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面壁思过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3本章字数:1070字

    “王爷!”扫雪着急无比,却见席慕远在连吐出好几口黑血后,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顾烟寒稍稍松了口气。席慕远眉头一皱:“你为何在此?”

    给他把完脉的洛风忙笑道:“重麟,这次多亏了她!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席慕远冷着脸没有说话,扫雪跪下请罪:“请王爷责罚,是属下擅自将顾小姐带来的!”

    “怎么带来的?”

    “背来的……”扫雪莫名感觉头顶一阵寒意传来。

    “罚俸一年。”席慕远瞥过顾烟寒那无所谓的面容,顿了顿又改口,“三年!”语气好像还有点酸溜溜的。

    洛风去给药房为席慕远体内的其余毒素忙活。顾烟寒转身也要走,席慕远冷冷的开口:“谁允许你走了?”

    “也是,王爷的诊金还没付呢。友情价,十两金子。”顾烟寒无赖一般在桌边坐下。

    席慕远冷哼一声,抬手丢给了顾烟寒一串钥匙:“书桌左手边第三个抽屉,自己拿。”

    顾烟寒受宠若惊的打开了那个抽屉,里面有着一抽屉的银票,数额不等,最小也是百两!

    席慕远果然是个壕啊!

    顾烟寒忍着想要全部拿走的冲动,如实只拿了十两金子的等价银票,还给席慕远检查了一番:“你看,我可没有多昧你银子。”

    席慕远眼皮都懒得抬。室内沉寂,忽而他问:“你的伤如何?”

    “挺好的。我命贱,死不了。”顾烟寒没心没肺的一笑,努力在想怎么将银票藏好。

    席慕远看了眼她,又冷冷的转过脸去:“窗边第一个抽屉。”

    顾烟寒好奇地上前,看见里面放着一个似曾相识的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根蝴蝶双飞玉簪。虽然外表与之前被席慕远毁掉的那根无异,但每一件玉器都有其特定的纹路,这不是之前那根。

    顾烟寒将簪子递给席慕远:“帮你拿来了。”

    席慕远没有接,他望着顾烟寒,看不出她脸上有任何异样的情绪,仿佛下午与他争执的人完全不是她一般。

    “给你了。”席慕远面无表情。

    顾烟寒眉头一挑,手却没有动:“那我要是再转送谁了,王爷可还会生气?”

    席慕远咬牙:“随你。”

    顾烟寒还想逗他几句,看见席慕远胸前的绷带映出血色,怕他被气得伤口开裂,改口道谢:“那谢谢王爷啦!”

    席慕远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唇这才柔和了些。

    忙了一晚上,天已经亮了。顾烟寒随便在王府用了些早膳,便让扫雪送她回去。

    从写着大大“洛”字标识的马车上下车,顾国公府的下人们再次震惊了。消息很快就传来后院,顾烟寒才进门就被老夫人叫去了。

    “孙女见过祖母。”顾烟寒请安起身,抬头对上老夫那又是厌恶又是蔑视的眼神。

    “呵,我这孙女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老夫人嘲讽的开口,“一夜未归,竟然是与洛北王厮混去了!顾国公府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来人,带大小姐去静室面壁思过!”

    早就候在一旁的粗使婆子即刻上来左右按住了顾烟寒的胳膊。这副身子极弱,顾烟寒愣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被丢进了昏暗的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