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解毒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3本章字数:2218字

    是夜,席慕远望着那亮着灯的庵堂推门而入。

    顾烟寒慵懒的倚在桌边,瞧着男人颀长的身影略带几分挑衅的开口:“堂堂洛北王连番夜闯深闺,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看你身上的毒是不想解了。”席慕远冷着脸大步走来,在顾烟寒面前放下了那精致的楠木盒子。

    顾烟寒眼前一亮,她还以为像灵血参那么珍贵的东西,席慕远只有三片!

    她伸手就想要去将盒子拿过去,却被席慕远先一步挪开,扑了个空。

    “本王说赏你了?”席慕远睨了眼她,修长的手指在木盒上轻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烟寒默默收回了手,装出一副不在意道:“那等我毒发身亡之时,王爷若是得空记得来吊唁下。不然的话,以后再要找那虎符,指不定就得挖坟了。”

    “你以为本王不敢?”席慕远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

    顾烟寒嘬了口茶:“王爷自然是敢的。但到那时,王爷就算是将我躺着那土馒头一起掀翻了,也找不到虎符。”

    席慕远语气冰冷:“没有虎符,本王一样能调动军队。”

    顾烟寒挑眉:“那王爷为何趁我入宫之时,派人秘密搜查我的房间?”虽然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放回了原处,但那些小细节还是无法躲过顾烟寒的眼睛。

    席慕远冷哼。他找那虎符并非是为了军队,而是因为那是老王爷留给他的。这些年来他从不离身,如今却因为那合欢散之事,落在了顾烟寒的手里。

    若不是还顾忌着顾国公与老王爷有过几分同袍之谊,顾烟寒光是用虎符要挟他,就难逃一个死字。

    然而,对面的女子却淡然的很。灵动的眼眸在烛光中流转,闪着几分动人心魄的美。

    席慕远将盒子往前一推:“吃了。”

    “多谢王爷!”顾烟寒飞速接过,抱在怀里将三片灵血参参片服下。又喝了口茶后,顾烟寒起身:“王爷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喜欢拖拖拉拉的。若是王爷信得过我,我今晚可以帮王爷拔出体内的些许毒性。”

    席慕远挑眉:“些许?”

    看见他眼中那厌恶与不屑,顾烟寒就知道席慕远是误会她了,忙解释道:“并非是我借此故意拖着王爷,而是因为我还不能确定王爷中的是哪种毒,因此只能施针暂时将毒素逼出来些许。残留在体内的毒素,我会继续开方子为王爷调理。”

    沉吟片刻,席慕远起身:“施针。”

    顾烟寒取来金针就看到席慕远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她走上前去,席慕远瞥了眼她,继而抬头望天。

    顾烟寒叹了口气:“王爷,施针要脱衣服。麻烦你把上衣脱了。”

    席慕远起身,却是伸手站在了顾烟寒的面前:“伺候本王更衣。”

    顾烟寒的嘴角抽了抽:“王爷,我不是你王府的下人。”

    “那又如何?”席慕远反问,“你又不是没给本王宽衣解带过。”

    “我那是为了给你解合欢散!”顾烟寒想拿手上的针戳死他!

    “有何不同?”席慕远又问。

    顾烟寒狠狠剜了眼他,伸手粗暴的扯掉了席慕远的腰带:“上床去!”

    席慕远眉头微挑,蓦然捏住了顾烟寒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你可真不懂矜持。”

    “我不懂矜持却懂杀人。王爷若是再不躺好,我手上的针可就指不定要扎歪了。”顾烟寒强忍怒意不甘示弱,“扎了死穴还算好的,若是碰了那些不该碰的穴位,让王爷瘫痪或是不举了,可怎么办?”

    席慕远的眼中闪过一道怒火。这女人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让向来冷静到可怕的他发怒。

    “若是本王不举,你就等着守活寡吧!”席慕远惩罚般重重捏着顾烟寒的下巴好久才松手,转身躺倒在床。

    顾烟寒捂着发疼的下巴,真恨不得把席慕远废了。但理智还是阻止了她。

    如今能活下来已是不易,这一世哪怕是捡来的,她都要好好活下去。眼下没有完全的逃脱之策,她还不能得罪席慕远太多。

    烛火被拨的明亮了些,将席慕远蜜色的肌肤衬得更加诱人。胸肌、腹肌皆是健硕,他的身材简直可以被称作完美。

    即使顾烟寒身为军医,前世也见识过不少健美的身躯,也还被席慕远的身材恍惚了一下。

    她稳住心神坐下来,开始为席慕远施针:“这会很疼,你若是受不了了,就告诉我,我提前结束施针。”

    “动手。”席慕远眉头都没皱一下。

    顾烟寒将第一枚金针刺入了席慕远的劳公穴,随即又分别在大陵、内关两处落针。

    席慕远的身子微微动了下,顾烟寒问:“疼吗?”

    “无妨,继续。”他又恢复了那淡漠的神情。

    这三处穴位可以护住心脏,说不疼绝对是假的。然而席慕远只是一开始因为没有准备而微微动了下,之后无论顾烟寒的金针扎在什么穴位之上,他始终面色如常。顾烟寒都在心里佩服他的忍耐力。

    “半个时辰后拔针,你若是疼的受不了,便通知我先起针。”顾烟寒又一次提醒道。

    金针带来的疼痛是从身体内部蔓延至全身,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疼痛更是不断的加剧,使得席慕远浑身都翻出冷汗,将内外衣物全部浸湿。

    席慕远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分不落的坚持了半个时辰。

    顾烟寒掐着点从美人榻上起身,拿起桌上的一个空茶杯,走到床边,又从席慕远的长靴中抽出了他的匕首。

    她一边用金针将毒素逼到席慕远的左手指上,一边敲着着那明晃晃的匕首笑问:“王爷,你说我要是手抖落下了这匕首伤了你,可怎么办?”

    “一试便知。”席慕远说的淡然,仿佛顾烟寒手上的刀悬着的并非是他的心脏一般。

    顾烟寒自然只是吓吓他,握住他的手,见左手无名指已经完全变黑,就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她用匕首挑破席慕远无名指的指腹,里头流出来一道黑色的血液。在金针穴位的作用下,那些黑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积了半杯茶才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血色。

    顾烟寒这才收手,又是拔针,又是给席慕远包扎伤口。末了,席慕远还对顾烟寒伸了手:“服侍本王更衣。”

    顾烟寒抓起他的衣服就迎头砸上,席慕远轻松的躲开接住了他的衣服。等到顾烟寒收好金针转身之时,他已经穿戴好了,正在研究那半杯毒血。

    “王爷,你的药中,合欢皮要减去一两。每日清晨起来后,嚼两片薄荷。”

    薄荷提神,他失眠为何还吃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