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中毒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2本章字数:1294字

    席慕远眉头紧皱,撕下自己的一角衣袍扎在顾烟寒的伤口之上给她止血。

    剑上有毒。

    那些人为了杀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顾国公伸手想要从席慕远手上接过顾烟寒,席慕远却已经先一步将顾烟寒抱起:“带路。”

    顾国公不敢懈怠,小跑着将人引去顾烟寒暂居的庵堂。

    庵堂简陋不说,且因为年久失修,整个木房子显得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塌下来一般。

    “庵堂?”席慕远的声音微沉。明明没有丝毫感情,却冷的如同寒冬的风,几乎要将顾国公的心肺冻裂。他惊慌不已的就要解释,还没来得及开口,席慕远已经大步走进了那庵堂。

    里头没有等候的丫头,但还算干净整洁。席慕远将人放在一旁的床榻之上后,站在一边。

    府医同时赶到,顾国公拉着他便匆匆来到了顾烟寒的床前:“快看看我女儿!”

    小心翼翼的剪开那止血的布带,府医告罪一声后,又剪开了顾烟寒带血的衣服。

    伤口在肩膀之上,倒不是个很尴尬的位置。可是看见顾烟寒脖子上的牙印,顾国公的脸色一下子黑了。

    府医假装没看见,自顾自的给顾烟寒处理伤口。

    闻讯赶过来的钱姨娘眼尖,扯过一道冷笑,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惊呼起来:“公爷!烟寒的脖子上怎么会有……”

    “你闭嘴!”顾国公恼怒的呵斥住她,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席慕远,正好对上席慕远那凌厉的眼神。

    饶他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对上这号称“冷面阎罗”的洛北王,心中也是狠狠颤了一下,忙将视线转移到了大夫身上:“伤势如何?”

    处理好伤口的府医叹息着转过头来:“回公爷,大小姐并没有伤到要害,但中了毒……”

    “什么毒?”顾国公忙问。

    “是曼陀罗毒,只有灵血参能解。若是没有解药,大小姐最多还有两天时间。”府医说着叹息一声。

    顾国公眼中燃起绝望。

    别人不知道哪里有灵血参,他可是知道的!就是皇宫宝库里!同时也知道皇帝绝不会将灵血参赐予任何人!

    席慕远没有出声,眼神晦暗不明的看向顾烟寒,又转身离开。

    是夜,从皇宫出来后,席慕远没有直接回洛北王府。而是在街上绕了几圈,确定没有尾巴跟着后,潜入了顾国公府。

    瞧着国公府内已经搭起的灵堂,席慕远微微皱眉,直奔顾烟寒所在的庵堂。

    庵堂内没有一个丫头守着,面色苍白的顾烟寒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与等死无异。

    席慕远走上前,掰开顾烟寒的唇,将手中的什么东西送入她的口中。

    顾烟寒在第二日醒来,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强忍着痛拆开自己的伤口看了眼。伤口处依旧发黑,证明毒还没解,但精神恢复了不少。

    孙大夫给她探了脉,满是疑惑:“咦?大小姐体内的毒素怎么好像减轻了不少?难道是服用了灵血参?”

    “孙大夫,毒有相似,是不是昨日着急您口误了?灵血参只有皇宫大内有,这话可不能乱说。”

    孙大夫是个通透人,顾烟寒一点就明白了,当即就道:“一定是老朽看错了!老朽这就给大小姐换个方子!”

    他说完告罪离开内室,顾国公又问:“烟儿,这是怎么回事?”

    顾烟寒扯出一抹苦笑:“女儿也不知,许是母亲在天上保佑女儿。”

    提起亡妻,顾国公正要悲伤,钱姨娘惊慌的跑了进来:“公爷不好了!吴王世子来了!正囔着要和大小姐退婚呢!”

    顾国公怒的跺脚:“他敢!”

    “本世子凭何不敢?”门口走进来一个张扬的年轻人,面色发黄两眼深陷,一看就是纵欲过度。他毒辣又不屑的瞥过顾国公,“你女儿都被别人玩过了,难不成还要本世子接手个残花败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