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秘术百族会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2591字

    北境之地,大陆秘术之乡。

    所谓秘术,便是各种各样神乎其技的修炼法门,有在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乾坤画术,有瞬闪五岳的超强身法,亦有古老神秘邪恶的咒法,劈山断海的刀剑之功,枪破苍穹之武,弓灭日月之神通等等。

    北境之地,族群成百上千,每一族秘术法门传承万载各不相同,但所有秘术之修,都以真气为基,命轮为本,万变不离其宗。

    如此多的秘法之族,几经战争变迁,最终掌控在北境三族之手,每一年的族群年会上,都需给三族上交价格不菲的俸品,方能维持族群稳定发展,和平安宁。

    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内,数百衣着华丽的秘族之人相继安静坐下,最前方的厅台上,已然放置着来自各地的天材地宝仙草灵药,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骨体罗族。”

    随着最前方中年人一声轻唤,五六个人影依次昂首挺胸在注目中走上。

    “二阶妖丹一枚,妖兽骨粉培育的妖涎草一株。元石五千颗。”

    前行中罗族首位朗声而语,并将物品放置在厅台之上。

    这是供奉北境三族的俸品,每一个族群都不能落下。

    “竹剑雨族。”

    中年人拿着名单继续轻唤,他身边还坐着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应是此次百族会的掌事,从一开始老者就一直打着盹,饶是如此表情却带有刻薄与不屑之意。

    “宝品剑法一本,元石万颗。”

    雨族之人约有七八个,将俸品奉上后,跟之前的所有族群一样,在老者面前深鞠一躬以示尊重。

    “控雷周族……”

    中年人每喊一声,便有几个人相继从下走上,奉上俸品,老者面前鞠躬,历史之中已成形式,毫无半点屈辱可言,反而私下相比谁的俸品更为珍贵一些。

    掌控秘术的不凡族群,无论哪个都曾在大陆之中大放光彩过,却在北境被这三族制得服服帖帖,且万载以来一直延续此等制度,不曾战争反抗,本身就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半日之后,庄重肃穆的宫殿气氛稍有缓和,族群之名也叫到最后。

    “唔……画术青族。”

    中年人看了看场内,百族之中,似乎没有青族席坐。

    最最后方的阴暗角落里,一个少年拍了拍身上灰尘从地面站起,缓步走向前台。

    少年一上场,顿时传来不少窃窃私语。

    “画术?不是没落许久了吗?青族?我去年都没注意,还真有啊。”

    “恩,不过就剩这一个人了。挺可怜的,上官家连个席位都没安排还好意思收人俸品,这孩子倒是也好受头,蹲在地上也要参加百族会,不是我们说,一人之族被灭了又何妨?”

    “哎,族群如星辰,熄灭一盏点亮一盏无人在意,去年就是他一个,今年还是他一个,估计明年青族也不复存在了吧。”

    众人视线中,少年衣着麻布气息质朴,于宫殿的冠冕堂皇人群的珠光宝气丝毫不符。面向倒是颇为俊秀,气质平静而又淡漠。

    “想当年画术曾执掌过大陆,如今竟没落至此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知如今青族还留几城?”

    “一城,以前的所有城池都被周围各族分割吞并,如此般还是不放过,在青水城之中烧杀抢掠,逼得民众迁移。现在只剩两户人家了。”

    “估计这孩子这些年没少受欺负。”

    “自青族没落开始,七圣古语以下,谁都敌不过天意。弱肉强食无论在哪都不曾变过,没人会在意青族只剩一人,也没人在意他只是一个少年。”

    ……

    “画术青族,青石。”

    青石走到最前台,将俸品从兜里拿出,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袋子。

    “元石二十颗。”

    话语一出,场内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意思?这也太寒酸了一点了吧?当上官家是要饭的吗?”

    “混蛋玩意,赶紧灭了吧,什么狗屁画术青族,苟延残喘也找个地方,跑北境做什么!”

