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女儿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4本章字数:1039字

    太医在顾国公的蹭蹭冷汗下诊断出来太子是食物相克。

    帝后担心太子的安危也赶了过来。

    顾烟寒与顾国公一起跪在门口请罪,隐隐听到里头传来皇帝的怒斥:“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居然私自服用了灵血参!还分了一半你赏下去的凤羽草!朕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

    皇后跟着请罪,皇帝气了半天,总算是想起了跪在外面的顾国公父女。

    “爱卿,这件事与你无关,朕已经查清楚了。是太子自己在东宫服用了与凤羽草相克的东西。”

    皇后跟着帮衬:“这孩子就是粗心……”她说着叹息一声,那心疼却没有到达眼底。

    顾国公依旧是请罪,好半天帝后才带着太子离开。第二日,安抚的圣旨就下来了。赏赐了一大堆东西不说,还封了顾烟寒为“宜佳县主”。这原本是郡王之女才能有的封号。

    顾国公还是惴惴不安的,躲过一劫的顾烟寒疲惫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窗外投进来一只小盒子,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顾烟寒的怀里。

    她起身,看到席慕远坐在窗外的那棵树上。而自己怀里的盒子上,刻着玉漱斋的标记。

    “王爷又有东西来给我保管了?”顾烟寒挑眉走到窗边,思索着明天就让人来把这棵树锯了。

    “赏你。”席慕远面不改色。

    顾烟寒也不在意他那倨傲的态度,转身从屋里拿出来了一大坛酒抱在身前,摇摇晃晃的送到窗边:“王爷你快接着!”

    席慕远足尖轻点,身影优美的从古树上跃起,在闺阁墙外一个转身便轻而易举的单手接过顾烟寒手中那沉重的酒坛。

    “这是王爷今日帮我将灵血参盒子送去东宫的谢礼。”她见席慕远喜欢喝酒,便给他弄了这一坛子酒来。

    席慕远尝了口,甜、酸、苦、辛、鲜、涩六中味道在唇齿间缭绕,又化作独有的醇香:“女儿红?”

    顾烟寒点点头:“就是在王爷你脚下这棵桂花树下挖出来的,扫雪说埋十五年了。”

    席慕远的脸色立刻阴郁了些许,隐匿在暗中的扫雪忙跑出来朗声辩解:“属下没有喝过!只是顾小姐不懂酒,帮着鉴别了一下!”

    席慕远那蹙起的眉头又一下子展平,似是心情不错:“允你三天假。”

    他快意的喝了口那酒,顾烟寒还有些疑惑:“王爷,这坛子女儿红我看过了没毒,但这树下怎么会有酒?”

    女儿出生落地当天,父亲用三亩糯米酿成三坛酒,仔细封口埋于后院桂花树下。待女儿出嫁当日,再将酒挖出来作为陪嫁贺礼送到夫家。这便是女儿红。

    若是女儿不等出嫁便夭折,则称为花雕。

    “笨。”席慕远的嘴角微微勾起,仰头肆意的大口喝下那酒。明亮的双眸中映着天边皎洁的月,蓄着从未有过的温柔。

    顾烟寒不明白席慕远这是怎么了,指着屋里另外两坛酒:“还有两坛呢。王爷要是喜欢的话,都给你了。”

    他的眼神瞥过角落那两坛酒,又落在顾烟寒的身上,意有所指:“自然都是本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