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回:寻九荒莲(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134字

    第二日一早,冷碧翎还在迷迷糊糊之中,便有蓬莱的弟子前来请冷碧翎去前殿。

    冷碧翎睁开双眸一张硕大的脸就快贴着自己了,双眸笑嘻嘻的,冷碧翎立即大声儿尖叫起来:“啊!”

    “啊什么啊,我看你好一会儿了,你还睡得跟猪一样。出去千万不要说是我的侄女儿,我丢不起这个人。”原来是冷碧坤,冷碧翎这才放松了,将头从被褥里露出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趁着我睡觉之时,偷袭我。”

    冷碧翎揭开被褥,伸手捏住冷碧坤肉嘟嘟的面颊,“以后不许说你是我舅舅,要是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弟弟,听见没有。”

    冷碧坤吐了吐舌头,做个可爱的鬼脸:“那我岂不是很吃亏,这样不好长幼有序不可乱了辈分。咱们好歹也是洛城的大户人家,传出去成何体统啊。”

    冷碧坤一副人精的样子,瞧着冷碧翎双手放在身后背着,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焦头烂额的教训着冷碧翎。

    冷碧翎瞧着他人精的模样儿,心头欢喜起来:“好好好……舅舅侄女儿肚子饿了,麻烦舅舅大人去给侄女儿弄一些吃食来,好不好?”

    冷碧坤冲着冷碧翎笑了笑,挤出两颗可爱的虎牙来:“嘻嘻嘻……你终于承认我是你舅舅了,吃食大师哥早就送来了根本不用我去弄的。”

    冷碧坤指了指木桌上的糕点和清茶,冷碧翎抿了抿唇,站起来追着冷碧坤的屁股跑:“好啊,你个小兔崽子,竟然占我便宜。以后不许在叫我侄女儿,听见没有。”

    冷碧坤径直往外跑去,刚出去便瞧见了大师兄站在偏殿石亭下。冷碧翎追了出来,瞧着昆墨想起昨儿夜里和禅拙的那一席谈话,不禁有些尴尬:“大……大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啊!”昆墨左手拿着寒霜剑,双手抱在胸前一双漆黑的眸子闪烁着些许温和之意来。

    “等我?”冷碧翎仰着头瞪大清澈的眸子,瞧着昆墨。

    昆墨极薄的唇微微上扬,一丝浅浅的笑意荡漾开来,点点头。冷碧翎双颊有些泛红,心跳似乎也加快了些。但是想起昨儿夜里,禅拙和她说的那一席话,她立即后退了几步:“我知道是师尊叫我去正殿,我还没有吃早食我回去吃点东西便立即过去。”

    “我总觉着你和昆墨最后是不会厮守在一起的!”冷碧翎转过身子,脑子里又回想起禅拙说的话来。

    “我肯定是疯了,他是蓬莱沧澜派堂堂大师兄,怎么会在意她一个凡间怪异女子呢。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再说了自己也不喜欢他啊。”冷碧翎掐着自己的胳膊,像是落荒而逃一般踱步回了偏殿。

    到了偏殿才发现自己竟然将自己白皙的胳膊,硬生生的掐出了两道红色的印记来。昆墨还守在外头,冷碧翎胡乱的吃了一些蜜饯桃花糕。放眼望去昆墨正背对着她,她立即踱步出门巴巴儿的往正殿去了。

    正殿里向诀忱和几位夜守藏经阁的弟子正跪着,冷碧翎瞧着高高在上的乙昆仙人,也低垂着头站在了殿门口不敢迈步进去。

    “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啊,昨儿你大师哥亲自将你送去了郭翠峰,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你便又溜下山了。”乙昆仙人面部棱角分明,碧色的眸子黑墨色的青丝用一根素簪挽起。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就是乙昆仙人的话,还以为他是哪家英俊讲究的公子哥儿呢。

    “我也是担心小师妹的安危才下来的嘛,这小师妹狼毒浸体,到现在还昏迷着,我是她的二师哥自然不能不管了。至于面壁么,有的是时间慢慢去面壁是不是嘛。”向诀忱虽是跪在了地上,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噗嗤!”一声儿冷碧翎听见他这番说辞,忍不住笑出了声儿来。

    众弟子听见了冷碧翎的笑声儿,立即别过头来,齐刷刷的盯着冷碧翎。

    冷碧翎立即捂着自己的嘴,面露尴尬:“诶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向诀忱扭过头瞧着冷碧翎,立即站起来疾步过去拽紧她的衣裳,将她拉到了大殿中央:“你还好意思笑,若不是因为你师尊会这么责罚我么?”

