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西边放晴东边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1本章字数:2760字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云华宫内的侍女听到惊呼声,一进屋子便看到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韦贵妃。她双手发抖,却仍眼神锋利的看着坐在座位上含笑喝茶的女子。

    那侍女看了一眼,急忙扶她起来,又小声说了句,“娘娘切不可如此直视皇后娘娘。”那韦云君听了这话,惊得又看了座上人一眼,由侍女缓缓扶了起来,终于慢慢低下身去,“皇后娘娘金安。”那座上人放下手中东西,急忙起身,笑着扶了她。

    四目相对,韦云君又是一慌,“皇后娘娘恕罪,原本是前日就该去参拜您的,只因为突发热病,寸步难行,这才耽误了时辰,还望恕罪。”

    “韦贵妃身体不适,难免耽搁,这倒无碍。”

    白清菡坐了下来,朝旁边的苜蓿看了看,苜蓿便拿了一个精致小巧的古木檀盒出来放在桌上。只见这檀盒外面雕工细致,牡丹花茎花蕊相互为衬,花叶却又蜿蜒出来,绕在花茎旁边,乍一看真是栩栩如生。

    再打开檀盒,不仅身旁侍女吃了一惊,就连韦云君也是半晌回不过神来。盒内红色珍珠竟有往日所见几倍之大,虽是白夜,其光也是逼得人不敢直视,除此之外,珍珠上面还布有花纹,细细一看居然也是牡丹花状。

    她白清菡关了檀盒,将盒子放在她的手中。纤手抚了抚脸颊,“韦贵妃见到清菡竟如此惊吓,想必是清菡长了张吓人的脸吧。”说罢叹了口气,“但是清菡未进宫时便已听闻姐姐无双才貌是云都首当,今日一见也是欢喜得很。这颗珍珠,虽算不上什么珍品,但因颜色特殊,又自己生成了这牡丹花样,放在夜晚可不点灯盏,倒是有些妙处,还望姐姐不要嫌弃的好。”

    韦云君接过檀盒交给一旁的侍女,“皇后娘娘说的是什么话,云君这几日被噩梦扰了心智,人也变得不精神才会如此冲撞了皇后娘娘,这珍珠百年难得一见,云君定要日夜供在宫中,以谢恩德。”

    说完二人相握着坐下,白清菡这才细细端详了眼前人。一倾紫裙,裙身上绣满了开的妖冶的牡丹花,青螺眉黛长,四目含情,娇唇带嗔。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更添了雍容华贵。

    “姐姐相貌艳压群芳,叫清菡也不敢移眼。昨日见过令尊大人也是非同一般,韦家在这云都的尊荣怕是无二家了。”

    韦云君双眸带笑,“听闻皇后娘娘是云庭庄主之女,韦氏这蝼蚁荣殊又哪及得上您一分?”

    “姐姐今日唯有这句话入了我心,既然两家尊荣不差半分,在这宫中又怎么有亲疏之分?”韦云君看着眼前一脸真诚的人,又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苜蓿,脸色微变,随即又掩了去。直称道好。

    出了云华宫,已经到了晌午。夏日的太阳毒辣,不一会就晒得浑身发热,脸颊发烫,苜蓿看了看依旧站在云华宫殿门的皇后娘娘,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竟如此入迷。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转过身来说了一句,“这云华宫当真是金碧辉煌,秀丽非凡。”

    苜蓿跟在身后,猜想娘娘定是觉得云华宫殊荣太过心中难受,忙说了句,“娘娘心中也不必介怀,这韦贵妃进宫多年,根基深厚,再加上韦大将军和太后的帮扶,自然盛气凌人了些。”

    白清菡回过身来看了看苜蓿,“难不成我云庭山庄会把这区区韦氏放在眼里?”见苜蓿低下头去,她又说了一句,“你见我今日送的那颗珠子如何?”

