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1本章字数:1219字

    一晃数月,自从上次以后,赵禹再也没有来过太和宫。

    派了苜蓿出去打听,却说那日刺客入宫,陛下追出去被刺伤,这些日子都在修养一概不见人。就连那平日里一贯强硬的韦太后也被劝回,看来当真是伤的紧。白清菡心中心虚,连着派苜蓿送了好些天滋补的汤药过去,却被一概退了回来。

    白清菡百思不得其解,这陛下还真是有趣,还帮自己藏着掖着。但送过去的汤药却又一概不收,难不成还跟自己耍小孩子脾气不成?不过她也不急,反正弑君这个罪名也就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既然没说,那自己也不必自寻烦恼了。

    只是与太和宫不同,此时云华宫内,却是已经波澜四起了。

    韦贵妃面色苍白,头发散乱,强撑着身体跪在一旁。一旁的侍女扶桑看着娘娘满脸全无半点血色,两旁的鬓发已是汗湿,心中焦灼。偷偷抬眼看着那端坐在上方的太后一眼,来了这半个时辰,她一言不出,只是静静端详着手中那牡丹檀盒。

    眼见着那韦贵妃泪结于盈,似是撑不住了。这才叹了口气,朝扶桑使了个眼色。扶桑扶起那韦贵妃,可她身子太虚又跪了好半天,根本站立不稳,忙支了个软椅扶她坐下。

    “云君,这么些年,姑母可曾亏待过你?”韦滟头也不抬的拿起一旁的热茶,轻轻送到嘴边。

    那韦贵妃一听这话,挣扎着起身跪在地上,“姑母恕罪,云君愚钝。”

    ‘啪’的一声,座上的人一把将桌上的杯盏拂在地上,“你何尝是愚钝,你是聪明太过了,分不清自己斤两。”碎渣茶水溅了满地,却无一人敢动分毫。

    韦云君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再抬起来,自己原本只是以为借此良机给那白清菡当头一棒,谁知竟然阴差阳错的害的自己险些丧命。此刻姑母盛怒,想必父亲也是恨铁不成钢,更觉得心中难过。

    脚步声渐进,韦云君缓缓的抬起头来,入眼的首先是紫黑色珍珠镶绣的鞋,正是那一身红色宫装,黑色腰带束身的姑母,此刻正一脸冷意的的看着自己,“做我韦家的女子,你还差太远了。”

    韦云君一听这话,急忙抓住她的衣裙,只一个劲的说,“求姑母别放弃云君,求姑母别放弃云君.....”

    说到最后她竟身形一晃差点倒在地上。

    韦滟一手拢在袖中,一手轻轻伸向她,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别跪着了,身子要紧。”

    心中顿时苦涩难言,唯有点头起身,可是这一起身,泪珠却又像断了线的珠子停不了。韦滟见她这般模样,轻轻将她引到身旁坐下,吩咐扶桑去拿了件披风给披着以免着凉。

    她牵了韦云君的手放在自己掌心,“云君,你入宫十年,什么变故没有见过,何苦如此心急。”

    韦云君心中愤恨,“姑母,非是云君心急,只是这狐媚,竟然与那.......”话还未出口,却瞧见那太后眼神一凛,忙闭了嘴。

    “到底是年轻气盛,还分不清孰轻孰重。你入宫十年,居然还未封后,虽是殊荣无限,可却总是差了那么一步,你可知为何?”

    “云君始终未有子嗣,辜负了父亲和姑母的期望。”韦云君自觉羞愧,别过头去擦开眼角泪水。

    韦滟瞧见她一副无奈模样,心中虽是有些不喜到底还是软下心来,“你是我韦氏血脉,姑母自然希望你能够为禹儿开枝散叶,只是你自己也要学的乖巧聪明些,你父亲战功赫赫,威望在外,与我又是一母同胞,为何你却是这样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