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回:寻九荒莲(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2本章字数:3074字

    “禅拙姐姐,你没事吧!”冷碧翎扭头瞧见禅拙眉头紧蹙,痛苦的表情让她担心。

    禅拙雪白的上齿咬了咬下唇,摇摇头:“我没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们醒来的时候竟然趴在地上睡着了。禅拙坐在地上,左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冷碧翎过去扶着她,“禅拙姐姐你没事吧,看你满头大汗的是不是身子不舒爽?”

    禅拙摇摇头,昆墨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来:“禅拙可是当年九重天上的灵尊?”

    “灵尊?”二人齐刷刷的盯着禅拙。

    “灵尊乃是天地灵气幻化而成属阳,而这幽冥是黑暗怨气的聚集之地,理应属阴。我猜的没错的话,灵尊定是和师尊赌气才来幽冥的。”昆墨侧目盯着趴在地上的禅拙,冷碧翎立即前去扶起有些虚弱的禅拙:“姐姐是灵尊?”

    “灵尊和师尊有什么关系啊,为何要赌气难道咱们的师尊欺负她了?”向诀忱双手抱怀,一脸的茫然。

    “咱们的师尊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当年九重天上的三神之一,叫做墨宸神君。”昆墨的话音一落,向诀忱立即踱步过去双手扣紧昆墨的双肩,瞪大一双眸子:“我说呢,我早就怀疑了。只是他为何会改名换姓隐藏自己的身份呢?”

    “他栖居蓬莱不会就是为了躲避咱们的禅拙姐姐吧?”冷碧翎扶着禅拙,大声质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咱们的师尊不愿意说起的,咱们多问也没用。我也是无意间听见阿九说起的。”昆墨倒是淡然,向诀忱却像是炸开锅的蚂蚁一般,左手托着自己的下颚:“哼!我向诀忱倒是没想到,我竟然是墨宸神君的徒弟。要是我爹我娘还在的话,一定会高兴死的。”

    “你们不要再说了,其实他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他是怎么想得也只有我明白。我来幽冥也不是为了和他赌气,是我真的想帮助他。”禅拙抿了抿桃唇,露出一丝忧愁:“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师尊,已经不是以前能镇守天界一方的神尊了。”

    “什么?”

    “他的灵力在减弱,叫你们来幽冥也不单单是为了取九荒莲这般简单。”禅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苍白的面颊渗出了些许密汗。

    “那还有什么目的?不会是要我们铲平这幽冥吧?”向诀忱一惊一乍的,觉着自己是神君的爱徒,心头瞬间觉着自己底气十足了。

    “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啊,这幽冥的竹妖虽然是妖,但也算是神族的人又不是魔,再说这妖魔也有善良的妖魔。”冷碧翎推开向诀忱,回绝他。

    “咱们还是先别聊天了,这里是幽冥不是蓬莱。”昆墨瞧见向诀忱和冷碧翎一见面就吵个不停,摇摇头提醒她们。

    冷碧翎转过身子瞧着幽冥的大门,不禁张嘴惊讶:“天啦!我是不是在做梦啊,这里到底是幽冥还是九重天啊,这里简直比蓬莱还要美,怎么会是幽冥呢?”

    向诀忱瞪大眸子巴巴的赶过去,伸手摸了摸幽冥闪烁着紫光的门,四周都开着一种紫色的花,他从未见过。

    “这花叫做梦靥,是触碰不得的。若是一不小心被它的刺扎破了皮,就会进入梦靥里,若是幽冥的冥王不唤醒你,你就永远不会醒过来了。”禅拙瞧着冷碧翎和向诀忱这么激动,细声提点道。

    “啊!难怪师尊会说这里是幽冥呢,原来这些花都有毒啊?”向诀忱立即抬起自己的双手,碰都不敢去碰这紫色的门了。

    “咱们都小心一些吧,要是被它扎破了皮就永远回不了蓬莱了。”昆墨倒是淡定,手里拿着寒霜剑推开旁侧紫色的梦靥花。

    梦靥花被一层白色的雾气笼罩着,瞧不清楚它的花蕊到底长什么样子,昆墨用寒霜剑推开它之后,它又立刻合拢。

    四人胆战心惊的往前走着,冷碧翎紧握着自己的手,手心儿都冒出了冷汗来。

    “喂!你说我们要不要这么死气沉沉的,就算是被梦靥花扎了一下,不是还有救么?又不是绝症,这竹妖冥王定会瞧在咱们师尊的面儿上,第一个为我们解开这梦靥的。”向诀忱看着大气都不敢出的几人,觉得闷死了。

    “你说的轻巧,你没有听见师尊叮嘱我们吗?他和竹妖因为东离佛尊有过节,既然有过节怎么会轻易为我们解梦呢?”冷碧翎缩在禅拙身后,生怕被周围的梦靥花扎破了手。

    二人正在拌嘴,突然一大群白色的鸟兽急速飞过来,向诀忱立即捂着冷碧翎的脑袋:“快趴下!”

