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回:寻九荒莲(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25字

    “师尊有一点我没搞懂,向师弟修为尚浅为何要让他去幽冥寻找九荒莲?再说了这九荒莲在幽冥的什么地方,还望师尊告知才是。”昆墨双手作揖,对乙昆仙人的决定颇有异议。昆墨一说众弟子也跟着哗然,都不服。

    “当然你肯定是要跟着去的,你师弟资质平平但是却会左右逢源,面对固执的竹妖——冥王说不定你师弟会打动他。”乙昆仙人的解释显然有些牵强,但肯定叫向诀忱前去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也好!我们一路前去烦闷至极,师弟去了也好给我们解解闷儿。”昆墨放下举过头顶的双手,扭头瞧着向诀忱。

    向诀忱却一脸的不服气,嘟着嘴:“干嘛,大师哥是嫌弃我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这九荒莲我是定要拿回来的,不信师哥到时候去了幽冥就能瞧出我向诀忱的厉害了。”

    昆墨抿了抿唇,笑了笑点点头:“那是自然!”

    “走吧!”向诀忱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姝瑶剑,眉毛一挑,便准备出门儿了。

    “我说你有没有常识,去幽冥的路上咱们吃什么啊,住店这些都要银两的,好歹也得准备一下才能上路的好不好。”冷碧翎又开始数落向诀忱了。

    “还有师尊还没告知我们九荒莲到底在幽冥的什么地方,我们就这么冒然行事,怕是不妥吧。”昆墨眉心一蹙,也表示向诀忱太过于鲁莽了。

    “哼!看你们一唱一和的我就晓得师尊为什么叫我前去了,这九荒莲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是在冥王那里了。这一路上的吃食,肯定师尊早就为我们打点好了,不信你问问师尊是不是我说的这样?”向诀忱双手抱怀,倾斜着身子挑衅的说道。

    乙昆仙人笑着点点头,“阿九去将他们的要用的东西取过来,去冥界不用徒步而去,往蓬莱神兽门左边的结界跃下去便是了。”

    “要跳下去啊,万一我成了第二个东离佛尊怎么办?”向诀忱立即疾步到乙昆仙人跟前儿,将一张脸凑过去,就快贴近乙昆仙人的面颊了。

    “自然要用蛊阙伞了!”大殿里的众弟子异口同声道。

    向诀忱直起腰身来,一脸的尴尬双手叉腰咧开嘴笑了笑:“呵呵呵……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会不知道吗?我也只是考考大家……考考大家而已嘛。”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非得逞强。”冷碧翎细声嘀咕着,一脸的嫌弃。

    “我送你们去神兽门,这九荒莲就在冥王那里,你们快去快回。若是他敢伤害你们,你们就说出我的名字来,他起码会给几分薄面来的。”乙昆仙人从怀里抬出蛊阙伞,递给三人:“你的舅舅,我会好生照顾的。”

    冷碧翎瞧着四下蓬莱的弟子众多,面颊立即由白转红:“谢谢师尊!”

    三人撑着黑墨色的蛊阙伞,便跃下了神兽门的结界。乙昆仙人扭头却瞧见禅拙站在自己跟前儿:“你让这个姑娘去,无非是她双腕的碧血珠好似就是东离佛尊的佛珠罢!”

    “这有何不可,冥王与东离交好,许看在是故人东西的份儿上,就会将九荒莲递给这个姑娘了呢?”这一次乙昆仙人终于心平气和的与禅拙说话了。

    “你那不争气的徒弟呢,你叫他去岂不是徒添麻烦?”禅拙望向三人的身影,摇摇欲坠的冲破结界。

    “他自然有他的用处,难道你今日来就是为了指责我的么?”乙昆仙人侧目瞧着禅拙,禅拙一袭白色的轻纱衣裳罩身,面色带着微微的忧伤,多看几分便会发现她又美丽了几分。

    乙昆仙人收起自己的目光,正欲转身离去。禅拙踱步置神兽门结界处:“你想做的,我替你去做。”

    乙昆仙人回头,脚步快的只能瞧见一道蓝白色的虚影,片刻紧紧的抓着禅拙的手:“你回来,冥界的阴暗之气,与你的灵气相冲。”

    “你不就是觉着你那不争气的二徒弟,身上有一些东离的气息么?若是到了冥界冥王能察觉出来,你便能确认了。”禅拙扭头瞧着乙昆仙人着急的面庞,似乎又回到了三千万年前,她的凤凰阁被魔尊所毁。

    那一日墨宸神君亲自接她去重华台小住,碧色的眸子里便是这种眼神,心疼、百感交集里透露出些许不忍。

    “你终究还是在意我的是不是?”禅拙抿了抿桃色的唇,双颊拂开了一丝丝笑靥,倾斜着身子锁骨明显。乙昆仙人放眼望去,便能瞧见她蝴蝶锁骨上的疤痕。那是三千万年前他亲手,用玉阕笛打断的。

    她伤的很重,在九重天上足足躺了三年,伤口才勉强愈合。

    “还痛吗?”乙昆仙人紧紧抓着禅拙的手,双眸盯着她露出的锁骨情不自禁的问道。

    禅拙背脊骨发麻,身子轻颤白色的衣带在风里翻飞:“我这里痛!”

