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狐媚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22本章字数:2778字

    落衣也不吭声,只顾着收拾东西。

    待放好在暗柜里,才抬起头来,“陛下不必担心,落衣好得很,倒是陛下,身子骨可再经不起折腾了。”话语虽是轻的,只是这番话落在心里,还是压得人难受。

    “你怪我为了救她没顾好自己?”

    看到落衣眸色微变,赵禹也没再问下去。

    只是他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开口,“落衣,说与你听也许不信。白清菡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利害人物,只不过那日我见她要中箭时,心里居然没来由的慌了起来,这种感觉,倒是许多年不曾有过了。”

    这话一说,落衣是什么气都没有了。只静静的走到矮桌前,温了一杯茶水轻轻地递到他手上。

    四目相对,愣生生的没有一句话,半晌两个人的眼里都有了些朦胧的水汽。

    “我心里想着,就算我死,也不能让她死。虽说不是晚晚,总归是像的。”

    这句话倒像是有点呓语了,远远看过去,他端着杯盏,面上竟然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来,只是这笑,偏看着苦涩得很。

    落衣轻轻拿掉他手中未尝一口的茶,又披了个外衣在赵禹身上,似是无意的小声说了句,“怕是陛下护不了她了。”

    “你说什么?”赵禹似是不解的问了句。

    然而落衣只是别过头去,假装未听到。电光火石之间,赵禹本是散漫的眼神突然一下凛了起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疾步走出门外,追出去时,已经没了人影。

    落衣叹了口气,捡起地上因为那人走的太急散落的披风。朝殿外的侍卫说了句,“派些人去照应着,陛下身子虚,出了问题谁都饶不了你们。”

    她语气是较平日里不同的狠绝,吓得一旁的侍卫们急急的就跟了过去。

    昭仁殿中,一片寂静无声。

    白清菡今日回到宫里,趁着翠浓去准备吃食的空当里,正打算再眯眼睡会。太和宫外的吵闹声却大的让人心烦。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十几个人就浩浩荡荡撞门进来了,为首站在前面的瞧着眼熟的很,再仔细一看,居然是王嬷嬷。

    看到白清菡有些吃惊的神色,那王嬷嬷干笑了一声,“皇后娘娘,奴婢还以为这辈子再见不着您了呢。”正想反唇相讥,岂料那王嬷嬷却是眼神一凛,极不屑的朝着身后那十几个人招了招手。

    “王嬷嬷这是打哪来?”

    莫名的她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惹得这王嬷嬷一阵窝火。

    自上次陛下将自己贬去做那低贱宫人的杂事后,自己没有一日是没好过的。幸得太后垂怜,如今又将自己接了回来。白清菡心里猜到她心中所想,不禁有些好笑。

    想到这里王嬷嬷越发的心中不快,一双眼睛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见那些人愣着,厉声吼了句,“把她拿下。”

    本想着毕竟自己还是有些功夫,脱身很容易,但是当她反复纠缠的时候,就发现事情不像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这十几个人虽然看起来是宫装打扮,但是细看都长得极为怪异,眉眼不善,自己被架住完全动弹不得,一开始真是小觑了。

    “你们是何人?居然敢到这宫里来公然绑我?”白清菡脸色一变,本想套套他们的话,但那些人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只死死的抓住她的臂膀,丝毫动弹不得。

    想着徒然浪费力气毫无意义,索性不如静观其变,谅这王嬷嬷也不敢轻易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这样想着,索性就不挣扎了。

    见她渐渐安静下来,王嬷嬷似是早就猜到了。毕竟跟这个皇后打交道,可不是第一次了。

    她缓缓的踱步走到白清菡面前来,瞧着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心中一阵火气,“我呸,什么云庭山庄,还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自立门户了。眼巴巴的看着我干什么,还指望着陛下来救你,这次可瞧好吧。”

    说着她从袖中拿出两枚形状似是竹叶状的银器来,见白清菡身形一顿面上脸色大变,更是满脸得意。

    将那两枚东西一下子猛地插到肩胛两边,一阵剧痛袭来,她还来不及喊出声来就已经失去了意识。王嬷嬷一脸得意的看着面前昏死过去的人,只见那两枚银器刚开始插进去时只是一半,这会儿倒像是自己往里钻似的,一点也看不见踪迹了。

