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为何救我 (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2本章字数:1039字

    一听这话,韦云君当即慌忙拉住落衣,“什么?那陛下现在如何?”

    她面色急切,双眼的焦灼一看便知是真心实意。

    白清菡淡淡的扫了一眼,“我马上就去。”

    韦云君慌忙跟在后面,似乎也想去一看究竟,谁知那白清菡却突然停下步子来,“韦贵妃就不必跟过去了,您腰肢如柳,性情如水,怕是见不得这样的场景。昨日你想必也是领教过了。”

    这话一出,韦云君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半晌说不出话来。落衣心中难办,但却是知道这位皇后娘娘的性子的。

    轻声说了句,“韦贵妃留步,陛下若是好转,落衣必定前来通传。”

    说罢就匆匆领着白清菡走了出去。

    站在院中,韦云君气的发抖,双手隐在宽袖中,这白清菡一日不除,陛下就一日难忘掉旧人,刚进宫就敢如此猖狂不将人放在眼中,也不过仗着陛下纵容,不过,在这宫里自然有人来治。

    快到别院时,白清菡突然停下,转身看了一眼落衣,“昨日与你说的那两种法子,陛下可曾说过要哪种解毒?”

    落衣急忙点头,“陛下今日醒来,说愿以毒蛇汁液解毒。”

    白清菡双眼微眯,深深地看了落衣几眼,心中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不免感慨。这赵禹对自己狠心,但虎毒不食子这句话说得倒还是不错的。

    本来听到呕血,心中还想着如何应对。一进里屋,看到那人一副正等你来的表情让人心中一阵无名火。怎么近来老是被他给戏耍。

    她面色铁青,放下手中竹篓,直接坐到床前抓了那人的手腕。毒已经解了一半,接下来就要靠自己解药的调制了。正打算让那人翻过身来看看伤口周围,谁知一抬头就看到他目光深邃的看着自己,索性任由他看。

    “既然知道,为何还救我?”许久赵禹才问出这一句。

    看着他一脸小心翼翼却又有些期待,白清菡却是笑了,“陛下又为何救我?也许就如陛下心血来潮要救我,清菡也想任性一下。”

    本来心中问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希翼,此时听她这样一说,又觉得自己好笑。明明知道她这样的性格,却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落衣,你将陛下翻过身来,再把这瓶药粉涂于伤口,我去里屋把汁液提取出来。”说罢就提起地上的竹篓走进屏风后面。

    赵禹看着那背影绰约的女子,有一瞬间恍神,不过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自嘲的笑了几声。直引得一阵咳嗽,惊得本在一旁准备药粉的落衣飞奔过来抚背顺气。

    白清菡走进里屋,将那竹篓上面的印色绳扣解开。里面竟是密密麻麻互相缠绕的蛇,虽说是蛇,可颜色却极为古怪,全都是罕见的银色。

    只见她探了手进去,却又很快缩了回来,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竹篓,自言自语道,“银碎,亏得你们是我养大的,怎么如此邋遢,这叫我怎么下手,真是越长大越管教不住了。”

    说罢又捂住嘴鼻,将那些蛇一条条抓出来放在旁边的小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