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高烧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3本章字数:1273字

    门口被一把铜锁锁住,顾烟寒几次试图撞门而出,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将自己撞得浑身都疼。让人给她送些吃食来,看门的婆子跟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嗑瓜子聊天。

    一晚上没合眼,顾烟寒打了个哈欠,找了几个蒲团堆放在一起便合眼睡了过去。她就不信老夫人敢把她弄死在这里!

    中途被饿醒了一回,顾烟寒浑身乏力也懒得纠缠,合眼又睡了过去。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翻来覆去几次,她慢慢意识到自己发了高烧。

    夏至来找她的声音隐隐听过,可是之后小丫头就没了声响,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

    顾烟寒的脑袋一团浆糊,忽然听得外头传来一声巨响,随即是老夫人的惊呼声:“洛北王!”

    席慕远!

    顾烟寒原本就要涣散的意识随着这三个字再次强聚在一起,她拼劲全力睁开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踹开那厚重的木门逆光而入。她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能清楚的想到席慕远俊美无俦的面容之上一定皱了眉。

    顾烟寒不由得笑了。

    席慕远碰触到她滚烫的身子吓了一跳,见状还以为她烧糊涂了:“笑什么?”

    “笑你出现的真是时候。”

    果然是烧糊涂了。

    席慕远打横抱起她,老夫人冲过来:“王爷!寒丫头要是这样出去可就没法活了!”

    “老夫人这是要弄死她才高兴?”席慕远呛住她,脚步都不曾有丝毫迟疑,出门便施展轻功带着顾烟寒往外飞去。

    “还有我的丫鬟……”

    “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想着别人。”席慕远嘴上嫌弃着,却给跟在身旁的扫雪递了个眼神。

    顾烟寒醒来的时候是在席慕远的房间里,夏至哭红的双眼跟两个桃核似的。这丫头身上有着伤,都是被老夫人身边的婆子拧的,好在都处理过了。

    顾烟寒吃着药眉头紧锁,孝字压在头上,老夫人还真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见席慕远进来,她收起眼中的杀意,玩笑般的对他一笑:“王爷,我觉得咱俩能成个患难之交。一个比一个倒霉。”

    那一抹杀意自然是躲不过席慕远的眼,但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这样敢爱敢恨的女子,才够格站在他身边:“本王派人通知忠毅侯府了。”

    顾烟寒眉头一动,要是她没记错的话,老侯爷不愿意秦子鱼嫁给顾国公,但秦子鱼坚持。秦子鱼死后,两府就闹僵了,老死不相往来。

    这会儿借着她发烧晕倒的名头,忠毅侯府忍了那么多年可能使劲折腾了。一想到老夫人那张脸,顾烟寒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王爷这招兵不血刃玩的可真是漂亮!”顾烟寒打心底夸赞着席慕远,洛北王很受用。

    “王爷,大恩不言谢!我都记心里了!夏至,回府!”顾烟寒急匆匆的就要下床,席慕远冷声打断她:“本王允许你走了?”

    “不走我怎么回国公府看戏!”她要去给老夫人落井下石呢!

    席慕远嘴角闪过一道玩味:“且等两天。”

    秦雨涵当天就来了,同时报告了战果——初战忠毅侯府完胜!老夫人靠装晕才躲过一劫。

    一边剥着桔子,秦雨涵一边嫌弃顾烟寒:“要我说你学什么医,与我一道练武多好!看那老婆子再敢欺负你!”

    “等我身子好一些后再说吧。”顾烟寒说着看见席慕远与一个同样面目俊朗、剑眉星眸的男子走过来——忠毅侯世子秦少安。

    原主与忠毅侯府来往不多,与秦少安也只是幼时见过。好在都是爽快的人,很快就熟稔起来:“妹妹放心,父亲说了,这回若是不能帮你讨回公道,就是闹到皇上面前咱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正说着,扫雪报顾国公来接顾烟寒了。

    “不见。”席慕远眼皮都没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