    “你放手……”冷碧翎拍打着向诀忱抓着自己胸口的手,细声儿说道。

    “好啦!眼下最要紧的是穆婉清的伤势,她被狼妖占据了肉体,虽然是剥离出来了但是中毒不轻。”乙昆仙人面色严肃,坐在正殿中央的桃木凤凰椅上。

    “那可有办法?”冷碧翎没料到,穆婉清伤的竟然这么重。

    “费什么话有师尊在,你还是少操这份儿心吧!”向诀忱双手抱胸,身上蓝色的衣裳满是泥土,腰带也随意的耷拉在身上。

    “瞧你这邋遢的模样儿,还好意思叫咱们乙昆仙人师尊,我都觉得你丢脸。”冷碧翎双手叉腰,数落向诀忱。众弟子一听互相露出极其吃惊的表情,一片哗然。

    乙昆仙人瞧着冷碧翎和向诀忱,指着鼻子互相数落,面色倒是露出一丝欢快之色来:“冷姑娘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啊?”冷碧翎扭头瞧着乙昆仙人,一脸的吃惊。

    “她就是怪人,一介凡夫俗子能帮上什么忙?”向诀忱左手指着冷碧翎,睁大眸子扭头质问乙昆仙人。

    “你来!”乙昆仙人伸手示意冷碧翎,冷碧翎愣愣的瞧着向诀忱,迈开步子慢慢儿靠近乙昆仙人。

    “伸出手来!”冷碧翎果真伸出了自己白皙修长的左手,昨儿夜里被黑衣人戒指刮伤的伤痕还在。

    乙昆仙人握着她的手,微闭双目冷碧翎左手冒着白色的光芒。一会儿乙昆仙儿抽走了自己的手,温和道:“你愿不愿意去帮我找一个人拿一样东西?”

    冷碧翎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好!”

    “你就不问我,为何我会叫你你去?”乙昆仙人见她答应得这般爽快,倒是有些吃惊。

    冷碧翎双手放在身子两侧,抬眸清澈的双眸像一汪清水一般:“乙昆仙人是沧澜派的掌门,是洛城信奉的神。你叫我去自然是有把握,我能帮你拿到东西。”

    乙昆仙人露出宽和的笑意,“你可知你自己是什么人?”

    冷碧翎摇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碧血珠:“我不知道,我爹爹说我得了怪病。禅拙姐姐说我这模样儿,许是前世的印记。因为转世的时候太过执拗,所以前世的印记太过于明显。”

    “禅拙也探过你的身子?”乙昆仙人吃惊的问道。

    冷碧翎点点头,密卷的睫毛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忽闪忽闪的:“是的!”

    “那她可说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给我一些梨花儿蜜饯,是她酿制的说是可以在月圆之夜后的七天内服用,可以缓解我的病痛。她也不晓得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冷碧翎有些哀伤,眸子里露出些许的无奈。

    “她也不知道?姑娘双腕的东西,她可认得?”乙昆仙人碧眸盯着冷碧翎白皙的双腕,那对儿碧血珠她做梦都想拿下来。

    “她说,对我她已经是尽力了。”冷碧翎双手交叉垂放在身前,瞧着自己双腕的珠子:“乙昆仙人我这一串儿碧血珠,能取下来么?”

    “姑娘不知,正是这两串珠子在庇佑姑娘。”乙昆仙人一席话让众人大惊,向诀忱踱步前去:“我就说嘛,原来是有两串儿怪珠子,她才这么嚣张。是不是也正是因为这两串珠子,师尊才要她去帮师尊找东西啊。”

    乙昆仙人摇摇头,站起来:“你小师妹狼妖入体,需要幽冥的九荒莲。执掌九荒莲的是幽冥界的竹妖,他是东离佛尊的好友。因为东离佛尊跃下了东离台没了去向,他便责怪我,所以这三千万年来一直都不肯见我。”

    “东离佛尊是谁?”冷碧翎侧头便瞧见大师兄昆墨从正殿大门进来了,立刻装作没有瞧见他的样子。

    向诀忱得意了,双手抱怀得意嘻嘻的样子:“这个你就不晓得了吧,东离佛尊是九千万年前九重天上的三神之一。后来因为爱上了自己幻化出来的散仙,跳下了东离台。”

    “怎么这么悲伤的事情,从你嘴里吐出来竟然是这么得意呢?”向诀忱兴高采烈的向冷碧翎炫耀着,却遭冷碧翎泼了一盆冷水。

    “你们要是还想继续争吵下去,就留在去幽冥的路上争吵吧。”乙昆仙人话一落,向诀忱便精神了起来:“师尊,你是意思是我不用面壁了?”

    “师尊当然是这个意思,还不快谢谢师尊。”昆墨爽步进来,提点向诀忱。

    向诀忱立即跪在地上,双手作揖举过头顶:“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你别高兴得太早,你可知幽冥是什么地方一点也不比你在郭翠峰面壁好玩儿。”乙昆仙人见他这么爽快的答应了,笑呵呵的提点他。

    “我知道幽冥之地专门儿是犯事了的鬼魂或者神仙,不能投胎便聚集在那里的,怨气很重。”向诀忱站起来,眉毛一挑在他口中去幽冥居然这么好玩儿。

    “师尊你的意思是,我……我要和这个败类一起去幽冥?”冷碧翎摇手指着他,眉头紧蹙质问乙昆仙人道。

    乙昆仙人点点头,“你们这么精神,结伴去幽冥一定不会寂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