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惊变 (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2本章字数:1654字

    把棕绳交到白清菡手中,赵禹便下马去拿那麋鹿。只是还未走近,他却又脚步一顿折了回来。白清菡心中疑惑,只是那赵禹也不说话,神色凝重的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

    突然只听草丛各处乱箭齐飞,自己已经被人抱于怀中伏在地上。再看四周,三四十黑衣人已经逼近,没有丝毫退路。

    赵禹将白清菡护在身后,她本想争辩自己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却猛然看到赵禹身后血迹赫赫,中了一箭。也只能由了他去。

    此处地势狭窄,小路又错综复杂。想要突围绝非易事,自己虽然有些武功,可到底还是一些防身之术。眼前的黑衣人明显是训练有素的高手,现在无疑是以卵击石。

    白清菡伸出一手扶住赵禹,他额头已有细汗不停渗出,唇色也有些发白,一双眸子却亮的吓人。黑衣人见他们不动,便一齐拥了上来。

    一时间刀光剑影,两个人被连连逼到灌木丛旁,再退分毫就是荆棘难越。白清菡武功套路懒散,御敌还可挡个几招,遇到这种杀手就于事无补。

    赵禹前后都被夹击,手却紧紧护着身后的自己。衣衫上血迹斑斑,已经分不清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了。看他的样子,心中一阵紧张,自己轻功倒是一绝,只是眼下他身受箭伤,仅凭自己一人想带着他突出重围无异于痴人说梦。

    正想着,却探到袖中物什,灵机一动。她抹了一把药粉在他身上,只是这空隙,手背已经被那利刃割伤,顿时鲜血涌出。赵禹想看却又有心无力,黑衣人刀刀致命,显然是并不想留下活口。看来这皇位,坐的并不安稳。

    白清菡纵身一跃,已经处于高处一块巨石上。拿出袖中短笛,一时间突然响起了清越诡异的笛声,四处草丛簌簌而动。再定睛一看,无数条颜色鲜艳的蛇从各个角落里爬出,密密麻麻一片,场景真是让人看了要寒毛直立。

    黑衣人们一时间都吓得噤声,待反应过来,拼了命的使劲拿刀挥舞,可是那些蛇仿佛不怕一般依旧逼近缠到身上,顺着脖颈就是一口,被咬之人瞬时就面无血色倒地不起。

    剩下的人一看都吓得三魂七魄都不见了,想突围出去却又无奈被群蛇围住。那白衣女子站在高处,一脸平常的把玩着短笛。“这些毒蛇啊,向来只爱脖颈处那一口鲜血,今日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倒是让它们一饱口福。”

    风吹树摇,临风而立。虽然这女子面容看起来是极美,此时众人却有一种从头冷到脚的感觉。

    身处中间的赵禹有些错愕的看着避开自己的毒蛇,手却被一人强行拉去。白清菡探了一下他的脉象,面色微变。“看来不仅是我愿意委屈自己,陛下才是更愿意委屈自己之人。”

    话音未落,韦风不知道从何处率着部队跟了上来,看了眼前场景,急忙伏地请罪。落衣看着脸色苍白由白清菡扶着的陛下,面色更是一下煞白,急忙冲上前来。

    待看清陛下眼神涣散,嘴唇乌紫,瞳孔骤然放大,惊惧不已。那韦贵妃更是柔弱不堪,看到陛下的样子,竟昏厥过去了。

    白清菡将赵禹交给落衣,又仔细的探了探他的脉象,心中无端的一沉。眼前人面色的确苍白的吓人,手背上虽有血迹掩盖,依然可以看出大块乌青的斑纹。只是他凭一股真气撑着,血气郁结在一处,一时半会出不了什么大事。

    翠浓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挨在主子身边,生怕她也出个什么差错。那韦风和左震伏于地上,全是惊恐自责之意。倒是那年迈太医,这一路上出了太多变故,一摸脉象,竟吓得一时间老泪纵横。任凭落衣如何责问,只是一个劲的伏地磕头说自己无能。

    “即刻平放陛下,回到山庄行宫。”

    落衣看着一旁早已被毒蛇缠的没有人形的刺客,又看了一眼皇后娘娘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郁结,这些刺客被毒蛇如此果腹,根本没有活口,更不用说线索了。可眼下陛下危在旦夕,只好先回行宫再做打算。

    一回到宫中,落衣便急着来敲门,“娘娘,我知道你有法子,落衣求你,赶快看看陛下吧。”

    白清菡虽是听到,却并无反应。一旁的翠浓和苜蓿倒是急的不行,陛下中毒危在旦夕,但此刻皇后娘娘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像个没事人一样,“小姐,你还在等什么啊,你怕是被吓傻了吧。”

    白清菡也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算了算时间,现在也是该去找找那人算账了。她起身使劲敲了一下翠浓那小丫头的脑门,“去给我准备东西,你家小姐我可不愿意当寡妇西施。”

    翠浓一脸吃痛的表情,却还是屁颠的去准备东西了。白清菡不得不感叹,真的是胳膊肘不知不觉已经拐的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