    “奴婢眼拙,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世间少有。”

    白清菡笑,“不过是颗珠子罢了,你要是喜欢送你个几颗又如何?”苜蓿呆在原处,看了看已经走在前面的娘娘,急忙跟了过去。

    站在窗前看着白清菡走远,韦云君缓缓坐下。这世间怎会有两个如此相像之人?若不是今日一番暗地较量,深知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自己怕真是要活生生吓出病来。

    看她今日说的那番话和明里暗里的暗示,大抵是不想与自己为敌。皇上既然在这个时候立她为后,是否又是因为她那一副皮囊?还有跟在她身后的那个宫女,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沉,喊了侍女过来,“把皇后今日送的那颗珍珠置于我卧室,通知父亲入宫。”

    不知不觉走到了御花园,夏日多光,所开的花卉并不如春日那样色彩缤纷,多种多样。然而这皇宫中,却依然别有一番风景。白清菡看了看远处聚集在一起的一群侍女太监,“你可知她们是在干什么?”

    苜蓿瞧了一眼,“回娘娘,她们是云华宫的,贵妃娘娘爱菊,尤爱这夏日的蛇目菊,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人前来采拮。”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边已是闹成一团,苜蓿过去看后回来凑在耳边说了句,“是清轩殿李夫人那边的跟贵妃娘娘这边的起冲突了。”

    白清菡走过去,只见十几个奴才指着跌坐在一旁的一个丫头,恶声恶语好不嚣张。那丫头手中挽着篮子,低头捡着掉在地上的茉莉,虽在流泪却无一声抽泣,看的出来性格很是隐忍。

    苜蓿过去扶起那丫头,一个奴才嚣张的很,正要伸手去打苜蓿,只听一声惨叫,人已经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昏厥过去。白清菡拂了拂衣袖,厉声向那一群惊恐未定的奴才说道,“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敢动。”一群人战战兢兢不敢说话,白清菡绕到那一脸泪痕的小丫头面前,“怎么回事?”

    那丫头急忙跪下,“回娘娘,我家夫人身体孱弱,这几日染了风寒,差一味药引是这茉莉花蕊,奴婢便来御花园摘些回去,哪想到云华宫的人说,我家夫人地位卑贱,不配用这茉莉,奴婢一时糊涂回了几句,他们便将我推倒在地,还说......”

    “说什么?”

    “说贵妃娘娘就算要让我家夫人赴死,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听完这话,白清菡看了看他们,“这么说来,贵妃娘娘想要我这个皇后赴死,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了?”

    一群奴才听到这话都三魂丢了七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求饶命。他们原本只是听说陛下最近立了皇后,却一直没见过。哪曾想到竟是这样的厉害角色,平日里李夫人性格懦弱,任由着欺负惯了,想不到今日这小丫头见风使舵告起状来了。

    白清菡看着跪倒在地的一群人,“今日你们便去吧,将这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们贵妃娘娘。”那群奴才一听这话,慌忙就跑了。小丫头倒是懵懂的很,半天没回过神来,待回过神来,御花园里早就已经空无一人,便急急采了些茉莉,回清轩殿去了。

    因为御花园的事耽搁,回去的路上又不愿坐鸾车。白清菡回到太和宫时,已经临近傍晚了。她吩咐苜蓿拿了一些点心过来吃,便躺在榻上小憩。苜蓿轻轻开了屋内的一扇小窗,架了个镂空屏风在远处。

    风轻轻地吹进来,惹得一旁的纱帘时不时的飘动几下。站在屏风外正要关门的苜蓿看了一眼侧身躺在榻上的人,长发披散,双眼紧闭,只是那双眉紧蹙,似是有化不开的愁绪。虽然只是淡染铅华,却仍美得让人感觉像是一个梦。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赤了脚走出房间,正要喊人,却猛然看到站在眼前的人,看衣着虽是近侍,但却面生的很。

    “你是何人?竟然敢私自入我寝宫。”

    那人却是淡淡一笑,轻轻撕下脸上人皮。待看清楚面容,白清菡眼里似乎一下子有了光,平日里没有变化的表情也全是惊喜。

    他一脸责怪的看着眼前女子赤裸的双足,将她抱回榻上,穿上鞋子,才开口说话,“还像个孩子一样。”

    虽是责怪,言语里听出的却全是宠溺,白清菡定定的看着那人也不说话,只是傻笑,轻轻的把他抱在怀中,似是极满足的把头埋进怀里,“夜哥哥,你来了。”

    秦夜来看了看身后,翠浓那丫头一脸哀怨的朝着眼前人嘟囔了一句,“小姐你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