    冷碧翎抬头瞧着天空这白色的鸟兽,红色的双眸像是一滴刺目的鲜血一般。红色的脚爪如尖锐的刀钩,修长的尾巴像一把蒲扇。

    “这是什么怪兽啊,看来咱们是没有希望见到冥王了。”向诀忱捂着冷碧翎,略带哭腔的说道。

    “咱们不是还有禅拙姐姐么,怎么会见不到冥王呢。”冷碧翎依偎在向诀忱的怀里,一双碧眸里充满了惊恐。

    昆墨拔出寒霜剑奋力抵挡着兽鸟,禅拙也施法赶它们。

    大概过了一刻钟,终于平息了下来。向诀忱瞧着冷碧翎还依偎在他怀里,色眯眯的:“我说你其实是不是暗恋我啊?”

    “走开啊,你说什么呢?我巴不得将你碰过的地方全都卸下来。”冷碧翎站起来,将向诀忱推得远远儿的。

    “来!姝瑶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卸下来啊。反正周围都是梦靥花,你就在这做着梦过一辈子好了。”向诀忱拔出了腰间佩戴的姝瑶剑,递给冷碧翎。

    冷碧翎一把推开,不料姝瑶剑却被扔进了梦靥花里,很快便被紫色的花掩盖住了,隔着白色的雾气瞧不清楚剑柄了。

    “啊!我的姝瑶剑,你赔我的姝瑶剑!”向诀忱望着姝瑶剑掉进花丛的地方,失声痛哭道。

    “这……这……都挂你,若是你不拔出姝瑶剑,我……我也不会失手的。”冷碧翎虽然嘴上还争吵着,双眸却充满了不安与内疚。

    “这姝瑶剑可是上古神器,若是没了师尊定会将我碎尸万段的。”向诀忱正欲跳进这梦靥花里,禅拙拦住了他:“你别去,我去试试!”

    冷碧翎一个侧身便瞧见,白色的衣带漂浮在紫色的梦靥花里,雾气氤氲瞧不清楚哪个是白雾哪个是禅拙。

    “都怪你,若是禅拙姐姐有个三长两短师尊一定不会放过咱们的。”冷碧翎指着禅拙,责骂向诀忱。

    “你别乌鸦嘴好不好,禅拙是九重天的神灵,怎么会有事这姝瑶剑她一出手定能捡回来。”向诀忱扭头,却瞧见禅拙清瘦的身子折了回来,两手空空。

    “啊!原来你没有带回我的姝瑶剑啊,这下惨了。”向诀忱仰着头,痛哭道。

    禅拙摇摇头,表示有些棘手:“这姝瑶剑掉落在了梦靥花的枝干上,尖刺丛生。”

    “我去试试!”昆墨拔出寒霜剑,眨眼工夫便只瞧见紫花白雾上有一袭青蓝色的身影。昆墨用长剑挑开花丛,瞧见姝瑶剑就在那里,正欲伸手去取。却瞧见尖刺突然变长向他涌来,他只好收手。

    昆墨折了回来,瞧着禅拙摇了摇头:“除非有个铁爪,不然是很难取到的。”

    禅拙眉心一蹙,伸手又腾飞了出去,不料冷碧翎走神被一阵风绊得身子一阵踉跄。回过神来,脚下却滑了整个身子都往梦靥花里倒去。

    “啊!”只听见一声儿尖叫,昆墨和向诀忱眼睁睁的瞧着冷碧翎,倒在了梦靥花里。

    向诀忱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正眼看冷碧翎。昆墨剑眉紧蹙,连大气都不敢出。过了片刻听见禅拙说了一声儿:“实在是太好了!”向诀忱才慢慢儿松开了自己的手,睁开眼睛瞧着冷碧翎双手撑在梦靥花从中,但是只要她的手一碰这梦靥花就会退缩几分。

    “啊,原来你就是这梦靥花的克星啊?”向诀忱踱步过去,扶起冷碧翎,摊开她的双手仔细瞧了瞧:“这梦靥花怎么会怕你呢?”

    冷碧翎就跟做梦一般,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痛得她直呻吟:“太好了太好了我没被梦靥花带入梦靥里。”

    “冷姑娘确实让人觉着奇怪,莫非这梦靥花真的怕你。”禅拙是九重天的灵尊,她都奈何不了这梦靥花。

    向诀忱拉着冷碧翎的手,碰了碰旁侧簇拥而来的梦靥花,这花儿果真退后了几分。不仅如此,冷碧翎脚碰到的花也散开了。

    “哇!原来你这么大面子啊,早知道如此我就该把姝瑶剑再扔远一点,气死这些花花草草的。”向诀忱跟在冷碧翎身后,推着她往姝瑶剑的方向踱步而去。

    冷碧翎开始还蹑手蹑脚的,最后索性大胆的调戏起这些梦靥花来。一路欢呼着便取到了姝瑶剑,冷碧翎甚是开怀瞧了瞧这一片紫色的梦靥花:“早知道这么好玩儿,就该叫上冷碧坤,他要是知道我这么厉害肯定会很高兴的。”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我越来越怀疑你是魔尊派来的了,不然怎么这些邪恶之花这么怕你?”向诀忱从冷碧翎手里夺过姝瑶剑,百思不得其解的质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