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打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3本章字数:2320字

    席慕远怀着心中的疑惑回到了王府,将今晚之事挑重点告诉了洛风。

    洛风听完仰天长啸:“你不要命啦!居然让一个陌生人给你扎针!你时时刻刻都不落下的防备心喂狗了吗!”

    经他提醒,席慕远微有错愕,又听见正在给他把脉的洛风大喜:“轻了轻了!你体内的毒素真的减少了!”

    洛风追着他问为他解毒之人,顾烟寒的名字到嘴边,又被席慕远咽了下去。喝了药,他丢下洛风便回房去,又是一个好眠之夜。

    第二日一早,顾烟寒被喊顾国公喊去大厅。

    顾雪珊给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顾烟寒假装没看到,规规矩矩给顾国公行了礼,却听到顾国公冷声道:“跪下。”

    顾烟寒骨子里就是个叛逆的主,非但没有下跪,反而站的更直了:“女儿没有错,不知为何要跪?”

    顾国公黑着一张脸,沉声问:“烟寒,为父听闻昨日你与洛北王有了肌肤之亲?”

    女子一旦与人有了肌肤之亲,要么被送去嫁人,要么就是沉塘。

    顾烟寒一听就知道是顾雪珊告的密,反问顾国公:“那父亲打算如何处置女儿呢?”

    顾国公原本还持怀疑态度,顾烟寒这么一问,反而让他确信了。当即大怒拍桌而起:“逆女!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有辱门风之事!你一未出阁女子,怎么能与洛北王……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我与洛北王清清白白的,怎么了?”顾烟寒又问。

    钱姨娘见顾国公迟疑,忙道:“烟寒,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快跟你爹认错吧,公爷要好及时帮你。”

    “烟寒也是你叫的么?”顾烟寒冷眼看向她,“我倒不知道这顾国公府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才做主了!”

    姨娘算不得正经主子,钱姨娘管家多年,下人们为了讨好她都暗中称她为太太。这下被顾烟寒当头棒喝,当即便红了眼朝顾国公哭了起来:“公爷……妾身这也是为了大小姐好……大小姐怎么能这么说妾身……”

    “父亲,女儿还是出家为尼吧!这顾国公府里,就是一个奴才都敢指责女儿的不是!得亏母亲去的早,不然传出去,父亲宠妾灭妻这个罪名是摘不掉了!”

    “烟寒!”

    “父亲,忠言逆耳!今日你不问清楚就责怪女儿,来日怕女儿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钱姨娘当即就哭着跪了下来:“公爷明鉴啊!妾身从未想害过大小姐,不知道为何大小姐容不下妾身!妾身对大小姐视如己出……”

    “我娘是秦子鱼!”

    钱姨娘一窒,见顾国公也有埋怨她不会说话的神色,两眼一番就晕了过去。

    一群人慌忙扶住她,顾烟寒瞥了眼面色红润的钱姨娘,心中冷笑。装晕是不是?自己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她了!

    趁着没人注意,顾烟寒将一枚金针刺入钱姨娘的脑后。钱姨娘的眼睛蓦然睁大,随即又面如死灰的闭上。

    这如同回光返照般的举动吓坏了顾家人,顾雪珊指着顾烟寒便骂了出来:“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娘!”

    “母亲可去世多年了,二妹妹说的是谁?”顾烟寒镇定自若。

    顾雪珊慌忙捂嘴,看到顾国公的眼神正好扫过来,带着几分责怪之后,又看向了顾烟寒:“烟寒,你懂医术,过来给你姨娘看看。”

    顾烟寒双手一摊:“父亲,钱姨娘言语间对女儿多有龃龉。女儿若是上手,万一钱姨娘醒来倒打一耙可怎么办?二妹妹刚刚还说都怪我呢!”

    “先过来救你姨娘!其余之事,为父自有论断!”

    顾烟寒上前,暗中将已经发挥完作用的金针收回,假意把脉一番:“父亲,钱姨娘身体无碍。”

    顾国公不解:“无碍怎么会晕倒?”

    “一定是你医术不够!”顾雪珊立刻道。

    “府医来了,二妹妹问问府医吧。父亲,既然不信女儿,以后就不要让女儿沾上这种事。”顾烟寒不再理会顾国公,甩袖走到一边。

    府医请了脉,吞吞吐吐的道:“公爷,钱姨娘身体无恙……”

    这是顾国公府用了二十多年的老府医,犯不着诬陷钱姨娘。他虽顾忌着主家的面子没有明说,但顾国公心里多少有点数。

    顾烟寒轻轻拨弄着茶杯中的茶叶:“父亲别看了,钱姨娘若是此刻醒来,岂不是坐实了装晕骗人的罪名?”

    “你别胡说!我娘……”顾雪珊察觉到顾烟寒那冰冷的眼,又急忙改了口,“我姨娘不会骗父亲的!”

    “那我们就等着看钱姨娘醒来后,是不是会跟父亲说她什么也不知道。”顾烟寒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整理好衣衽起身离开。

    钱姨娘本来是装晕,顾烟寒那跟金针下去后,她的身子不能动弹,但神智还是清晰的,房里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

    她醒来后想说服顾国公相信自己,偏偏顾烟寒离开前的那几句话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最后,反被顾国公斥责了一番。

    庵堂里的晚膳异常丰盛,过水鲈鱼、海棠酥、麻酱蒜泥虾皮墩、鲊广椒炒藕条、蒸碗小酥肉……丰盛的菜肴摆了满满一桌。

    夏至异常疑惑:“大小姐,我下午去厨房让他们给您炖碗蛋羹还说我多事呢!怎么这会儿就送来了这么多的菜?难道是给您赔罪来了?”

    挖坑还差不多!

    顾烟寒心里冷笑。钱姨娘给她吃了两天的咸菜白粥,这一顿好的她得连本带利捞回来。

    吃的正欢,钱姨娘带着一个哭哭啼啼的胖厨娘走了进来。顾烟寒头也没抬,捧着南瓜盅正在细品着。

    钱姨娘站了半天没见顾烟寒理她,有些没脸,谄媚的开口道:“大小姐,妾身听闻这厨娘说,您房里的夏至姑娘去厨房闹了。”

    正服侍顾烟寒用膳的夏至一惊:“我没有!大小姐!我没有!”

    “你是我的人,就是闹了又如何?”顾烟寒斜睨着钱姨娘,“姨娘这不是来兴师问罪?说我纵奴闹事么?”

    钱姨娘忙摆手:“大小姐误会了!妾身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污蔑大小姐!”

    “知道是污蔑就好!夜深露重,也别让父亲总在外头站着了。”顾烟寒又瞥了眼屋外,顾国公果然走了进来。

    “父亲您看,钱姨娘对女儿多好。这满满一桌子的菜,女儿都吃不完呢。”顾烟寒笑着道。

    “这些都是大小姐要求的……”钱姨娘低声对顾国公道。

    前段时间天灾人祸,国库空虚,皇帝以身作则要求各家节俭。若是被人知道顾烟寒一顿饭要这么多菜,顾国公即使已经从朝上退下,也少不得被参一本。

    而且,顾国公驻守边防之时,也曾应缺粮而受过苦,更是对浪费深恶痛绝:“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你一个人都吃不完怎么能这般铺张浪费!”

    “谁说是一个人?”一个清越的男声从屋外响起,席慕远挺拔的身躯划破夜色走入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