九扶着墨宸神君,慢慢儿移动步子朝着正殿去了。刚走旁侧的水池里,一朵莲花便摇身一变,禅拙站立在白色的石栏旁侧。双眸剔透濯濯清泪就像是这莲叶不住滑下的水珠一般。

    “他到底怎么了?为何身子会突然那么弱,他这到底吃的什么丹药?”灵尊——禅拙一脑子的问题,瞧着墨宸神君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禅拙摇身一变便跟随着墨宸神君进去了,她化为阿九衣裳上的一点绣线。眼下墨宸神君身子弱,应该不会觉察出她的气息。

    “神君你先歇着,阿九去取一些蜜羹来。”阿九扶着墨宸神君坐在玉床上,灵尊见阿九要走了立即藏身在花瓶里。

    阿九刚走墨宸神君便从方形枕头下取出玉瓶,拔开红色的塞子,斗出一两粒丹药来。墨宸神君吃完便扔在旁侧,双手顺时针画圆运气来。

    灵尊禅拙瞧着他双目微闭,立即过去掠走了一颗丹药化作一丝青烟逃出了正殿。

    禅拙站在正殿外,瞧着阿九巴巴的赶来了,立即离去了。双手握着丹药,眉头一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冷碧翎回到藏经阁的偏殿,瞧着冷碧坤还在熟睡中,似乎方才的翻云覆雨都与他无关。冷碧翎坐在床上,伸手摸了摸他肉嘟嘟的面颊。想起在冷宅的时候,虽然她大娘对她不好,但是冷碧坤却极其可爱,经常在她遭冷落的时候跑来逗她开心。

    但是碍于他姐姐的缘故,她不想瞧见与自己大娘有关的任何东西。

    而如今偌大的世界里,只有她和他是最近亲的人了。想到这些,冷碧翎双眸闪烁着泪光,伸手紧了紧冷碧坤的被褥。

    冷碧翎觉着有丝丝的冷气吹来,瞧着半掩的阁窗正欲起身去将窗户合上。不料站起来,却吓她一跳。

    窗外站着的不是旁人,正是灵尊禅拙。禅拙来来回回踱步游走,丝毫没察觉出冷碧翎正望着自己。

    冷碧翎瞧着她清瘦的身子,裸露的胳膊一双桃目泛着淡淡幽幽的哀伤。抿了抿唇,掩上阁窗,踱步出去了。

    “禅拙姐姐!”冷碧翎甜甜的叫了一声儿,禅拙这才发现原来这里还住着人:“你住在这里,这里已经空着很久了。”

    “是吗?禅拙姐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么?是不是跟乙昆仙人有关啊?”冷碧翎坐在旁侧的石凳上,双手托着面颊。

    禅拙抿了抿唇,也轻松了起来坐在了冷碧翎旁侧:“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冷碧翎摇摇头,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在冷家的时候,阿爹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但是由于我自己的怪病我迟迟没出嫁。”

    “那你爱那位公子么?”禅拙也放轻松起来,别过头望着冷碧翎。

    冷碧翎摇摇头,低垂着头:“我不知道,我从未见过他只是我一直得这这种怪病,他还不嫌弃我。”

    “姑娘可想过没,你这不是的得病而是前世留下来的印记呢?”禅拙瞧着冷碧翎失魂落魄的模样儿,细声儿安慰道。

    “我前世?那我的前世会不会是妖魔鬼怪?”冷碧翎想起上次禅拙说过,她的前世绝对不是普通人。

    禅拙摇摇头,“我不知道,很奇怪对于你的气息我一点都探不到。或许你根本就没有前世,又或许是我功力不够。”

    “禅拙姐姐,你是很爱很爱乙昆仙人么?我也瞧得出来,他是在意你的,只是不晓得为何,会故意疏远你。”冷碧翎瞧着月色下的禅拙,心头泛起了一丝怜惜。

    “他疏远我也不是这会儿的事情了,久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时间了,准确的说温暖却是一会儿的事情,我却用了几千万年来遗忘。”禅拙低垂着眼睑,密卷的睫毛像密扇一般扇开。

    “几千万年?那……那你们就没有见过面么?我就说嘛,这乙昆仙人也不怎么样嘛。一点儿担当都没有,他不收我为徒我也不在乎,明天我就走,我还是回洛城去做点小买卖。”冷碧翎伸手拔掉了身侧的杂草,嘟着嘴替禅拙打抱不平。

    禅拙浅浅一笑,抿了抿唇:“冷姑娘性子直爽,爱恨分明以后一定会遇见自己厮守的人。他不会在意你满脸红斑,不会在意你脾气不好的。”

    “什么臭男人,要是都想向诀忱那样随了乙昆仙人的性子,我们女人岂不是倒霉透了。要是像大师兄那样还不错,温和又有一副侠义心肠。”冷碧翎说道昆墨的时候,语气里透露出几分欢喜。

    禅拙摇摇头,望着天上的一勾月亮,从怀里抬出蜜露来:“上次我给冷姑娘的时候,冷姑娘拒绝了。这次一定要收下,这人间的日子真是太快了些,很快便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了,万一你旧病复发被人当做妖怪怎么办?”

    冷碧翎接过来,瞧着精致剔透的瓶子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笑了笑露出蜜藕一般洁白的牙齿:“好,这次我就收下了。”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儿回去歇着吧,不过我觉着昆墨大师兄一定不会是你的归宿。”禅拙和冷碧翎说了会儿子话,心头倒是舒畅了些,眉眼渐渐有了丝丝和善之气。

    “为什么?禅拙姐姐是觉着,我配不上昆墨师哥么?”冷碧翎站起来,倒是有一丝落寞。

    禅拙摇摇头,也站了起来:“倒不是,只是女人的一种直觉罢了。”

    “我……我其实也不是喜欢昆墨大师哥,只是觉着他比较温暖有一些好感罢了。”冷碧翎面颊有些发热,觉着自己的心跳也快了起来,说话吞吞吐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