    “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滚回你那小城里吃糟糠去吧!”

    如此侮辱性的群嘲,每年都在上演。

    青石面无表情的打开小袋子,对中年人展示自己的俸品。

    “等等。”

    在他准备要将俸品放入厅台之上时,那位老者不在打盹,睁开了眼睛。

    “年纪大了,耳朵有些聋。你说你们一族的俸品是什么?”

    所有人心头一颤,老者从族会开始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开口讲话。

    “元石二十颗。”

    青石站立,低头而语。

    “再说一遍?”

    “元石二十颗。”

    “元石二十颗?好一个元石二十颗,你当上官家,是收破烂的吗?”

    老者目光转冷,一股超强之气爆发而出,宫殿之中狂风大作!阴冷双眼扫过在场百族,颇有敲山震虎之意。

    全场顿时无比寂静,落叶可闻!所有人一律低下头,不敢在做多言。

    “青族之城我会找人收下。”

    许久之后,老者冰声开口,冷漠到不带丝毫情感,“滚。”

    “上官火大人!”

    青石连忙双膝跪下,低头的脸庞隐约有些狰狞,只是话语还是那般诚恳,“我以七圣之名起誓,这二十元石是我一年所有收入,全当俸品供与上官家!”

    “七圣之名?”

    老者回头冰意寒霜的看了青石一眼,“七圣之名不是你这种小杂种能背负的。三息内,滚出百族殿。”

    吸入一口气,一息已过。

    现场所有人目光集中在青石身上,没有人在意上官火的冷漠无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看这场大戏。

    再过一息。青石缓缓站起,回过头扫了一眼在场百族,尽是丑恶嘴脸。

    第三息。

    老者手中燃起一团白色炙炎,轻而易举一把抓住青石,瞬息间震破护体元气,下一刻他便会丧命!

    “蔑视上官家,这就是下场。”

    还是那种轻蔑之语,好似手中抓的只是一把草芥一只蝼蚁!

    “画术青族!三青竹雨剑一本!元石五千颗!”

    在这生死一瞬之际,凝固的气氛之内,忽然间传来一声娇喝。

    所有人骤然回头,一名少女往台上走来。

    她看似约有十五六岁,淡绿色长裙衬托着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黑亮长发垂至纤细柳腰,肌肤如无暇之玉般光洁柔滑,精致小脸虽稚气未脱,却已有倾城之姿。

    星辰般璀璨美眸之中,闪烁着几盏灯火,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内,惊艳全场。

    “你是何人?”

    老者停止手中动作,看望将俸品奉上的少女。

    “竹剑雨族,雨萱。”

    雨萱走到青石身边,娇声软语中带着一抹柔意,“也是画术青族,青石的未婚妻。”

      一声娇语更是震彻全场!如此绝美少女,竟然是一个濒临灭亡之族后代的未婚妻?他一个穿着麻布衣裳的穷酸小子又何德何能?

    “不久之后,我也是青族之人。还请上官火大人收下俸品,饶青石一命。”

    “三青竹雨剑?”

    上官火一把扔开青石,这条生命对他而言似乎毫无意义,“雨家宝典,你这丫头倒是舍得。”

    “上官火大人!”

    厅堂之中竹样残影不断闪烁,雨萱旁边多了一个面色不善的中年人。

    “小女年幼,些许事情并不知情。婚约一事只是家父与青石之父指腹为婚,玩闹而已。”

    厉色目光看了青石一眼,“元石就当青族俸品,但三青竹雨剑……”

    “怎么?”

    上官火捧起书本看了一眼,又抬起头看着雨萱父亲,眼神之中压迫重重。

    “也当是……青族俸品。”

    咬牙切齿的说出这番话,脸色已然铁青。但收入上官火手中的东西,想要回又怎么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庆贺一下,百族聚在一起也不容易。”

    上官火冷漠言语过后,一步跨越空间,已然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