    禅拙伸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双桃目泛着点点泪光:“你不是从未在意过我么,你还在意什么?”

    乙昆仙人眉心一蹙,语气坚定:“总之你不能去幽冥,你的灵力会受损的。”

    “灵力受损倒是好,没了灵力更好,那样子我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便不用这般心痛了你说是不是?”禅拙濯濯清泪顺着白皙的面颊,划过圆润尖翘的下颚。

    趁着乙昆仙人走神,灵尊禅拙推开了他,转身冲破结界往幽冥去了。

    乙昆仙人瞧着那一袭清瘦的背影,脑子里又想起三千万年前他从凤凰阁把她接到重华台的情景。

    如今她双眸里依旧对他情重如山,只是多了些怨恨罢!

    乙昆仙人化作一道虚影,翻云覆雨游走在云缝之间。片刻功夫,便又到了九重天上。如今的重华台虽是和当年一样威严,但是他离开这里后便空着了。

    旧地重游墨宸神君脑子里始终是灵尊禅拙的笑靥,她在重华台小住的那一段时日。虽然他从未去看过她,但是每日里却要在阁窗站一会儿。那是重华台最高的地方,站在那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瞧见重华台的每一个地方。

    墨宸神君到了偏殿,瞧着一个巨大的坑那里原本是一颗梨树,就在禅拙采集九重天所有梨花儿的那日,他将那棵树移走了。

    偏殿有些冷清,玉桌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墨宸神君修长的手指,摸了摸白灰色的尘土,抬起来瞧了瞧轻轻的吹掉。

    三千万年前天帝尚在,那日里乙昆仙人还未改换名字,九重天上的各路神仙依旧唤他一句墨宸神君。

    天帝因为和魔族大战,受了重伤一直以来都不大好。心思妒忌,一直以来又爱慕禅拙。那日里天帝察觉出她们有私情,墨宸神君以为他只会对付自己。不料却听见旁侧近旁伺候的小仙说,那只是第一步。若是果真双双喜欢,禅拙的灵身定要毁掉。

    墨宸神君为了保全她才做出了那般决绝的事来,而如今天帝去了,魂魄被封锁在九重天上的瑶山。但是他知道她恨他,这三千万年来形同陌路一般,他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灵尊禅拙很快便追上了她们三人,像是掉进了无涯的黑洞一般。冷碧翎觉着害怕至极,瞧见禅拙来了,这才挤出了一丝笑靥:“禅拙姐姐,你来了我便不怕了。”

    “怎么?你也想来凑热闹啊。”向诀忱被结界里的风吹得面部扭曲,还大声儿冲着禅拙吼。

    禅拙抿了抿桃唇,稳住了向诀忱颠簸得厉害的身子。向诀忱吐了吐舌头,左手紧紧的抓着蛊阙伞:“禅拙姐姐,是师尊叫你来保护我们的吗?”

    禅拙摇摇头,抓着向诀忱的肩膀:“我只是想为你们的师尊做点事情罢了。”

    “幽冥界的冥王到底什么什么人啊?会不会极丑无比,凶神恶煞的?”冷碧翎一路都在想着,自己去了幽冥瞧见的会不会都是血腥的场面。

    禅拙摇摇头,白色的纱衣飘拂的厉害:“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只有东离瞧见过他。”

    “你说东离这家伙,好好儿的神仙不当非得跃下离仙台,追寻自己幻化的散仙去了,真是傻啊。”向诀忱耸拉的脸,数落起东离佛尊来。

    禅拙意味深长的瞧着他,“那如果你是东离呢,你会怎么做?”

    “我怎么可能是那个傻子,我要是他我才不这么做呢,起码我觉着还是做神仙的快活没了女人,还能再找的嘛。”向诀忱笑逐颜开的,说得风轻云淡的。

    禅拙不说话,认真的瞧着他心头暗自道:“莫非墨宸神君是看错了人,眼前这个男人丝毫没有半分痴情的意思,更是普通至极,怎么会是东离佛尊的转世呢?”

    “禅拙姐姐若是你,也会和东离佛尊一样,随着自己心爱的人去了吧。”冷碧翎晓得她的深情,若是禅拙许比东离佛尊还要疯狂。

    突然一阵强大的气流,四人颠簸得厉害。禅拙浑身有一种撕裂的感觉,看来幽冥的黑暗戾气,她的灵身是真的有些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