    她又用脚碰了那人几下,这才一脸淡漠的说了一句,“从太和宫里苑拖着她绕回去,自然有人接应,都给我机灵点。”

    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之间看到有人端坐在上方,一脸神秘的笑着。白清菡浑身酸痛,双手双脚又被束缚着,只能轻轻抵着地面挪了一下。

    这一动不要紧,全身的肉像绽开了一样的疼,也因为这剧痛,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醒了?”太后看着眼前睁开眼睛的人,似是极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她朱红色的指甲映着好看的金箔,轻轻地叩打着座椅,颇有几分华贵妖娆。

    见白清菡不发一言,依然一如既往的傲气凛然的样子,她又笑了笑,朝身后的王嬷嬷使了个眼色。

    那王嬷嬷就一脸讥诮的上来给她松了绑,她浑身无力,仅凭着手腕一点力气勉强撑在地上不至于倒下去。

    “你们从哪里弄来的银芩?”

    没想到她醒来以后第一句竟然会问这个,韦滟一瞬间生出一种自己错算的恍惚来。

    她起身来,一边抚着自己的手背,一边走到她身边俯下身来,“这个倒是不重要,原本我以为我容得下你,只是这趟狩猎禹儿伤成这样,我是低估你了。”她朱红的指甲划过白清菡的脸颊,看似是轻轻一带,脸上却已经泛出细密的血丝来。

    白清菡冷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陛下若不是我解毒,能不能活到今日还是个未知数,怎么如今倒像是我布局陷害。太后也不想想,我嫁入这云都来,先是蓄意谋害韦贵妃,现在又谋害陛下,安的是什么心?”

    她面色苍白,脸上细密的血珠因为这笑竟越发的多了起来,猛地一看还有几分吓人。

    那王嬷嬷见这个情景,侧身走到太后身边说了句,“娘娘,已经办妥了,是不是打昏这个狐媚货再送过去?”

    白清菡隔得不远,自然很容易就可以听到说的话。这太后明目张胆闯入自己的宫中,翠浓和苜蓿应该很快就会把消息传开。

    就算她们受制,每日这个时候落衣也会前来取药,也是有些空子可钻的,只是眼下自己全身无力,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忽然只觉得浑身有些酥麻,心里突了一下,呼吸也变得快了起来。

    王嬷嬷见她那样子,尖锐的笑出了声,再看那太后,唇边也浮起了笑意。

    继而定定的看着那脸色已变的白清菡,“禹儿重情义,不懂你的狐媚法子。今日若是撞见你跟侍卫在大庭广众私通,应该就会认清你了吧。”

    看着那人瞳孔骤然放大,她极满意的笑出声来,“我知你聪慧,只是我这太后本来想着要找你兴师问罪狩猎一事,丫头拦着,进了宫殿不见你所踪,最后在兰苑发现你跟侍卫私通,这总合情理吧。”

    “陛下并非任意玩弄之人,他必会知道我的秉性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的。”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不动声色的将自己发抖的手隐在宽袖中。

    “众目睽睽之下,你跟那人苟合,多少双眼睛容不得不信。你在这宫中一日,我就一日觉得心头烦闷。”似是不打算再跟她说道下去,太后一脸痛快的表情说了句,“拖下去。“

    兰苑是宫中最偏僻的地方,说是冷宫也不为过了。因为鲜有人来,四周一片荒凉。无人打理的野草灌木居然已经有半人高了。

    临近夜晚,这一路几乎没有人。她想说话,却发现意识越来越模糊,几乎是六觉尽失了。

    恍惚中仿佛听到有人在笑在闹,但是眼皮却越来越沉重,无论如何都睁不开。口干舌燥,浑身燥热,呼吸也越来越紊乱,从小长在药王谷,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药。

    她拔下簪子抵在自己的手背,强逼着自己坐起身来,茫然的朝着四周望了一下,杂草丛生的灌木里,走出了一个人。