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1章 捉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4本章字数:1980字

    蓦然,数不清的宫人提着灯鱼贯而入。皇帝与皇后跨门而入。

    那女子一瞬间面如死灰,顾烟寒趁机挣脱她爬上了岸。

    秦雨涵贴心的为顾烟寒覆上一件玄色披风,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顾烟寒瞥见秦雨涵那忍笑的唇线,心中微微诧异——这是席慕远的披风。

    皇后诧异的望着她们:“怎么落水了?”

    顾烟寒没来得及回答,皇后身旁的一妃子忽然指着一处惊恐的大叫出声:“啊——血!蒋妃、蒋妃你……”

    顾烟寒垂眼看到身旁女子的罗裙之上蔓延出一大滩的血迹,不着痕迹的给她把过脉,心中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回皇后娘娘,民女听见有人喊救命,循声来了这里。”

    蒋妃又怎么会看不出顾烟寒在为她遮掩,反应飞快:“臣妾走累了想要在这里歇歇脚,没想到摔下了水池。”她说着哽咽一下,捂紧肚子,“好痛……皇上救我……”声音惊恐无比,又带着几分嗲意。

    皇帝身旁的大太监汤富贵这时已经带着人从芳华宫后搜了一圈,暗中冲皇帝摇了摇头。

    皇后知道没抓住奸夫,眼中倒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忙吩咐人安排轿辇与太医,同时对皇帝道:“皇上,有什么话还是等蒋妃安稳下来再说吧。臣妾瞧着她这样子,倒是有几分像小产……”

    皇帝阴鸷的眼瞥过痛的只能呻吟的蒋妃身上,又看向顾烟寒:“你进来看到了什么?”

    “回皇上,民女刚走进来就看到蒋妃娘娘在水中挣扎。想要将她拉上来,奈何自己力气不够,反而也落了水。要是您和皇后娘娘没有能及时赶来,民女与蒋妃娘娘恐怕都凶多吉少。”顾烟寒一席话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说话间,轿辇已经来了。皇帝如今只有太子一个儿子,顾念着子嗣还是先将蒋妃送了回去。

    顾烟寒正准备溜,蒋妃那双沾血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皇上,臣妾今日能得救全靠这丫头!她是臣妾的福星!请皇上恩准她去臣妾那里换一身干净衣裳!”

    皇帝准了。顾烟寒的内心是崩溃的,只能跟着一路去了蒋妃的玉明殿。

    此刻帝后不在,蒋妃对心腹使了个眼色。身后立刻就有两个高大想要来抓住顾烟寒。

    “娘娘不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吗?”顾烟寒镇定自若的盯着床上那正被腹痛折磨着的女子。

    蒋妃的脸上闪过一道迟疑:“你想要什么——你会医术?”

    “略懂一二。我帮娘娘保住这孩子,娘娘放我安全离开。之后各安天命。如何?”

    有了孩子,才算是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有了立足之地。蒋妃咬牙:“本宫许了!”

    “夏至,金针拿来!”顾烟寒立刻行动,蒋妃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延下去。

    好一番折腾之后,她小腹处的疼痛慢慢消失,也不再流血。顾烟寒这才松了口气,嘱咐道:“孩子暂时保住了,你一会儿请太医给你开个安胎的方子。”

    蒋妃又恢复了平时的傲然:“你既然通医理,方子也就一同给本宫开了吧。”

    顾烟寒一笑:“娘娘恕罪,我是个粗苯人。娘娘千金之躯,万一用了我的方子有什么不好的,我可担当不起。”

    蒋妃恼恨的剜过她一眼,顾烟寒毫不在乎的又要了干净的衣服换上。

    外头通报帝后到,顾烟寒挽起刚刚熏干的头发,对蒋妃低声道:“娘娘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不然,我反正是个死字,可不敢保证死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这才出门去迎驾。

    皇帝坐在上首冷着脸:“孩子几个月?”显然还疑心着。

    皇宫里妃嫔侍寝都记录在册,顾烟寒不敢说实话,只能道:“民女才疏学浅,还切不出准确的月数。”她能给蒋妃争取买通太医的时间,能不能平安渡过这一劫就看蒋妃自己了。

    皇帝盯着她不出声,那眼神锋利如刀,又似寒风彻骨一般。顾烟寒能清楚的感受到皇帝身上传来的杀意,并非是因为蒋妃,而且是只针对她的杀意。

    蓦然,皇帝拍桌子怒斥:“比起子鱼你差远了!”他起身掠过顾烟寒往内室而去,里头传来了蒋妃委屈的哭诉声,当即就编出来了一场宫斗大戏。

    虽然偷人的是蒋妃,但顾烟寒一个外人撞破了这件事,皇帝绝不会放过她。她现在只能咬死什么都不知道。

    皇帝看完蒋妃出来,冷声对顾烟寒道:“今晚,你就留在这里陪陪蒋妃。有你这颗‘福星’在,也让她安心。”

    顾烟寒心中不安,总觉得今晚还有什么幺蛾子。

    帝后一走,她与夏至直接被丢进玉明殿的西厢房。刚进去外头就落锁,竟把他们当囚犯对待。

    夏至又气又急:“小姐!她们怎么能这样!是您救了蒋妃娘娘!”

    “不该说的话别多说。”顾烟寒打断夏至,“今晚不太平,警醒些。”

    夜半时分,闭眼假寐的顾烟寒捂住鼻子醒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窗边。那里伸进来一根荞麦管,正对着里头吹迷烟。

    顾烟寒对着那飘着白烟的荞麦管用力就是一口气吹回去,窗外立刻响起了小太监咳嗽的声音,没多久他就昏迷在地。

    透过窗纸上的小洞,顾烟寒瞧见外头已经摆满了柴火。

    蒋妃居然想要烧死她!

    顾烟寒忙喊醒夏至,这丫头却因为吸入过多迷药睡死了。顾烟寒只得自己去找出路,可是四周所有的门窗都已经被封住!

    火光在窗外闪起,很快就有浓烟涌进来。柴火与房屋之上都泼了油,短短几息之间火势便滔天,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

    火海之中的温度急剧升高,将她的皮肤都要灼伤。顾烟寒拖着沉睡中的夏至退无可退,忽然听到了木头断裂的声音。

    居然是房梁被大火烧断了!

    整个屋顶轰然倒下,朝着顾烟寒便要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